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華山論劍的留园博客]·[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迷失的娇妻(1-2)
送交者: 華山論劍[护军☆] 于 2014-04-03 19:18 已读 38734 次  
1、妻子出事了

回到北京家中时,已经是周五晚上快11点了。原本预计要出差三个月的我,因为总部出了点状况被临时召回,我紧急订了晚上7点的航班。


妻不在家,黑咕隆咚地显得冷冷清清;这么晚,妻会到哪里去呢?
        拨打妻的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却没人接;直到我准备挂机的时候,电话通了。
        「喂,老公。。。」妻的声音里有一些慵懒。

「雪,你在哪儿呢?」


也许听到了我声音中的一丝不满,妻的语气变得有些小小的慌乱。「我们公司开年终会议,下午就来了,我周日下午回家。」


妻以前去哪里都会提前跟我说,即使是我出差的时候。我心里略有不满,不过快到年终,每个公司都会安排例行的年终会议,倒也正常。她这次的会议安排在京北的某个温泉会议中心,以前我们也去过。我告诉她公司有事提前回来了;妻在电话中略带歉意地说:

「老公,我不能陪你了;我周日下午回来再陪你。你早点睡哦~~。」
        妻的语气中带着撒娇的声调,后面的哦带着长长的尾音。


        听筒里传来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雪压低了语气,急急地说:
        「老公,我跟小洁住一个房间。她要上床睡了,挂了啊~~」

        小洁是妻的同事,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俩人在单位里,除了不在一个办公室以外,其他时间几乎形影不离。我正想说晚安,妻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上,脑海里却满是妻的音容笑貌。妻比我小两岁,今年27。犹记得她刚上大学到系里报到时,是我接待的她。月牙般弯弯的眼睛被长长的睫毛覆盖着,仿佛笼了一层薄薄的水雾;168的身高不算很高,但却非常匀称,配着一袭白色的长裙,显得亭亭玉立;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如白瓷一般晶莹剔透。漂亮、清爽、肌肤胜雪,这是我对雪的第一印象。

        雪的美貌端庄,吸引着如过江之鲫的追求者。我一直暗暗喜欢着她,然而雪如此光彩夺目,令我从来不敢有非份之想,更没奢望过能得到她的垂青;而雪也的确非常洁身自好,虽然追求者众多,却始终未曾传出过什么绯闻。直到我即将毕业的前夕,在为雪庆祝20岁的生日宴上,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雪正式接受了我。

        一晃已经过去7年了!这7年里我们彼此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然而雪一直毅然决然地嫁给了我,跟着我度过了最初几年的艰难岁月。虽然在外人眼里,我仿佛就是一只癞蛤蟆吃了天鹅肉。而更重要的,是她父母始终对我不认可。作为一个毕业留京的外乡人,要在人才济济的京城最终留下来,是多么不易。
      

「爸妈,我会给雪幸福的」说着这话的时候,雪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是她,给了我勇气,向她父母做了一生最庄重的承诺。

        我心里暗暗地想着,抬头看见了床头的结婚照:身着洁白婚纱的雪,手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我的身上。

        夜很深了,却无法入睡。百无聊赖的我走进了书房,想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邮件。却注意到妻银白色的笔记本电脑静静地躺在书桌上。

        这款笔记本电脑还是我去年五月份作为结婚礼物给妻买的;平时她一直很珍视,总是带在身边,即便是我,也不轻易让我使用。


开机,很轻易就进入了系统。正想打开邮箱的时候,发现右下角的QQ在闪动。点开,屏幕上跳出了一句信息:

风雪交融  16:42:12

宝贝儿,快下来,我到小区门口了


这个“宝贝儿”的亲昵的称呼让我的脑袋“嗡”了一下;翻开聊天记录,除了这一句以外却没有了任何的记录。查了一下对方的资料,显示是一个35岁的男人。我不是个喜欢打探别人隐私的人,然而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似乎和妻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思忖再三,我还是打开了他的空间相册。


这个男人似乎在哪儿见过,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看样子他是个很细心的人;相册里所有的照片都按照日期和内容进行了分门别类。大多是一些各地游玩和美食的照片,看得出来这是个很注重生活品质的家伙。不过我可没有耐心认真地看完那些略带炫耀的照片。而最近的一组名为“2009.12.24 群聚会”的照片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打开文件夹,里面的相片却并不多。但我依然从一张照片中觥筹交错的男男女女里面快速而准确地认出了妻。妻正歪着头捂着嘴,眼里满是莹莹的笑意,含情脉脉地看着邻座的男子。那个男子正是这个空间相册的主人。我的心一阵刺疼,我太了解雪的这个眼神了,曾几何时,当我们花前月下的时候,雪也是用这样的眼神征服了我的心。

而我同时也发现小洁坐在那位男子的身边。


2009年12月24日?

我从行李箱里取出我的工作日志。多年的工程项目经验,让我养成了记录每日工作情况的良好习惯。09年圣诞的那个平安夜,我走出机房时,外面已是满城灯火。我不想坐车,于是慢慢地走回酒店;一连两个星期的忙碌,让我有些身心俱疲。我拨打妻的手机,却始终无人应答。直到妻拨过来,嘈杂鼎沸的背景里,我听到妻有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哲,我在KTV。。。和同事。。。还有小洁和她男朋友。。。」


听筒里传来的喧闹,让我没有任何的怀疑。简单叮嘱了几句,就挂了。
如果这张相片的日期和内容没错,那么显然,妻当时不是在和同事聚会。因为我不认识这张照片的任何一个人,除了妻和小洁。


雪为什么会撒谎呢?

我忽然看到“群聚会”这三个字,那么无疑地,一定是雪参加了QQ群里的聚会。


点开QQ里的“群/讨论组”,果然发现雪加入了一个名叫“北京已婚情感”的群。打开群会话,基本上都是些乱七八糟插科打诨的玩笑。偶尔也能见到雪说两句,而每次当雪说话的时候,通常会引起一大帮人的鼓噪。“风雪交融”也在期间,不过似乎并未见他和雪在群里有过多的说话。


再打开雪和小洁的聊天记录,多半是些小女人的话题,皮包、衣服、老公、孩子,偶尔也会说起一些女人的悄悄话。我耐心地翻看着一百多页的聊天记录,直到一行字突然跃入眼帘,如惊雷般顷刻间震惊了我的心:

红尘爱  22:38:43

他昨天很棒吧  


后面没有找到妻的回答,显然妻似乎有意删除了其他的会话。对话日期是2010年3月28日,那么一定在3月27日发生了什么,而这一天正是妻的生日。


我打开工作日志,查找3月27日的情况。这一天虽然是周六,然而我依然在南方某市某个工厂的控制机房里,疯狂地寻找程序的Bug。从早上一直到晚上8点多,甚至我的午饭和晚饭都是由人打包带来在机房里吃的。


很显然,这个“他”肯定不是我。我无法确定这句话是不是女人之间的玩笑,甚至也无从了解这句话发起的背景;而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来自我内心的一个声音:

哲,你最心爱的女人,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2、追查线索
        整个晚上我彻夜不眠;那个叫“风雪交融”的网友(以后就叫他风吧)留下的那一句话以及小洁问起的那一句,是否存在关联?在我出差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雪都是单纯、重情的人;毋庸置疑,这是我们最终能结合并共同经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情感基石。在我看来,雪的单纯中虽然带着小女孩的天真和质朴,但她却非常善解人意。她曾经埋怨跟了我后,就不敢穿高跟鞋跟我一起出门(我只有173);不过埋怨归埋怨,每次跟我出去时,依然是一身她最惯常的休闲打扮:一条紧绷的牛仔裤衬托着她翘翘的臀部;一件简单质朴的衬衫,却也挡不住她丰乳细腰的无限风情。


女儿糖糖出生后,丈母娘一直在我们家照顾着她和糖糖。直到今年十一,因为雪在老家的弟弟生了个儿子,丈母娘带着糖糖回了老家。也许因为生了孩子的原因,抑或是因为丈母娘照顾有方,生过孩子后,雪在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以前的身材;甚至跟生育之前相比,雪少了一些青涩,却更多地多了一些少妇的风韵。


从十一到现在,才短短的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不相信雪会背着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国庆过后,我就基本上一直呆在工程现场。我自认为很了解她,甚至于超过了解我自己;也是基于这种了解,我对她非常的信任。


第二天是周六,早早地我就开车直奔昌平那个温泉会议中心。我打算好了,我也在那里开间房,晚上正好可以让雪住进来。人常说“小别胜新婚”,我相信这个温泉之旅一定会成为我和雪婚姻中一段温馨的回忆。


然而当我到前台询问雪公司入住的情况时,前台查询了半天,告知并未有该公司在该会议中心有活动,也未查到雪在这里有开房的记录。


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雪昨晚是在骗我。她公司没有什么活动,可她为什么说谎呢?那么雪现在在哪里呢?整个上午我都在拨打雪的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当我把手伸进随身带的包时,摸到了雪的笔记本。忽然想起,小洁不是也参加了群聚会了吗?而且显然雪匆忙间忘记删除的那句和小洁的对话表明,小洁一定知道些什么。


我打开雪的电脑,顺利地上了雪的QQ,意外地发现小洁居然在线。

雪聚(雪的网名):

小洁,在?

红尘爱:

雪,你没去吗?


很显然,小洁肯定知道雪现在应该在何处。我继续敲着键盘:

雪聚:

我在家,我病了,头疼得厉害

红尘爱:

怎么不叫风去看你

哎,这家伙又爽约了吧。好吧,等着我,我去你家看你
        雪聚:
        恩


合上电脑,我冲出了酒店。立即开车向家里赶去。很险,我刚到家不到5分钟,门铃就响了。


我打开门;当小洁看到我时,一下愣住了。我不由分说,将她拉进了门;然后把门从里面反锁。

「小洁,请坐吧。坐沙发上。」

小洁期期艾艾地坐了上去后,似乎才调整过来。她问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雪呢?」

「雪?我还想问你呢」

「问我?你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真是莫名其妙!」


我直直地看着她;我想我那时的眼神一定喷着火,仿佛绝望得要燃烧一切。小洁受不了我的逼视,讪讪地避开了我的眼睛。


「小洁,我只想知道真相。我昨晚回来,已经了解了一些事情。」随后我把昨晚的一些发现都告诉了她,包括今天上午去温泉会议中心找她的经过,也大致说了一遍。

「小洁,从内心上来说,我真的不希望雪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我需要了解真相,我是雪的老公,我承诺我要保护她,只有真相才能让我知道如何去保护她。」


小洁低着头,似乎在下着决心。良久,她抬起头,说到:「我可以告诉你真相;可是你要答应我,你要冷静,也不能对我有什么伤害。」我点头表示同意。

「哲,你爱雪吗?」

「我爱她,比爱我自己还更爱她。如果可以,我愿意牺牲我的生命来保护她!」我看着小洁的眼睛,坚定地说。

小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相信你爱她。可是。。。你不了解她。。。或者说,你不了解。。。女人」


我一直自认为非常了解雪;然而甫从小洁嘴里听到这句评语,除了心中有一些愤愤不平,更多地,却是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寒意。


而小洁随后说的真相,让我忽然间从人间跌落到了地狱。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喜欢華山論劍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華山論劍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