[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大安的留园博客]·[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十四回(上)
送交者: 大安[校尉★] 于 2013-10-11 7:07 已读 70489 次  

第十四回  藏幕后颠春 夫恩安在(上)
  各位看官,林娘子本是衿洁妇人,缘何托信约见那花太岁?

  原来那高坚高衙内自三度壳得若贞肉身,尝得天大好处,尽兴之余,只觉天
下女子,无一如林娘子这般称心如意,便是其母李氏,其妹张若芸并李师师,也
是稍逊半筹,故一心纳若贞为私房。他日若能与母女几个大被同床,方了其平生
所愿。他为长久霸占若贞,便用攻心之术,央富安查明林冲已赴禁军,着宛儿去
林家告知锦儿,就说那日林冲冲撞了太尉,太尉大怒之余,有意恶了林冲性命,
衙内苦劝其父不住,又深爱娘子,念及与娘子三次欢好之情,不忍见其官人受害,
故报知林娘子,要她早做打算。

  这番话果然奏效,锦儿听了大吃一惊,送走宛儿,急回报若贞。

  若贞早上受了林冲之气,暗怨丈夫愚顿,不解其心意,早晚被高俅恶了。她
正在房中愁肠百结,气苦难当,忽闻锦儿传宛儿之言,立时惊得站起身来:「果
不出我所料,那高俅官这般大,又心胸狭窄,官人危已!锦儿,速去报知官人!」

  锦儿急道:「没来由,如何敢告知大官人。若说是高衙内托信,必引得大官
人猜忌火起,更不会信!以大官人脾气,说不得,又要去找高衙内寻事,更要将
火发在小姐身上……」

  若贞听了,心知锦儿所言甚是,一时慌了,扑倒在锦儿怀中痛哭道:「这可
如何是好?官人不将我放在心上,我的话,他不肯听,这番如何救得他?」

  锦儿也心乱如麻,忙将小姐合腰搂住,好言安慰。她一手揽着若贞纤滑细腰,
一手轻抚若贞后背,只觉小姐泪眼有如梨花,好不惹人怜惜。此刻两女两对丰乳
相压,挤成一团,锦儿只觉小姐那对奶子,累累实实好生浑圆高耸翘弹!她那奶
子也不算小,同龄人中已无人可及,但在小姐那对丰奶压迫之下,顿时陷于小姐
乳肉之中,不由自惭形秽。而小姐那柳腰,却又细到极处,柔到极处,偏偏她那
丰臀坚实挺耸,又紧又翘!锦儿自觉也算美女,身材容貌傲人,但与小姐相拥,
便知天差地远。

  抱着小姐这傲人身子,闻到她身上阵阵幽香,想到那高衙内曾三次用过小姐
这大好身子,强害小姐背着官人红杏出墙,实是淫乱背德,锦儿不觉也有些乳首
发麻,乳头翘硬起来。她动情之下,右手禁不住抚向小姐屁股,入手只觉好不弹
腻怡人,心道:「小姐这身子,我见尤怜!我若是男子,也会如那花花衙内一般,
对她茶饭不思,霸王硬上,如此也怪不得那淫徒了!」

  若贞在锦儿怀中哭泣,也觉锦儿那对乳房这些日愈发弹耸丰硕。这丫头打小
跟着自己,本是大好闺女,原想替她觅个好人家,但自那日被高衙内强行开苞后,
闺身已被那淫徒所破,却平添几分少妇丰润,更显动人。她又哭了一会儿,突感
锦儿乳头勃起,硬硬顶着自己乳头,好不麻痒,又觉丰臀受抚,吃了一惊,忙轻
推开她,羞道:「锦儿,快替我想想法儿……」

  锦儿也觉有些失态,羞红着脸道:「小姐,你说这莫非是衙内耍诈,吓小姐
来着?」

  若贞想了想,恨恨道:「这倒不会,他已……已夺我身子,大逞三回私欲,
连你也没放过……何……何必再来吓我。再说官人冲撞高俅一事,衙内怎会晓得?
必是其父发火,要害官人,有人报知他……」

  锦儿听她说到「连你也没放过」,不由红着脸点点头道:「如此说来,这淫
虫还算有点良心,存了救人之心……」

  若贞幽幽叹口气,嗔道:「呸,他得逞三回,他若还没良心……」说完顿觉
太过羞人,想到那三次任高衙内恣意淫玩之景,秀脸顿时如蒸薄酝,忙转过身去。

  锦儿轻上前去,拉起小姐小手道:「小姐既与衙内有过三次肌肤之亲,奴婢
想来,衙内玩女无数,女人堆中打滚,但终非负心薄幸之人,今日托信,兴许是
对小姐……对小姐动了真情。如今能劝住他父亲,也只有他……」

  这话点醒了林娘子,不由脸色酡红,垂首咬唇想道:「我的身子已然脏了,
脏一次也是脏,脏两次也是脏,他若真对我有情,官人这事,还得着落在他身上。
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曾帮他……帮他解过铃,他也应帮我解一回……只是这事,
太过羞人……」她手搓袖口下摆,羞想了多时,红脸冲锦儿羞啐道:「呸,他
……他能对我动什么真情……他已尽兴玩我三回,平日又美女无数,床事无度,
怎能还顾及我……」

  锦儿羞道:「小姐貌美无双,非旁人可比。他便再坏,怜香惜玉,也是有的
……」

  若贞哭道:「我便恨生了这身子,被他逞了淫欲……」

  锦儿安慰道:「此事已过,小姐莫再多想……如今小姐不求他,还能求谁?
不如修书一封,求求他……实在不行,再打做打算……」

  若贞苦笑道:「一封书信又怎能换他承诺?」她低头轻咬下唇,平定乱颤心
神,思前想后,也只有求高衙内救夫这一条法子,又想官人愚顿,不听己言,终
于下了决心:「好歹也要试一回,便是再舍一次身子,也要帮官人解难!个人羞
辱,又算得了什么?」

  想罢抬起臻首,缓缓地道:「锦儿,今日官人可托人说守夜不归?」

  锦儿点头称是。

  若贞轻声羞道:「我这便修书一封,央衙内来家一趟,你午后转交宛儿…
…」

  锦儿惊道:「怎能,怎能请那淫虫来?小姐,你,你不是求他再不来滋扰你
吗,他也应了,你还敢见他?」

  若贞羞红着脸道:「我已被他淫玩三回,早脏了身子,怎能再怕见他!我深
爱官人,官人这事,只能求他!若能救得官人,我亦无怨无悔……」

  锦儿颤声道:「小姐,你当如何求他?」

  若贞清泪涌出道:「若他能念我与他有过三次肌肤之亲,我便求他让高俅将
官人拨至边关任职,我亦随官人去边关。」

  锦儿道:「他,他那淫虫贪恋小姐身子,怎能让小姐远去边关?」

  若贞不由一跺脚,流泪道:「他,他早玩够了我,女人又那么多,日日换女
淫玩,怎能再贪恋我。若他真个贪恋,我……我便再任他……」她顿了一顿,突
然一脸羞红,把身子扭至一边,蚊声续道:「再任他尽兴淫玩一次,了他心愿,
也就是了……」

  锦儿双手自后环搂主人纤腰,将头枕于她后肩上,也流泪安慰道:「小姐国
色天姿,奴婢便是个女子,也自动心,何况是那淫虫!他便女娘再多,也必舍不
得小姐,对小姐必定言听计从……他……他若当真再敢欺负小姐……我有一计,
让他无法再得小姐身子……」

  若贞奇道:「你有何计?」

  锦儿贴耳道:「我去张先生处买些蒙汉药来。衙内来后,小姐且请他吃酒,
我在旁边陪着。若他念及与小姐有过肌肤之情,应了小姐之求,也就罢了……若
他不应小姐之求,却要用强欺负小姐,我便用蒙汉药药倒了他……」

  若贞苦笑道:「亏你想得出。」又叹口气:「既请他来,他便酒间应了我,
又怎能轻易离开?我无他法报答他,只除这具身子……只是,太对不住官人…
…」

  锦儿抱着若贞小腰不放道:「我知小姐难处!若小姐只得舍了身子,我便,
便替小姐把风,小姐便再让他得享一次,也无不可……大官人平日敬业值守,每
逢值夜,必不还家,小姐倒不必怕。若他不应小姐之求,又想硬来,我便药倒了
他!我与小姐一生同心,知小姐实为大官人好,决不让大官人知道此事!」

  若贞听她说到大官人必不还家,直如她寻高衙内偷情一般,顿时羞道:「为
了官人性命,也只得如此了。就怕……就怕我已任他尽兴三回,他早玩够了我,
再,再无兴致……」

  锦儿笑道:「以小姐之绝色容姿,他虽有再不滋扰之言,又怎能轻易罢休,
今晚必答应帮小姐救官人……」又安慰一番。当下两人于闺房中轻声将设酒相邀
之事计议停当,林娘子终下定决心,强忍莫大羞辱,修书一封,托锦儿下午转交
宛儿。

  有分教:含羞设下梨花酒,欲求官人免遭害;引狼入室终无果,香身却成下
酒菜。
 


      **********************************************

  午后申牌时,锦儿怀揣林娘子书信离了林府,辗转却先去了张甑小药房。

  张甑这些日自引高衙内去会李师师后,心想那高官子弟必被李师师诱得神魂
颠倒,再不会去滋扰锦儿,早有意去瞧锦儿,却怕又遭她拒绝,踌躇间便定不下
决心。

  今日见锦儿忽至,一时慌了手脚,心乱口滞,竟半晌说不出话来,只道:
「锦儿,你终究……来了。」

  锦儿知他心意,见他面色憔悴不堪,也心有不忍,芳心大痛。但既与他剪断
情丝,便不得轻易复悔。当下冷冷地道:「店家,取两钱蒙汉药来……」

  张甑吃了一惊道:「锦儿,你要这禁药做甚?你……你且进来,我有话要说
……」

  锦儿芳心又痛,咬牙道:「孤男寡女,又甚话说,你且卖我药来。」

  张甑低声道:「锦儿,这禁药如何卖得?」

  锦儿强扳着脸道:「我这几日睡不好觉,已瞧过大夫,需调少许蒙汉药方能
安睡,又不拿去害人,你怕什么?卖是不卖,不卖我转别家去了。」

  张甑无奈,只得问:「你要多少?」

  锦儿道:「便卖我两钱。」

  张甑奇道:「调睡何需这般多?锦儿,这药对身体有害,莫要多用。」

  锦儿道:「我需两月药量,你问这般多做甚,只卖我便是。」她语气甚冷,
竟不露一丝情意。

  张甑只得拣了两钱蒙汉药与她,详细嘱咐用法,生怕锦儿多用。

  锦儿忽问道:「若两钱全吃了,有何效用?」

  张甑急道:「使不得,你千万莫多吃。便是会使枪棒的铁打汉子,两钱下去,
也得酣睡十二个时辰,如死猪一般!便是用冷水浇头解之,身体也软如棉花。」

  锦儿心中却喜道:「这药用于那淫虫,让他睡死过去!」当即付钱,张甑哪
里肯收,眼中尽是相留之意。锦儿怕久留生情,便狠下心,转身走了。

  张甑暗想:「锦儿已然失洁,能来瞧我,必是放我不下!这是好兆,我又何
必奢求什么。她说每日睡不好觉,莫非是因我之故?锦儿必竟对我不能忘情…
…唉,我真是个木头,回回都是锦儿来瞧我,我为何不能前去瞧她,求她回心转
意?」想时,嘴角终露出微笑。

      **********************************************

  话分两头,再说那花太岁高衙内受李贞芸香腔含箫,玉手撸棒,跨下巨物越
发肿大,正爽到入港,忽见宛儿送来林娘子相邀之信,激动之下,巨物立时爆胀,
巨龟险险撑爆贞芸小嘴,几要喷出浓精来。他忙依西门庆所送《调精术》(见第
七回上),固精守元,压实精关,只为今夜赴若贞之约,不肯轻易到那爽处。

  他好言安抚贞芸几句,待她走后,心想今日先入肏得徐宁之妻曾氏,又得享
林娘子亲母口舌之福,巨棒肿大难当,至今未泄,说不得,必要尽数发泄在林娘
子身上,方肯甘休。想到得意处,忙央宛儿唤来富安,商讨对策。

  那干鸟头富安见高衙内跨下隆起老高,不由一脸谄笑,称已托人探查清楚,
林冲今夜禁军值守,必不归家。

  高衙内却忧道:「若是林冲那厮有事还家,可如何是好?」

  富安想了想道:「禁军丘岳和周昂二教头,平日与小人交好。小人便使些钱
财请二人来,就说衙内有求,要丘周二人请林冲吃酒,缠住那厮,令其醉如烂泥,
衙内可无忧矣!」

  高衙内大喜,又问:「没来头,那丘周二人怎请林冲吃酒?若是那二人问起
原由……」

  富安奸笑道:「那两个鸟人,没甚本事,如何敢问衙内之事!」

  高衙内也奸笑数声,又扳下脸道:「若是林冲不欲与那二人吃酒,却又如何?」

  富安奸笑道:「衙内忘了小人曾说,那林冲武功虽好,却是出了名的『不怕
官,只怕管』,就是被狗咬了,也要看主人是谁,才敢动手!上次衙内,他就只
敢找陆谦寻事,不敢伤衙内分毫。后又见陆谦有您保着,也就算了。今夜就算当
真被林冲撞见,衙内只须说早玩过他那娘子三回,林冲那厮必将气尽数出在自家
娘子身上,必然休妻!这不正顺了衙内心意。来日迎娶双木娘子入府,也是早晚
之事!」

  高衙内想起前日府中曾与林冲一会,那豹子头面色虽凶,却也不敢对他动粗,
显是怕了父亲大人,不由哈哈奸笑,心中再无顾忌。

  当下富安将丘岳和周昂请入府中。那二人听了高衙内之托,见高衙内冷眼瞧
着,不由面面相觑,却又哪敢多问,只能谄笑应诺。

      **********************************************

  丘周二人去后,这淫徒又唤来朝秦暮楚四女使。此番佳人有约,理当让众女
使助己好生修整穿戴一番。这番打扮,当真是萧萧肃肃,爽朗精举;神清骨秀,
气宇轩昂!

  你有词单表这风流子:身长八尺,越罗衫袂迎春风;风姿特秀,玉刻麒麟腰
带红;剑眉下生桃花眼,高挑鼻梁薄红唇;恰似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胜潘安。
 


  刚翻过戌牌,高衙内整衣完毕,大步出府。他这身行头,街上妇人瞧了,无
不含羞侧目,暗自喝彩:「好个俊俏公子哥!」

  高衙内洋洋得意,行至林府近左,忽儿想道:「此番高调出府,林娘子家邻
舍甚杂,莫被人瞧出端倪。」想罢转至林府后院小道,瞧准四下无人,这才翻墙
入院。

  锦儿早在后院候着,见高衙内果真翻墙而入,又忧又怕,更见他穿戴十分俊
俏,不由俏脸一红,轻声道:「可有人瞧见?」

  高衙内见锦儿一身淡绿长裙,容貌甚美,身姿越发丰润,想起当日为锦儿强
行开苞,大玩双飞之乐,不由上前轻轻握住她小手,淫淫地道:「锦儿,数日不
见,更显动人了。今日你家小姐有约,怎能被人瞧见!」

  锦儿又羞又气,将小手一摔道:「我家小姐确有事相求,你这淫虫,可别再
欺负她……」

  那花太岁一掐秀脸,淫笑道:「我爱你家小姐甚深,怎能唐突于她。」言罢
大步自行迈向前堂,锦儿心下害怕,只好浅步跟随。

  高衙内掀帘入屋,便见林娘子坐在酒桌旁,一袭纯白薄裳,纯白披肩,正是
当日入太尉府时穿戴!端的清丽如仙!

  林娘子乍见这淫徒进屋,立时芳心一紧,站了起来。她手捏袖摆,紧张地秀
脸通红,颤声道:「您……您来了……」

  高衙内见若贞长发盘卷云鬓,娥脸如画,白衣胜雪;纯白披肩之下,酥胸半
露,双峰鼓胀,乳沟深邃,几乎要冲破薄裳;又见她紧张之下红生香颊,羞态毕
现,今日畅玩曾氏和若贞之母后未泄之欲,刹时便蒸腾上来,巨棒重重抬起,不
由淫叫道:「林家娘子,可想杀本爷了!你可知我为你夜夜难眠!」言毕抢步上
前,一把将林娘子搂在怀中!他左手搂着美人纤腰,右手按下臻首伏于自己肩上,
只觉幽香扑鼻,巨棒更是重重抬起!
 


  林娘子未曾想这三度坏了自己贞洁的登徒子仍这般急色,一上来便将自己搂
在怀中,身下更是察觉顶着一根粗硕无匹的巨物,正是那根害自己高潮无数的劣
货,不由又羞又气又怕!但今日有事求他,不便过于推拒,只得轻扭香躯,将头
枕于男人肩上,贴耳轻声羞嗔道:「衙内,放开奴家……奴家,奴家今夜……确
有要事相求,您莫误会……」

  高衙内双手环楼纤腰,只觉那腰肢纤滑如水,细到极处,柔到极处,腻到极
处,又觉胸膛贴紧丰乳,乳肉入骨般好生舒服,哪里还能放开,贴耳淫笑道:
「本爷这颗心,早归娘子,娘子何必多言……娘子今日请我来,又穿这身白衫,
怕是不忘当日与我卧房中共试那二十四式之情,又想与我再试一回吧!」言罢便
去咬若贞耳垂。

  若贞羞极!她今日穿这白色薄裳,是依了锦儿之言,好让高衙内念及她当日
不负太尉府治病之约,答应今日所求,不想却被高衙内看成对其生情,又觉丰胸
与这淫徒贴得过紧,忙用力抬起臻首,双手轻捶男人双肩,红脸嗔道:「讨厌,
不是的,不是的……,」见男人张嘴亲她,忙侧过脸去,嗔道:「放开奴家,不
要……不要嘛……」

  便在此时,锦儿推帘进屋,见俩人搂得甚紧,那淫徒亲吻小姐脸蛋,小姐捶
打男人,几似调情,不由羞得垂下秀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双手捏成一处,
不只如何是好。

  若贞见锦儿瞧见,俏脸更是羞得酡红脖根,咬唇道:「锦儿在旁,羞死奴家
了,快快放开奴家。」言罢忙用力去推男人。

  高衙内也觉失态,淫笑道:「我与娘子尽兴欢好三回,也与锦儿欢好一回,
早是自己人,何必怕羞。」言罢方松开手,假装「咳嗽」两声。

  若贞稳住慌乱心神,也羞怯怯坐定,羞道:「衙内……既如此,您也须知足。
再说,您也应诺不再滋扰奴家……奴家今日请您来……一是……一是答谢您为我
家官人报信之恩……二是……衙内,您先坐下,先吃一杯酒。」

    高衙内见酒桌上早铺下一壶酒,一双杯,便大咧咧坐下。

  若贞纤手斟满两杯,端起一杯,咬唇道:「这杯,是谢您今日报信之恩,奴
家……」她顿了一顿,羞目瞥向这淫徒,见他今夜穿得好生潇洒英俊,不由低下
通红臻首,续道:「奴家感激不尽,先干为敬。」言罢,一口饮了。

  高衙内色迷迷瞧着若贞,也举起杯道:「娘子说哪里话来!我与娘子,早有
肌肤之亲,云雨之情,那三回交欢当真是无尚欢畅,终生不忘!娘子治愈我不泄
之疾,于我有大恩,如何能不顾娘子官人安危,只图个人享乐!」说完也吃了这
杯。

  若贞吃他说得淫秽,想起那三次颠狂交欢,虽均是被他强暴,却端的淫乱之
极,高潮无度,今日更是引狼入室,大背常伦,芳心顿时如小鹿乱撞,又羞又悔!
若贞知他所说「于我有大恩」,实是言不由衷,但官人安危,全在此人身上,不
由她不放下身段,引他应诺。她又端起一杯,轻声羞道:「衙内说笑了,奴家于
您,有什么大恩……这第二杯,是想请你念及当日奴家……奴家您治疾之事,求
您,求您千万答应奴家一事……奴家再干为敬,衙内也饮此杯,算是答应奴家
……」说完又干一杯,右边玉手端起另一只杯,含羞递于高衙内胸前。

  高衙内知她必是求他救夫,怎能应她!突然左手握住若贞右手,色迷迷瞧着
美人,淫淫地道:「娘子须先喂我此杯,我饮此杯后,也有心腹密语相求,若娘
子能答应本爷,便是天大之事,也替娘子办了;若娘子不应,便是再小之事,也
是爱莫能助。」若贞小手被握,不由全身一颤,轻哼一声。她知高衙内所求,必
是要她身子来换!她含羞看了一眼锦儿,示意今日事成,锦儿也含羞点头。若贞
手挣不脱,不由羞嗔道:「奴家喂您便是……」言罢忍住羞,将小手一伸,伸至
高衙内嘴前,缓缓扬手,将酒喂至高衙内肚中。

  若贞刚欲放下酒杯,那淫徒左手却死死握住小手不放,忽地右手一揽,揽实
若贞柳腰,只一拉,左手便抱起她双腿。若贞「啊」地娇呼一声,顿时横身坐于
男人双腿之上。见他色眼如狂般凑近自己深邃乳沟,丰臀又察知他下体着实傲隆
如山,火热肿大,知他急切难当,此刻锦儿在旁,不由羞得乳肉也泛起红晕,只
得强扭过酡红秀脸,埋于男人肩上,下意识冲锦儿道:「锦儿,衙内与我,有私
话要说,你,你先出去……」

  锦儿却不放心,咬唇道:「小姐,我……我怎能留你一人……」

  高衙内却道:「锦儿,你莫打扰我与你家小姐。娘子快劝劝你那丫头。」

  若贞又羞又恨,自己被这登徒子抱于腿上,实不想让锦儿在旁瞧着,无奈之
下,也只得将脸羞藏男人肩窝之下,含羞咬唇,大声下令道:「锦儿,男女私密
之事,你怎能听得!快,快些与我出去!」

  锦儿知小姐既有事相求,终须献身此淫狼,难逃此劫,心中只想:「小姐莫
怕!若他守信,也就罢了,若他使诈用强,您便呼救,我冲进来劝他喝酒,药倒
了他!」

  原来若贞与锦儿早商定此法。只听房门「嘎吱」一声,轻轻掩上。若贞听见
闭门之声,顿时全身轻颤,轻轻喘口娇气,芳唇柔荑贴近这登徒子长脖,口吐香
兰,羞颤道:「衙内,奴家……奴家官人大难当头,奴家实有一事相求于您…
…若您应承奴家,奴家便……便任您……」只待高衙内应她,便许他这最后一回
春宵。

  那登徒子双手搂着纤腰,却岔开话头道:「娘子说哪里话来!我爱娘子,天
日可见!今日只一见娘子,便这般硬了,娘子何必多说。」忽地左手握住若贞右
手,用力将她右手引至跨间,正色道:「娘子,你且摸摸本爷之心,我这活儿,
俱是见证!」

  若贞此刻丰臀打横坐于男人双腿之上,臻首藏于男人怀中,直如小女子与情
夫调情一般亲密,实是避无可避,拒无可拒,又怕惹恼了他,此事成空,只得羞
怯怯乏生生张开小手,缓缓靠近那怒挺巨棒!指尖刚一触及那坚硬之极的硕大阳
物,不由一缩手,却被高衙内死死摁住,只得全力张大小手,隔衣将那远无法满
握的驴大巨物根部轻轻握住,顿觉大肉棒坚硬如石,火热透衣,似欲将小手融化!
粗壮更甚往日,肿大如槌,似这些日又有精进!

  若贞娇羞欲死!今日为救官人,出此引狼入室的下策,竟主动手握这强暴自
己三回的大劣之物,实是无可奈何,只有先迎奉于他。她羞闭凤目,轻抬臻首,
玉兰般香气喘于男人脖下,羞嗔道:「衙内,怎这般大?您,您吓着奴家了…
…您若确因奴家才这般,只应了奴家一件事,奴家便任你……怎样……都行…
…」
 


  高衙内见她这般娇羞,肉棒不由大动三下,险险将若贞握棒小手震开,忙握
实小手。他怎能答应林娘子,假装正色道:「本爷知你与你家官人情深意重,但
我从不轻易许诺,何况你家官人之事,实犯吾父大忌……也罢,自那日岳庙会得
娘子,我便茶饭不思,后三度得了娘子好处,更知娘子天下无双,只娘子称我心
意。娘子,实不相瞒,今日本爷也曾新肏得一人妻美妇,唤作曾氏,后又令一绝
色妇人为本爷吹箫多时,但娘子可知,我一心只想娘子,至今不曾在曾氏身上爽
出,实为娘子也!」

  若贞听他今日已连玩一对人妇,却为自己不肯泄阳,端的羞杀人了!不知何
故,竟微生一股妒意,握棒右手一挣,想要甩开那巨物,却被高衙内握住,心中
没来由隐隐生痛,醋意之下,右手不由一紧,死死握住巨棒棒根,左手环上男人
粗腰,羞红秀脸藏于男人肩头轻轻一咬,气嗔道:「您,您又玩别家人妇,既这
般快活,又何必为了奴家……不到那爽处……」她心中委屈,不由涌出一行清泪。

  高衙内见她从未这般小鸟依人,心中狂喜,却不喜形于色,右手揽住纤腰,
左手放于若贞柔嫩大腿之上,仍正色道:「本爷只为娘子,甘愿难耐!今夜实有
心腹之事相求,只求娘子应诺!」

  若贞以为他必求她交欢,正好托付他解救林冲,从此与丈夫远走高飞,便紧
握棒根,羞道:「衙内,您说便是,奴家,奴家听着……」

  高衙内道:「娘子,本爷那活儿着实憋屈,且为我撸撸,娘子一边撸,我一
边慢慢道来!」

  若贞含羞横他一眼,嗔道:「讨厌,只想让奴家帮您舒服……奴家不撸嘛
……」口中虽说,却不敢轻慢于他,右手只得隔衣缓缓撸起那巨物来。

  高衙内只觉她那小手撸得又柔又腻,通体畅快,不由吞出两声浊气,右手搂
着柔腰,左手轻抚若贞滑嫩大腿,淫笑道:「娘子小手弄得本爷好生舒服,果然
大称我心!自与娘子欢好三回,每每想起,均是畅快平生,死不足惜!如今天下
女娘,便是皇宫美人,也全不放在本爷眼底。我虽玩女甚多,但美如娘子者,万
般难寻;能让本爷全根没入者,实无一女;凤穴如娘子这般紧凑者,天地无双!
能与我那活儿如此契合者,更无来者!便是令妹若芸,也差之天远!淫水儿如娘
子这般多者……」

  若贞此刻香躯横坐于他双腿上,听他说得如此不堪,心中颤紧难当,小手握
实巨物,忙打断他,羞气嗔道:「您,您强要了奴家身子,害奴家背夫失节,莫
再说了……」

  高衙内右手搂腰,左手顺着若贞大腿上抚,忽地握住一堆丰弹臀肉,正色道:
「当然要说!娘子,你且莫停,继续为本爷撸棒,本爷所说俱是心窝之语!」

  天下女子无有不喜男子夸赞,若贞虽然羞气,但听他这玩过无数人妻美妇的
登徒恶少如此看重自己,也是有些心动,小手不由又轻轻撸动开来,轻声道:
「说便说,别如此羞奴家……」

  高衙内只感小手撸得肉棒舒畅,右手搂实纤腰,左手轻抚若贞大腿,续道:
「那三回交欢,娘子高潮无数,可谓淋漓尽致,本爷也欢畅之极,平生未有之美!
我与娘子实有肌肤之情!我爱娘子,已入骨髓,今日肏别家人妇时,方知今生只
娘子为我良伴,再无她人可替!本爷,本爷只求今生能与娘子完聚,夜夜抱娘子
欢睡,再无憾事!」言罢,左手隔衣抓揉肥臀,只觉手感极佳,当真是无双臀肉,
色眼直盯若贞羞脸!

  林娘子听得芳心乱颤,丰乳急剧起伏,挤出深深乳沟,撸棒玉手随他这话缓
缓停了下来,香躯颤抖,在他怀中软成一团,猛地用力握实巨根,支住欲坠娇躯,
轻轻抬起臻首,凤目瞧着那花太岁的色眼,羞惊道:「衙内……奴家,奴家有乃
夫之妇,怎能,怎能与您……完聚?奴家与您那三回……已然对不起夫君……实
不敢……蒙衙内垂青……」

  高衙内左手轻抚肥臀软肉,淫笑安慰道:「本爷玩过无数有夫之妇,早不将
所谓妇人操守放在眼里!我爱娘子入骨,那日岳庙一见娘子,便知今生只爱娘子
一人。当日若不是你那官人林冲闯入,早强要了娘子身子,实是因欲生情!娘子,
你且用心为我撸棒,我好生舒服,有两件紧要物事,取与娘子看!」言罢,右手
搂实纤腰,令她丰臀安坐自己腿上,左手伸入怀中。

  林娘子芳心大乱,不知他要取何物,又是好奇,又是惊羞,下意识间左手揽
着男腰,右手竟听话般用手撸棒,凤目怔怔瞧着这花太岁。

  高衙内舒服地「呃呃」怪叫两声,巨物更加坚硬怒耸,忍住精关,取出那两
件物事,竟在鼻前深吸一口。

  若贞一边撸那巨物,一边凤目含羞去瞧那物事。一瞧之下,顿时羞得乳肉泛
红,左手抓着男人后腰衣袍,右手不由紧张地加快撸棒,浩齿一咬下唇,羞急道:
「衙内……您……」

  高衙内又深吸一口那两件物事,强忍着跨下大肉棒被美妇小手撸动的极度舒
适,正色道:「娘子可记得这是何物?」

  林娘子如何不记得,羞得无地自容,将脸又藏于男人怀中,小手上下大撸那
粗长之极的巨物,嗔道:「您,您那日在岳庙,几乎强……强奸了……奴家…
…您强索了奴家这贴身羞衣,还,还用这胁迫过奴家,怎么,怎么您又带来了
……」

  原来,那两件物事正是当日被高衙内强行剥下的粉红肚兜和白色小亵裤,难
怪若贞羞极!

  高衙内巨物被她那小手全程用力撸动,全身舒畅,不由右手搂紧枊腰,淫淫
盯着林娘子,正色道:「我虽用强,却将娘子羞物收藏甚好,每日思念娘子子,
必取出赏看把玩,只因其上残留娘子香气!娘子,你的羞衣,便是一千件一万件,
我也会一一藏好,实因爱娘子甚深!那日在我府中,本爷撕拦了娘子那薄纱透明
肚兜,早令能工巧匠修复,与原物无异!」言罢,将那粉红肚兜和白色亵裤收于
怀中,又取出一件物事来,翻手打开,却是那日太尉府中强行从若贞身上撕下的
红色薄纱肚兜,果已完好无损。

  若贞虽然羞气,却也着实感动,眼中泪珠滚转。她腾出左右手去抢那薄纱肚
兜,口中嗔道:「坏蛋,淫虫,那日在您府上,是您强奸了奴家,为何却还留着
奴家羞物,快还给奴家!」

  高衙内哪里肯还,手在空中飞舞,林娘子抢不回肚兜,羞得换左手紧紧握住
男人跨下巨物,支住娇躯,臻首埋于男人肩头,香腔咬了一口这花太岁的肩肉,
右手雨点般乱捶男人粗壮胸膛,娇嗔道:「您坏,您好坏,再不还奴家,奴家用
力咬了!咬死您这祸害人妇的淫虫!」

  高衙内见她羞得竟撒起娇来,双手一揽美妇后背,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左手
取下美妇盘发上的发簪,只见一头乌黑秀发如波浪般披散下来,直垂至腰际,端
的诱人之极。他右手搂着林娘子,左手持着那肚兜,勾起美人下巴,色色道:
「娘子当真美到极致,只可惜错嫁了林冲那厮,你那男人不懂房中之乐,实是辜
负了娘子这大好身子!若是嫁与本爷,必让娘子夜夜欢美,享尽人间极乐!娘子,
本爷还有一极贵重之物,送与娘子。」

  林娘子长发垂腰,又被他勾住下巴,又羞又奇,右手轻捶男人胸膛,咬着下
唇嗔道:「您,您又有什么物事?奴家不要嘛!」

  高衙内却道:「包娘子喜欢!」言罢将那红色肚兜揣于怀中,双手一合,环
搂着若贞,左手忽从右手袖中取出一物来。

  高衙内右手仍搂着美人,左手在若贞眼前抖开那物事,只见那物事薄如无物,
轻如鸿毛,全然通透,却是一件全透明连体肚兜亵裤。这贴身羞衣掐金边走银线,
金边银线上镶着106颗极小钻石,肚兜乳首处却镶着两颗大钻石,共一百单八
颗,在房内烛光下闪闪发光,好不耀眼!

  若贞哪见过这等物事,只听高衙内淫笑道:「娘子,此乃连体肚兜亵裤,由
天蚕丝打造而成,产自西域大雪山,接合处上绣金线,下绣银丝,俱是真金白银!
更有108颗钻石,便是夜晚,也自发光。这羞衣收缩自如,自然弹收,无论妇
人身材几何,均能穿下,本是西夏给皇宫后院的礼物,实乃无价之宝!本爷担着
老大干系,截下此物,专一送与娘子!也只娘子,配得上这羞衣!」

  若贞见钻石闪烁耀眼,知他所言非虚。他这高官子弟,平日宝物自是不少,
但能冒险截下后宫之物,确是为已,不由芳心大乱,泪珠滚转流下。她换右手轻
撸男人跨下巨物,左手勾住这登徒子脖子,泪眼端详这帅俊花少。只觉他俊美绝
伦,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高挺鼻梁,厚薄适中;一双剑眉放荡不拘,色眼却痴
痴含着桃花,充满多情!

  若贞见他当真是个美男,丈夫林冲脸似豹头,相貌丑陋,远逊于这淫徒,只
瞧得她芳心颤动,右手不由向上撸动男人跨下粗长巨物,隔衣握住他那大过鹅蛋
的硕大龟茹,更觉他这大活儿天下无双,加之他那耐久之能,林冲实是难望其项
背,芳心顿时如小鹿般乱跳乱撞!林冲平日与她,从未如今日高衙内这般爱意表
白,她虽深爱林冲,仍不由她不芳心浮动!只见她丰胸急剧起伏,左手勾着男人
后脖,咬唇羞道:「奴家究是……究是有夫之妇,何况衙内您……好玩人妇,身
边美人不计其数,奴家……奴家一个,如何应承……」

  高衙内见林娘子芳心已动,口舌已软,不由大喜!右手搂住她,左手将那天
蚕丝内衣放于酒桌上,沿若贞右大腿内侧抚下,直抚至小腿处,忽地将一双绣花
小鞋脱下,抓住一只莲花小脚,入手只觉那小脚酥滑嫩软!

  若贞小脚被他猛然握在手中,不由「嗯」地娇吟一声,握着大龟茹的右手又
回撸至棒根,羞急嗔道:「衙内,您,您做什么?」

  高衙内淫叫道:「娘子这莲花小脚,怎配林冲那厮!我若娶得娘子,必保娘
子荣华富贵,我当为娘子修一别院,与娘子厮守终生!我虽好玩人妇,但来日玩
别家人妇之时,每夜也必保娘子高潮无数!娘子知我之能!」

  若贞小脚被他裸握,大羞之下,一身酸软,几要倒下,忙右手死死握住那巨
物,左手楼实男肩,想到丈夫林冲,羞道:「奴家,奴家怎能改嫁于您,我家官
人……我家官人……怎能许得……」

  高衙内淫笑道:「娘子若改嫁本爷,量那林冲不敢违逆于我!我为与娘子完
聚,甘愿为娘子舔足!林冲可曾这般厚待过娘子?」言罢右手搂腰,左手捧起小
脚,忽地张大口含住小脚五指,入口只觉又软又嫩,竟透出芳香之气,远非异常
妇人可比,不由大肆舔吮起来!

  林娘子见他当真为已添足,小脚在他口中好不酥麻酸痒,如受电击!又见他
一边舔足,一双色眼却飘向自己,坐在男人双腿上的娇躯再难坐稳,右手只得松
开男人那巨物,香躯不由倒向地面,好在男人右手搂着自己小腰,而自己左手也
勾着男人肩膀,方未全然倒地!但那纯白披肩,却飘落地上,赤裸双肩刹时尽现!
一头长发也垂至地面!

  高衙内左手捧直若贞长腿,大舌头至她脚尖舔至脚踝,又周而复始,直舔得
若贞周身触电般酸痒难当,哭嗔道:「衙内……不要,不要……饶了奴家!」

  高衙内哪肯理她,直舔得她苦苦哀求,方才甘休。他右手一用力,搂起这绝
色美妇,左手忽地上扬,一把握住若贞右侧半裸硕乳,只觉丰乳怒耸好似肉袋,
丰弹浑圆之极,大嘴凑向若贞樱桃香唇,只距寸许,淫淫地道:「娘子,林冲可
曾这般为你舔足?」

  林娘子右手紧握他那揉奶左手手腕,任他大逞乳肉之欲,泪眼婆娑,羞泣道:
「不曾……但奴家怎能嫁您……」

  高衙内左手来回揉着那对极品丰乳,淫笑道:「我这般厚待娘子,今日又连
玩两女,仍为娘子守精至此,天可怜见!娘子,林冲一小小教头,何必顾他!今
日我所求之事,正是要娘子改嫁于我!娘子,你与我交欢三回,两回更是彻夜缠
绵,试尽无数交欢姿态,我与娘子的欢欲,远非林冲那厮所能给予,你我早有肌
肤之情!那三回尽兴交合,娘子淫水尽洒,叫床声此起彼伏,我难道弄得娘子不
舒服?难道你丝毫未生情意?娘子当真铁石心肠,请据实答我!」言罢,忽地左
手用力一拉她丰乳上的半裹衣襟,竟然将两对硕大无朋的丰乳拉出衣外,双双暴
现出来!

  林娘子此刻早已梨花带雨,泪流满面,此时男人大嘴离她芳唇甚近,几要吻
到,赤裸丰乳又被男人恣意把玩,高衙内那雄厚男人气息,那俊帅面孔,更是让
她芳心乱动,不由右手握实男人揉奶手腕,哭嗔道:「衙内……求您,饶了奴家
吧……您大玩奴家三回……已然尽兴,奴家也端的,端的是回回舒服……好生舒
服嘛……呜呜……奴家确也曾对衙内动心……只是奴家,今生断然不能改嫁于您
……只求来生与您做……做一对……长久夫妻……呜呜」

  高衙内见她哭得可怜,不由有些心软,左手减轻力度,改为轻揉丰乳,恣意
享受那丰弹肉感。不想若贞见他这般温柔,不由哭得更凶了,双手雨点般乱捶男
人胸膛,哭嗔不休:「衙内,您好坏,您好坏……奴家不要……不要嘛!」

  高衙内见她撒娇,更是淫心大动,忽地淫笑着用左手食中双指夹实她右乳乳
头,只觉早坚硬如石,知她动情,轻轻问道:「娘子来生,当真与我做夫妻?」

  若贞乳头麻痒,不由双手紧紧抱住这花太岁脖子,头藏于他脖间,鼓起勇气,
将芳唇贴于他耳畔,蚊声羞道:「奴家来生若与衙内有缘,必嫁与衙内……与衙
内完聚……长相厮守……」说完,早羞得将这登徒子紧紧抱住。

  高衙内借机含住她一只耳垂,也贴耳道:「娘子来生既愿与我做夫妻,今生
难道就不能尽兴吻我一回吗?」言罢,左手姆食二指轻捏她右乳头。

  若贞吃痒,不由含羞抬起头来,高衙内趁势左手握住整个右奶!右手轻轻将
她抱将起来,又轻轻放下,令她站于地上,双手将那对硕乳轻轻握住。
    林娘子与他对视站立,任他手握一对丰乳,见他一张英俊十足的色脸上全是
恳请之意,再忍不住,终于双手轻捧男人俊脸,踮起一双赤足,主动将香唇奉上!
 


  樱唇确及男唇,若贞浑身一颤,仿佛忘记一切,主动将香舌送入男人口中,
与男人长舌缠卷一处。高衙内大喜开怀,一边双手恣意把玩大奶,一边尽情吮吸
香舌。若贞为求来生,放开胸怀,这番热吻,当真是吻得激情四溢,忘乎天地!

  正是:背夫偷情情暗生,爱欲滋滋竟乱魂;误与色狼长吻深,又遭强奸忘夫
恩!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半回分解(未完待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30 银元!

喜欢大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大安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