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玄阳永夜】第三卷第二章:极夜初成
送交者: 小白222[偏将军★☆] 于 2017-11-04 20:43 已读 11719 次 2 赞  

小白222的私房频道

玄阳永夜】第三卷:蓬莱计 第二章:极夜初成
作者:子龙翼德
2017年11月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首发且仅发于本站

    紫云玄门历年已久,贵为上清界第一大派,并非因为其实力超凡亦或是门人众多,而是凭借着当年玄阳老祖极夜坛一战的威名,以及紫云仙山上的一尊至宝——紫云炉。
    据《紫云镇妖录》记载,紫云炉乃早年玄门祖师所铸,本为炼制神兵、仙丹之炉鼎,可到了当年的玄阳老祖手里,却是有了炼妖之能,玄阳老祖曾留下训示,若将妖魔鬼怪投入紫云炉封印,可祛妖魔之恶,封印时间越长,妖力消亡越快,最终却是变得与凡人无异。
    这紫云炉生得并不起眼,虽是立在小小书房之内,却是与其他炉鼎并无明显区别,浑身紫黑,纹路古朴,只是在刚刚封印一众魔族不久,炉鼎封口却是在不断跳跃,发出“嗡嗡”的响声,显然是这紫云炉内的一众妖魔还在不断挣扎,但挣扎亦是枉然,紫云炉自有玄阳老祖法咒加持,坚如磐石,进入此炉的妖魔至今还未有一个逃生。
    更何况,紫云玄门长老青影纹丝不动的端坐在炉鼎一侧打坐运功,在这紫云山中,若无门主命令,显然是任何人都无法打开。
    可真的如此吗?
    屋外依旧雷鸣阵阵,也不知自己的徒儿宁雪跟着那宁尘此时是否已经到了蓬莱,师兄一直念叨着的浩劫将至又会是何种景象,青影长吁一声。
    青影身为玄门执法长老,常年掌控玄门的刑罚一事,同时,这紫云炉已为妖魔镇魂之所,故而一同交由青影搭理,近日新封魔族大军,魔头邪煞更是在列,故而不敢有丝毫马虎,亲身坐镇紫云炉旁,直至这等妖魔炼化为止。
    忽然,一声轰鸣,铁面青影向外望去,却见雷鸣之音更甚以往,心下有些凛然。只见屋内烛光摇曳,窗叶在屋外的雷雨声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噗”,一声微响,孱弱的灼光终是不支,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何方高人夜闯我紫云。”青影感应到屋内灵力波动,缓缓发声,却是声道沉稳,威严肃穆。
    “师叔,弟子学有所成,特来向您讨教几招,”一个阴侧的声音说道。募的在房间幻化出一个黑影,一位全身黑袍之人显出,此人颧骨微缩,四肢健硕有力,眉心之间露着一股阴魔之象,却是昔日的紫云首徒,如今的极夜传人—宁夜。
    “你,果然未死!”青影微微眯眼,端视着眼前之人,宁夜一身魔气尽显,定是有备而来,而且来者不善。双手悄悄伸至后背,使一个传信之术。灵光一现,却是将求援之信传出,此刻见得宁夜依旧一动不动,放下心来,怒喝道:“逆徒,你堕落至此,今日便绕不得你!”
    “哈哈,师叔,莫非是觉得向紫云殿传了信便可高枕无忧?”宁夜邪魅一笑,忽然面色变得狰狞狂躁起来:“你放你求援,便是要让紫云之人见识到我的实力,我要让他们感受到什么是恐惧。哈哈哈哈。”言罢忽然发动,单支右手一抬,手掌向外一张,一团黑色魔气直冲青影。
    青影早有防备,取出佩剑全力施法,青光乍现,勉强护住全身。忽然,宁夜黑光一闪,青影眉心一皱,心知不妙,却听得耳后一声阴笑:“师叔,你先行一步,紫云之人终归会与你泉下汇合的,哈哈哈!”宁夜已是出现在青影身后,手中“紫寂”猛地一刺,贯剑而入。“啊”,青影怒喝一声,全身灵力急促聚紧,已是不顾体内剧痛,反手一剑,划出一道晶莹光波,剑气披靡,震慑人心,竟是使出极其凶险的鱼死网破之剑。
    “哦?想不到你这还能强行让自己步入“显圣”之境,倒是小瞧了你,不过…你依然得死!”宁夜面色更为狰狞,黑气不断幻化,竟是在这小屋之内来回窜动,留下数十个黑影,这数十黑影皆为宁夜分身,一人一柄紫寂同时横扫,瞬间便将这全力一击粉碎,又同时出手,数十柄紫寂直朝青影掷去,“簌簌”之声爆发,紫寂合为一体,从青影胸口穿过,自后背穿出,终是让青影面露不甘的倒下。这一代紫云执法长老,终是气息已绝,消散于紫云故土的风雨之中。
    紫云仙山,雷鸣更甚,此刻,正有几道精光急速袭来,宁夜咧嘴一笑,紫寂一剑扫出,直接将紫云炉鼎的外围封印符咒毁掉,炉鼎瞬时摇晃不断,挣扎不停,“嘣”的一声,紫云炉竟是炸裂开来,无数道黑光冲出,直入云烟,宁夜目送着黑光散尽,自己也消失于这充斥着青影的愤怒的房间里。
    “师弟!”宁夜刚走,屋内便响起青阳痛苦的呐喊,“啊!”与青影最为亲密的青绝牙关咬得滋滋作响,更是发出一声怒吼,震人肺腑。
    
    紫竹小筑依旧是四季如春,常年的灵力孕育之地使得远处竹林繁盛,院内花草更是盛放。在此电闪雷鸣之象前,紫竹小筑似是披上了一层纱衣一般,风雨不进,与外界差异明显。一道黑光闪过,院子外的结界稍微松动少许,便又回复原样。
    宁夜缓缓走进那间享受了多日的房间,顺眼望去,那天仙一般的青竹仙子正裹在被子里熟睡,呼吸匀称,显然已经是疲累不堪。宁夜咧嘴一笑,大手一挥,将被子直接掀起,直扔下床去,只见青竹浑身不着片履,雪白的肌肤瞬时浮现眼前,青竹也是立刻清醒过来,平日里清冷的双眼此刻竟是显得有些楚楚可怜,面露恐惧的望着宁夜,全身立刻屈成一团,朝床角微微移动。
    宁夜笑道:“师叔睡得可好?”
    青竹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回应,这段日子,她每日不断咒骂,但不但未能延缓魔头的侮辱,反而更令宁夜大感刺激,对其侮辱越发加重,更有甚者,每到高潮时刻,在魔头高超淫技手段下,在夜魂丹药力侵蚀下,自己越发不能控制住自己,从起初的默不作声,到后来的婉转呻吟,在到最近的浪声呼喊,一念至此,更是羞愧难当,低下头去。
    宁夜端详着青竹的美丽胴体,虽是日夜肏弄,但依旧没有半点厌倦,反而近日来青竹的反抗越来越小到叫他更为喜欢,顷刻之间,胯下巨龙昂首挺立起来,宁夜从不忍耐,手沿着裤腰一甩便除下衣物,将缩于墙角的青竹抱了起来。
    青竹身躯颤抖不已,一方面是对宁夜手段的恐惧,一方面是近日来受药力影响的肌肤越发敏感,使得宁夜稍稍碰到她的肌肤,便敏感不止,雪白肌肤渐渐显出一丝丝红晕光泽,胯下竟也是有了一丝丝湿意,多亏自己早有准备,没让自己呻吟出声,此刻也仅仅只能勉强忍耐,即便是每日里最为无效的忍耐,青竹依旧不愿放弃,她知道,若是哪天她放弃坚守这最后一丝清明,那她日后定将堕入欲望深渊,真真的万劫不复。
    宁夜将怀中的青竹仙子跪倒在床上,将自己怒涨的巨龙对准仙子的香唇缓缓顶去,青竹牙关紧闭,却是坚决不让宁夜得逞,宁夜也并不着急,一边在她嘴边剐蹭,用巨龙划过青竹脸上每一处肌肤,另一边双手齐出,在纤细的腰间、雪白的双乳游荡。“师叔,知道我刚刚去哪了吗?”
    见青竹依然强加忍耐,默不作声,宁夜却是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我刚刚去杀人了!”
    青竹眼珠瞬间凝固,朝宁夜望来,惊恐与好奇的眼神更让宁夜得意起来:“我一剑穿心而过,青影那老道怕是神仙也救不了吧!”
    “啊,畜生!呜,呜呜”青竹终是忍耐不住,张口怒骂,宁夜却是露出得意,胯下一挺,黝黑的巨龙终是趁虚而入,一下全跟没入青竹的香唇之内。破关而入的巨龙在青竹嘴中一路向前,青竹香舌不断躲避,每每碰触到宁夜的大屌便迅速逃开,却是不知宁夜更为喜欢这一触感,宁夜缓缓闭上双眼,双手抱住青竹的秀发,胯下开始逐步用力,由慢而快,开始抽送起来。
    “呜呜,”青竹不断发出挣扎之音,但宁夜并不理会,一路加快,直把这仙子小嘴当成他那肏弄多日的小逼,毫无怜惜。
    “师叔,再过不久我便功成圆满了,届时我要下山完成几桩大事,为怕师叔寂寞难耐,这几日,我便好好喂饱你,让你在这床上躺个几日,嘿嘿!”宁夜速度越发加快,口中污言秽语不断,突然,青竹感觉口中巨龙骤然撑大,温度也是骤然升高,不好的念头瞬间浮现脑海,“呜呜”口中挣扎不已,然而她还来不及将巨物吐出,一股腥臭的浓精涌入嘴里,青竹顿感恶心,宁夜终是将巨龙抽出,青竹猛咳起来,却见宁夜并未放过,而是手持巨龙朝着青竹脸上扶去。
    “啊!”宁夜的浓精在口中并未完全喷尽,他有意忍耐,便是要将这浓精射在仙子的仙颜之上,白精喷出,青竹来不及躲闪,发出一声尖叫,但却又无法阻止宁夜的侮辱。白精落在青竹仙颜的各处角落,口鼻之侧,眼角发丝皆有白灼,宁夜望着自己的杰作,望着在精液灌溉下的青竹,越发得意,越发大笑起来:“玄阳传人,你的师傅我已经先行享用了,接下来,该是谁呢?”

    岭南王府,本应该是安静祥和的后院之地,此刻却是有些嬉闹。放眼望去,一群家丁仆人围在一块,将厨房的门口给堵了个严实,排在前头的已经看不见了,排在后头的还在扯着脖子朝里面探头望去。
    厨房里面,一名清丽女子身着布衣围裙,正全心投入于手头的菜肴美味之中。这女子娴静大方,但却一点不嫌弃这厨房邋遢之地,自打进了这岭南王府,这段日子但凡有时间也就一直埋头于此。
    “哼!”一声怒喝,家仆们回头望去,却是这岭南王府的新主人—惊涛公子来了,瞬时吓得击飞狗跳,纷纷跪倒在地:“王爷息怒。”
    “成何体统!”刘惊涛继续摆着谱,心中也着实烦闷,自打那日请来了这尊女菩萨,他便有心示好这位仙女,吸取了宁雪的教训,他不再急着用强,而是派人编撰了一大堆宁尘的行踪,给宁烟一个盼头,宁烟无奈之下,只得将希望寄托在这岭南王身上,而宁烟自打进了岭南王府,见识到这人间厨艺的各式变化,便按捺不住,开始自己探索起来,以往在山上,宁烟便负责师傅师弟的饮食起居,对厨艺一道那是颇有心得,连同自己的一些修为仙法也因之而生,于是,这岭南王府的厨房里便常常出现这一画面。
    “烟姐姐!”刘惊涛进的厨门,便一改先前板着的面孔,瞬间露出一幅亲切的笑容,朝着宁烟走来。
    “你来啦,刚好尝尝我的新菜‘相思鲤鱼’,”宁烟头也没抬,继续忙活着手中的锅铲。
    “烟姐姐的厨艺自是无话可说,今日又有口福了。”
    “那你可有我师弟消息?”
    “额,有,有的,”刘惊涛的语气开始吞吐起来,眼中却闪出一抹狡桀之色。
    “嗯?”宁烟却是立马放下手中物什,转过身来,有些焦急:“快说,我师弟怎么了?”
    “今儿一早有士卒发现城外护城河发现一具男尸,一身青衣道袍,似是修仙之人,我…”刘惊涛话音未落,只见宁烟捏紧秀拳便冲了出去,不顾门外拥挤嘈杂的人群,直往护城河方向奔去。
    岭南城头,护城河自古是城池抵御外敌的人工河道,说来水流也并不太深,一般也是很少有人溺水于此,然而今早却发现了一名男尸悬于此,王府士卒赶到后,只把尸体摆在这护城河边等待家眷认领,却是一直未有人来,这男子一身青衣道袍,百姓纷纷议论莫不是哪里的修仙问道之人。
    刘惊涛追上去的时候,却刚好见到宁烟矗立在男尸之旁,摇摇欲坠。青衣道袍却是宁尘的衣裳,宁烟是认得的,一念至此,眼泪就忍不住滑了下来,缓缓蹲下身来,掀开盖着的白巾,却见宁尘那张英俊的面容出现在眼前,虽是有些灰尘,但那与朝夕相处的模样却是绝不会认错,“啊!”宁烟一声痛呼,眼前一黑,竟是晕了过去。刘惊涛急忙扶了上去,正好扶住宁烟的腰肢,纤腰盈盈,刘惊涛双手扶住,虽是隔着一件道袍,但也觉柔软无比。
    “烟姐姐,醒醒!”刘惊涛唤了两声,却是不见佳人醒转,心中一喜,手上不断贴紧佳人腰肢,但碍于附近围观者甚多,也只好就此起身,一把拦腰抱起佳人,朝王府奔去。
    昏暗的客房之中,惊涛公子将怀中的宁烟轻轻放于床榻之上,微微端视着这清水芙蓉般的美人,比起昔日的宁雪,这宁烟仙子虽是容颜身段稍逊几分,但其温婉柔软的性情却是更加吸引这小王爷的欲望。双手渐渐不规矩起来,直朝宁烟的娇颜摸去,宁烟五官偏小巧,清纯面容更似江南水乡间的小姑娘,但配上其常年修仙所带来的清灵之气,更是令人垂涎欲滴。刘公子咽了下口水,却是忍了下来,佳人随时可能转醒,若是此刻被发现,定是前功尽弃。

    “师姐,我死得好惨!”远方似是传来师弟的声音,宁烟觉得有些奇怪,朝远处望去,这一望却是惊恐万分,只见一身是血的宁尘倒在地上,朝着宁烟爬来,口中不断念着 “报仇,救我,好惨”的声音,宁烟头疼欲裂,不敢相信那儿时在自己身边温顺努力的师弟如今这般模样,摇头呐喊道:“不!,不要!”
    这一声呐喊声音极大,却是直接将自己从床上惊醒起来,宁烟起身望着四周,原来自己身处王府的客房之中,此时已至深夜,房间里漆黑一片,但隐隐传来的一阵幽香却是令宁夜清醒几分,忽的,一盏烛火亮起,却是刘惊涛那一脸关怀模样,朝宁烟走来:“烟儿,可是做了噩梦,别怕,我在呢。”
    宁烟没能顾及这小王爷的称呼变化,脑中都是梦中宁尘的模样,悲伤至极,竟是一把抱住惊涛小王爷,伏在他肩上痛哭出来:“小王爷,我师弟,可是真的死了?”
    “哎,烟儿,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刘惊涛嘴角扬起一抹得色,佳人第一次投怀,心头畅快无比。
    “师弟!”宁烟哭得更为伤心,反复念叨着宁尘的名字。
    “烟儿别怕,即使你师弟不在了,我也会陪着你的,今后,你就留在我身边,我来照顾你,如何?”
    宁烟从小王爷肩头抬起,看着一脸关怀之色的刘惊涛,顿觉动容,这些日子这刘惊涛为自己动用兵力寻人,又对自己处处关怀备至,宁烟变得无所适从起来,再看这刘惊涛面容,隐隐中竟有了一丝师弟宁尘的影子。
    “你,为何对我这般好?”
    “傻烟儿,我喜欢你啊,自打见了你第一眼,我就爱上你了,今生若不能娶到你,我这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刘惊涛半眯着眼,说着动人的情话。
    “喜欢,我?”宁烟嘴边呢喃着,脑袋渐渐有些晕沉,似是想要拒绝,却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我,我。”
    刘惊涛轻轻用右手捂住宁烟欲言之口,柔声道:“别说话,我会对你好的!”言罢,趁宁烟神志未复,一手牵过宁烟的葇荑,缓缓抚摸,另一手却是朝宁烟的胸口伸去。
    “师姐!醒醒!抱元守一,运玄门清灵之术!”正当宁烟意识模糊之际,一个久违的声音在宁烟耳畔响起,这声音仿如仙乐一般,让宁烟无神的双眼瞬间明亮起来。
    宁烟抬眼望去,却是刚刚看似英俊潇洒的刘惊涛,此刻却是淫欲之象遍布脸颊,此刻的刘惊涛正焦急的解下宁烟的第三颗衣扣,透过里面的青丝内衣,却隐隐见得里面的风光无限。宁烟的胸乳算不得巨大,至少比起青竹、宁雪那般美名远扬之绝色显得平庸许多,然而近几日相伴觊觎,今日终能得偿所愿,才刚刚见到一点沟壑,刘惊涛便觉得胯下欲火升腾起来。
    原来这刘惊涛计划多日,这宁烟虽是入世未深,但也依旧仙力超凡,自己的西域师傅隐遁养伤去了,凭借自己这岭南王府的势力断不能逼其就范,欲故技重施饭菜下毒,可宁烟自进得王府便常年埋在厨房,又对饭菜颇有研究,丝毫不给机会,刘惊涛念她心中牵挂之人乃这唤作宁尘的师弟,自己又曾见过,于是令能人异士做出这样一幅场景,引得宁烟心神大乱之际,又在这房中点起这“丧神香”,意图令她神志模糊,此刻正是一夺佳人身心的好时机,待得佳人醒来,生米熟饭,怕是要跟着自己做一对好鸳鸯了。
    刘惊涛越想越得意,自己虽是平日不甚好学,但若是对付女人,这计谋可谓是天衣无缝,此刻佳人已是乱了心神,忸怩相就,只待自己强硬一些,自然是水到渠成。
    “啪!”正当刘惊涛胡思乱想之际,却是宁烟一掌扇过,直扇得刘惊涛眼冒金星,痛倒在地,宁烟也未做理会,玄功已复,神志已清,直朝外呼喊道:“师弟,是你吗?”
    “咯吱”一声,客房之门打开,却是一脸笑意的宁尘进得屋来,看着自己救援及时的师姐,柔声说道:“师姐,我来接你了!”
    宁烟簌簌两下,眼中泪珠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几步飞奔,扑向宁尘,宁尘倚住师姐,用手轻轻拍打着师姐的后背,感受着佳人在怀中不断的痛哭:“师姐,苦了你了!”
    “不苦,你没事就好!”
    刘惊涛躺倒在地,耳闻得佳人醒转,又听得那日凶神一般的宁尘到来,不敢声张,只得装作晕倒,闻得佳人投怀送抱,殷勤无比,心头醋意大盛:“又是你坏我好事,总有一天,我定要肏遍你的女人,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让你做个大大的龟公!”
    然而眼下,惊涛公子却是自己如龟公一般,蜷缩在床脚,不敢动弹。

PS:下一章会有肉戏,嘿嘿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广而告之:AI在线脱衣「点击」立刻脱掉女神的衣服!
喜欢小白222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小白222 的私房频道]·[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帖]·[-->>回复本帖]·[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帖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帖: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Login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帖主社区动态...






[ 社区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

Copyright (C) cool1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