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琼明神女录 第四十八章:古桥问道,冰河试剑
送交者: jerax[中郎将★★] 于 2018-10-08 23:49 已读 16098 次 54 赞   
转载

作者:倒悬山剑气长存
2018年/10月/08日发表于:SIS001、春满四合院、禁忌书屋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8800+

          第四十八章:古桥问道,冰河试剑

  石桥下结着厚厚坚冰的湖面倏然出现了裂纹。

  接着水像是沸腾了一般从裂纹之下喷涌迸溅而出,灼热的气息自足下升腾,
白气缭绕,氤氲上两人的身影。

  在那斗笠少女出现的一瞬间,裴语涵便将手按在了剑上。她相信只要她出剑,
那少女便会败。

  但是林玄言却做了一个手势。于是她停了下来。

  其他人也停了下来,静静地望向那边。

  少女似乎相信其他人不会插手,所以从头到尾,她只是低着头,却将所有的
精神都锁在了这白衣少年身上。

  他们走上桥的那一瞬,彼此的气势便已如雨前雷云般开始酝酿。

  少年如清风绕袖,周身寒气都不知所踪,化作融融暖阳,而那春风又不是风,
那是剑意或者剑影,可以斩切周身的一切。

  头戴斗笠的少女像是一团阴郁的雷火,其间雾气森森,看似平静深邃,实则
如雷池翻滚浪涛,稍一触及,便会被焚化殆尽。

  那些清风雷火随着他们的脚步升入空中,相互碰撞粉碎,化作一团团小巧精
致的烟花。

  那些烟花落寞地洒向人间,没有一丝余烬落在了他们的肩头。

  他们每走一步,气势都会以倍数逐步攀升,他们同时走到了桥顶,同时擦肩
而过,像是演练了千百遍的默契戏子。

  而就在那一刻,闷雷声炸响,杀气冲天而起。

  那些压抑在冰层下的热浪陡然冲腾,将冰面掀开,碎成无数飞溅的残渣,大
的重新落回河里,小的直接消融在了空中。

  漫天烟花最热烈最密集地炸开。

  如果有人此刻向这里望过来,便可看见空中一道道垂下的金红色长线,交织
着错开,繁华而疏离。

  可惜桥面上的动静无人能够看见,在他们开始行走的时候,裴语涵便排开了
剑阵,隔绝了此方天地。

  「你选的地方很不错。」林玄言轻声说。

  她自然能够听见,只是沉默不言。

  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又几乎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风雪骤急。

  他们的身影也像是融入了一条湍急的河流里,再也捕捉不到什么踪影。

  赵念和钟华境界相仿,看到他们陡然消失惊诧无言,他们境界不够,法眼未
开,只能感受着风雪中一阵阵爆裂出的异动猜测他们的位置,却无法实际捕捉到。

  小塘要好上许多,她能看见其间许多明灭的剑影,那些烟火依旧时不时地亮
起,只是越来越淡,越来越暗,如接近尾声的雪。

  林玄言自始至终没有配剑,少女同样空手而来。

  裴语涵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里,她有些担忧,有很挣扎,她不知道如果稍后林
玄言真的落了下风,有生命危险,自己该不该出手。若是出手了,从此之后林玄
言的剑道恐怕会窄上许多,若是不出手,她又害怕他会出事。

  这时她忽然想起了那一日皇城外万剑来朝的景象。不由自嘲地笑了笑,他还
有许多手段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杞人忧天做什么。

  而陆嘉静则是想起了试道大会那一天,林玄言和季婵溪最后的一场比试,在
所有人眼中,这场战斗出乎意料,却又是年轻一辈里最巅峰的较量,两人杀招无
数,境界一高再高,最后双双亮起底牌更是震惊了所有修行者的眼,那时候他们
所展现的境界,已是无数修行者一身难以企及的地步。

  如今林玄言修为更高更深,气海复原之后反而流转得更加通畅自如,出剑便
更随心所欲。

  陆嘉静与裴语涵知道他真实的身份,知道林玄言曾经是天下剑道的最高点,
如今重新走过一遍,理应是步履青云,在短短数年间便可走完其他人百年的路。

  而季婵溪终究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她虽然得到过失昼城二当家南卿的
传承,道法极深,可如今南卿还魂于江妙萱,她又孤身一人,如何可以战胜林玄
言?

  ……

  烟花与白雪,铅青色的古桥和铅灰色的天空,涌泉般的湖面和静谧的屋瓦人
家。

  风景入画,便可写成诗章。

  只是这如诗如画之间的凶险,唯有身处其间才可知晓冷暖。

  两道身影再交错过许多次之后不再像当初那般高速。

  他们在空中时隐时现,而那道清风已汇聚成剑,那团雷云以化作紫电,两者
没有想让,各自挥战着自己惊世骇俗的战意。

  林玄言竖指身前,神色沉静,似是好心劝说,「你这样下去,会入魔的。」

  少女冷冷地看着她,道:「你的剑没什么长进。」

  林玄言道:「你修为太浅,自然不知深浅。」

  少女漠然道:「你又知什么深浅?」

  她眉眼越发阴鹜,无数黑色的电光缭绕在黑裙之间,一道道地亮起,将她映
得神色明灭。

  她抬起了头,一双瞳孔如穷山僻壤间的白山黑水,无比分明。

  就在那一刻,她脚下的河水再次沸腾,无数道阴鹜的气息流窜而起,向着少
女的身体奔去。

  天云变色,万鬼嚎哭。

  水本就为阴,如今战阵年代里,无数阴气灌入河水,那些蛰伏在河泥之间的
阴魂秽物更是不计其数,如今少女轻轻抬手,那些鬼物如蛇虫听闻春雷,陆续而
出,越来越多,逐渐形成倾巢之势。

  她凭虚而立,周身厉鬼缭绕,她便也如幽浮着的女鬼。

  于是她清冷的眉目看上去变得妖艳,其间有死气流转。

  林玄言神色渐渐沉了下来。

  少女若是换成了一般人,早就被这些阴魂恶鬼反噬得骨肉无存。但是偏偏她
得到了南卿的传承,南卿曾于月海之畔以身饲魔,将以身体为炉灶,道法作炭火,
将那些恶鬼炼铜一般封印体内数千年。如今区区一条河水的鬼物少女怎会惧怕?
那只是她的养料。

  林玄言无法看清楚她如今的状态,她似入魔又非魔,似清圣又妖冶,世间从
未有过此类功法,或者是南卿自行领悟授与她的?

  林玄言不求甚解,便不作解。

  在五百年前,他与人对剑,便从不问门派出身,天地万法,唯有一剑破之。

  他幽幽横指,如亘剑身前。

  季婵溪袍袖高高鼓起,将她的身影衬得愈发娇小,无数阴物如黑龙般缭绕袖
间,也像是香炉上燎燃起的青烟。

  轰得一声间,两道身影猝然发动,笔直地撞在一起。

  接着便是一连串毫无花俏的碰击。

  剑鸣呛然,厉鬼咆哮,天地悲风。他们一直盯着彼此,眉目自然有无数次的
交接,那其间唯有冷漠,不见深情。

  一道道轰然的撞击声不停响起,人们无法想象那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和一
个身材娇柔的少女之间碰撞出的。而目力所及,唯有剑光雷火的碎片席卷扩散而
去,骤雨般打在裴语涵布下的剑阵上,溅成一串串的波纹。

  而其间厉鬼尖锐的哭嚎咆哮更是不忍听闻。

  「鬼神之道终究小道,修行者得天独厚,重在修心修身,你走这种羊肠小径,
还不如阴阳道来得光明正大。」

  林玄言的声音响起,随着他的声音斩下的是一片惊艳弧光。

  黑水雷电被片片斩碎,季婵溪的眉目一刹清晰。

  「道这一字,还不需要你来教我,铁剑不过三尺,又轻又窄,如何能承得住
大道?」

  少女袍袖交错挥舞,如两道黑云涌动,遮住了她的身影,林玄言周围阴雷炸
响,一时间竟压住了剑鸣。季婵溪身形如鬼,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手
刀横劈而过。

  「即使你要砥砺此道,今日也不该来此。」

  林玄言身形一晃,躲过了那一记手刀,他身边清风萦绕,十指化影掐诀,两
道剑光自左右双肩亮起,撕破黑暗,如明月出乌江。

  季婵溪抬起头,斗笠下的眉目映照成雪。

  「你杀了我父亲。」

  她气若游丝,身形却快如闪电,随着她身形过处,一道道暗色的雷鸣节节震
响。

  「那又如何?你们本就没什么感情。」

  林玄言以同样的高速掠动,如雪狼逐猎。

  「但有因果。」季婵溪身形骤止,水浪带雪,在她身前炸开:「我既已决意
行鬼神之道,世间便孑然一人,不许沾染大因大果。」

  林玄言身形如剑,重开水幕,季婵溪伸掌相迎。

  砰然一击交手之后,两人被磅礴的气浪撞开,足间倒滑过水面,冷浪激溅成
线。

  「不是因为这个。」林玄言平复了些气息,他漠然的神色忽然笑了笑:「你
只是想找个理由和我打一架。」

  季婵溪冰冷地看着她,忽然摘下了斗笠,她如今已经剪成了干练的短发,却
依然绑着一根湛蓝色的发带,系成了蝴蝶结。

  冰冷的少女和可爱的蝴蝶结一时间显得格格不入。她将手伸到脑袋,随手松
开了那个蝴蝶结,将发带握在了手里,她看着林玄言,道:「这是那天你在茶馆
送我的发带。你特意告诉我你挑了好久。」

  林玄言没有接话,这是他的一点小心思,当时不过是想戏弄一下她。

  季婵溪继续道:「我们当时约好了破镜之后便去那座茶馆见面,于是我们几
乎同时去的,但是最后你告诉我你来之前花了很长时间去挑这个东西,你的意思
是你在让我,对么?」

  他忽然有些后悔去作弄她,也没想到少女心思这般敏感,将这件事一直耿耿
于怀。

  他忽然问:「这些天你去了哪里?」

  季婵溪道:「我去到了边境。」

  林玄言微怔,然后明白了许多。

  边境这两个词代表了太多含义,特别是在战争的年代。那里硝烟弥漫尸横遍
野,每日都有城破,有难民逃离,来不及逃的被屠杀殆尽,男子被抓去做猪狗般
的奴隶,女子被奸淫掳掠,不堪凌辱自杀的还好,那些下不去手想要苟活的更是
没日没夜在地狱般的痛苦之中渡过。而那些逃走的大多也会饿死在那个冬天。

  逃往的人们许多也已残疾,有的甚至被割去了耳朵,手脚,他们的求生欲望
便也显得那样可笑,明知道已经活不下去,却依旧在这个艰难的严冬里蠕动着。

  她如今以鬼神入道,去往硝烟弥漫的边境确实最合适不过。每日每夜的战争
里都有许多人屈辱地死去,许多人临死前饿得仿佛骷髅架子,怀中抱着早已死去
的婴儿倒在第一场雪里,而这些不过冰山一角。在这般通天彻地的苦难里,她行
走其间,见了很多的生,更多的死。

  少女也没有告诉他,她去到那里不只是收拢魂魄,她还救了很多人,杀了很
多妖怪,只是这些不过杯水之薪,即使是那些忽然出现的强大白鬼也没能太多左
右战局。

  她终究只是少女,没见过太多生死。于是她开始动容,在边境的几个月对她
的影响极大,她陪着江妙萱守着夏凉,真正明白了除非通圣,不然个人的力量在
战争中不过沧海一粟,军阵便像是泥沼,哪怕你是化境高手,会被那些乌合之众
以人数堆死。而她也亲眼见过许多修为不错的年轻人死在妖力平平的妖怪手中。

  他们的修行太过顺利,只学会了修行,没学会杀人和拼命,许多人被一刀捅
入搅碎内脏的时候,都还是一阵茫然。

  于是她的道心开始有了改变。

  她化身成鬼,以鬼道入神道。她也和江妙萱讨论过许多,最终才真正谋划好
了道路。

  这条路极其凶险,许多前人走过,大都无疾而终。但她始终相信自己与他们
不同。

  天下平静十年,她本该静心修行,去消化这半年间的感悟,说不定十年之后
便可破开通圣门槛,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通圣之一。

  但是她却得到了父亲的死讯,杀人之人很是隐秘,但是阴阳阁阁主的死总是
无法瞒天过海。

  她本以为自己对父亲没有任何感情,但是见到那被凌迟一般的尸体的时候,
心中依旧有气血起伏,那像是上古以来血脉间相连的悸动。于是她在闭关修行之
前,想再来了却一些心愿。

  她没有想过自己能在这里杀了林玄言,但是她想堂堂正正赢他一次,了断那
些因果。

  在试道大会上的比武,在夏凉城外荒山中那无人知晓的战斗,一幕幕场景拆
分成无数支离破碎的细节,浮光掠影般奔过眼前。

  林玄言神色肃然。

  他抿着嘴唇,在骈指立在胸前的一瞬间,萦绕他周身的春风刹那肃杀。

  大云低垂,雷鸣滚滚。季婵溪幽冥般的身影在原地晃了晃,便只剩下了单薄
的影子。

  天地之间风声绕着无数个圆疯狂旋舞,汇成尖锐鬼啸。

  林玄言捕捉不到她的身影,他神色平静地看着翻滚的雷云,指间的剑意一如
风中飘摇的烛火。

  「你的路或许是对的。但你终究还是太过年少了。」林玄言轻声地说。

  几道剑火浮现周身,他向着虚空的某处斩落,剑光一触及雷云便犹如烧红的
铁剑淬入水中,大团大团地冒出滋滋的白烟。

  林玄言面不改色,无数道剑光暴雨梨花一般向着前方穿射而去。

  雷云被洞穿出无数的小洞,一道道光透出,它甚至来不及收密合拢便要被剑
意摧毁撕碎。

  就在林玄言要破开雷云之际,他如有感应,身形忽然向后飞掠。

  一道银光亮起。

  雷云破处,天光弥洒而来。

  那是一片月牙形的飞刀。自雷云中飞射而出,与之具来的是无数破碎的斗笠
碎片。

  林玄言很快明白,那是季婵溪隐藏在斗笠中的飞刀,那片刀刃极薄,极锐,
在破云而出之时便泛起刺目银芒。

  雷云由厚转薄,季婵溪的眉目再次清晰。

  她不指望这一记飞刃可以击败林玄言,但是她知道他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刀
必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片刻之后,她秀眉微蹙。

  林玄言在疾退一阵之后骤然停住了身影,他对着那飞刃伸出了幻影般的十指。

  一道剑意在无声无息之间弥漫开来。

  剑意极淡,如秋叶被风卷起,风又起于青萍末,青萍浮于水,一一风荷举。

  许多不明所以的意味杂糅在一起,又随清风散去。

  季婵溪不明白这剑来自哪里,但是林玄言竟然想用双手接住飞刃,对于这般
异想天开的举动,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剑意已至,阴云再起,风雪搅碎。

  接下来的场景一片混沌,即使是陆嘉静都难以看清那里发生了什么,唯有凄
厉的啸声在耳畔久久嘶鸣。

  钟华和赵念收到波及,向后退了数步,脸色红白不定。

  裴语涵神色愈发凝重,她按着的剑的手微微颤抖,她对林玄言有信心,但是
她也没想到,这不到二十岁的少女竟然这般强。

  这便是失昼城的道法真传么?

  尘埃落定。

  像是两位棋手落下最后一子。

  他们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石桥上。

  季婵溪的拳停在了他胸口一寸。

  冰冷的刀刃停在她的脖颈前,林玄言一手抓着那柄薄刃,薄刃已残,被硬生
生折成一半。他另一根手指点在她的肩膀上,冒出丝丝缕缕的青烟,季婵溪脸色
苍白,身子晃了晃,几欲跌倒。

  「咳咳……可以了吗?」林玄言轻轻咳了两声。

  季婵溪这才惊觉,自己输了。

  想着曾经在试道大会上对着天下人说出的豪言壮语,她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林玄言随手将那片薄刃丢入水中,扶着她的肩膀,淡淡道:「以后静心修行,
十年之后见。」

  季婵溪死死地盯着他,她反复想着最后那一剑的细节,依旧不明白。

  「为什么?」这样问没有意义,也很老套,但是她依旧忍不住问了。

  林玄言道:「你年龄太小,年轻不是过错,却是差距。如果你觉得能赢过我,
十年后可以证明给我看。」

  季婵溪愤怒道:「你又能比我大到哪里去?」

  林玄言没有说话,只是咳嗦了一阵,看着她凌乱的短发,忽然淡然地笑了笑。

  「你不服?」

  这话听起来有些挑衅,但是季婵溪认真地点了点头。

  她觉得重来一次,自己或许可以接下那一剑。

  林玄言心想,原来世间的天才少女都不过是傻丫头罢了,那一剑她接不下的,
无论如何也接不下。

  因为修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人生的长短很大程度决定了修行的厚度。

  他们天赋相仿,他却已有百年沉淀,如今也已适应了这幅身躯,自然更强。

  林玄言向前走去。

  季婵溪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袖子。

  林玄言道:「今天就这样吧。」

  季婵溪抓住他的袖角,不让他离开。

  林玄言挥手直接斩下了那一截衣袖,季婵溪抓着手中的一片袖角,神色挣扎。

  林玄言看着这有些失魂落魄的少女,忽然添了些兴致,微笑道:「接下来别
三天两头来找我麻烦了,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这话在所有人听来都像是无耻的寻衅,是莫大的羞辱。

  但在季婵溪听起来却莫名有些暧昧。

  她自然明白他口中的打是什么意思,在试道大会上她曾被他在众目睽睽下按
在地上,对着那私密的部位一顿狠打,在那夏凉山外,那场不为人知的战斗里,
她也被他揪住长发狠狠打过屁股,她觉得屈辱无比,从此剪去了长发。

  因为暧昧,所以她更加羞恼,死死地篡着拳头,却没有了再战的力气。

  俞小塘忽然觉得这个季姐姐好可怜,觉得师弟下手太重,不懂得怜香惜玉。

  她看着季婵溪摇摇晃晃的样子,跑过去想要搀扶她。

  季婵溪却推开了她。

  她脸色苍白,沉默地走下石桥,脚步虚浮却沉重。

  林玄言回头看了一眼那一袭黑色裙摆的背影,不知道她会走向那条命运的支
流。

  季婵溪却没有回头看他。她可能在想林玄言那最后一剑,也可能只是沉默。

  剑阵撤去,雪再次落下。衬得那袭黑裙更加孤单。

  雪落在肩头,落在屋顶,落在一望无垠的原野。

  眼前的街道静谧无声,人鸟皆绝。

  这场战斗没有太多的见证者。

  但是失败总是自己的,不需要见证。

  ……

  回到寒宫之后,裴语涵推开了那大门。

  明明只是隔了大半年,她却忽然生出一种恍然百年的错觉。

  所有人安定好了各自的住处之后,便也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俞小塘和钟华住在一间屋子,一时的安定还让他们无所适从,那段一起逃往
的经历像是大梦一场,新年过后,已经十七岁的少女仰起头,看着外面的雪,忽
然说:「我去拿些酒来吧。」

  钟华点点头,「大雪天是应该喝点酒暖暖身子。」

  俞小塘仰着头,旁若无人道:「我们喝个交杯酒吧。」

  钟华愕然。

  俞小塘自顾自道:「然后我们洞房吧。这就当做我们的新房吧。书上都是这
么说的……嗯……天地我们拜过了,高堂就不拜了,不让大家看笑话了,我们就
偷偷的,好吗?」

  钟华原本有些冰冷的身子暖了起来,长时间的奔波让他眉目间添了许多倦意,
于是他的笑容也显得有些舒缓。

  「好。」

  俞小塘道:「认真一点。」

  钟华道:「那我们要约法三章什么的吗?」

  俞小塘道:「我约你个头。」

  钟华无辜道:「不是你让我认真一点吗?」

  俞小塘伸手要去打他:「你想死啊?还是想制定一个夫纲来压我?你当我傻。」

  钟华一边闪躲一边心道,你现在这么凶巴巴的,等会洞房的时候还不是要被
收拾得服服帖帖。当然,这话他肯定是不敢正面说出来的。

  另一间房子里,赵念伏案桌前,终于写好了一份信,等墨迹干了之后他小心
地折好,准备稍后寄往老井城,寄给陶衫,告诉她自己没事了,并且很想念他们
家的馄饨面。不过如今这副局势,这封信能不能寄到还是两说。

  林玄言则陪着裴语涵和陆嘉静坐在碧落宫中,断断续续地谈论着一些事情。

  首先讨论的便是寒宫剑阵的强度。

  寒宫剑阵本就是百年前叶临渊亲手立下的,那时候寒宫尚且不叫寒宫。

  最后他们得出结论:寒宫剑阵阻拦一个通圣没问题,若是两个单靠剑阵也可
以撑,三个的话里应外合也能打打,但若是时间一长就没办法了,毕竟这剑阵已
经历经了五百年的沧桑。不过如今其中有一位通圣,两位化境坐镇,虚张声势的
能力总还是有的,一般人不敢轻易来犯。

  接着他们开始商讨浮屿下一步的动向。

  不久之前,他们收到一个消息:渊然被从深宫带出,送到了浮屿。

  那柄剑沉寂千年,那些最顶尖的修行者铭记在心,普通人却早已忘记。

  如今浮屿要这柄剑做什么?

  林玄言猜到了一些:「你们知道四仙剑的来历吗?」

  陆嘉静想起了许多古书记载:「传言中上古时期有一个大圣人,铸造了四柄
仙剑,散落人间,那些剑都带着很大的秘密,有的书上说那四剑对应四种凶物的
克星,有的书上说那四把剑是开启某些秘阁的钥匙。但终究只是说法。」

  林玄言点点头:「这是最通俗的两种说法,传言上古时期有恶龙祸世,有圣
人铸剑斩龙。但是这只是神话传说。而后者的说法,则在这千年间被渐渐证实了。」

  陆嘉静问:「你也认为四仙剑是钥匙?如果它们是钥匙,那么锁在哪里?」

  林玄言沉默了片刻,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他看着陆嘉静,认真道:「你应
该读过《琼楼志异》吧?」

  陆嘉静点点头,当年被困修罗城中,她便想起过这本书上的许多记载。

  林玄言继续道:「琼楼志异的末页,记载了人间最神秘的三座古楼,分别是
北府,龙渊楼和修罗宫。龙渊楼在五百年前现世了,我和殷仰曾经一同进入,我
取出了一本金色古书,他取出了一把古旧长剑,他将古剑送给了我,我将古书读
完之后送给了他,嗯……事实上我也没能读懂。而修罗宫,半年多之前我和静儿
在误打误撞之下一同进入了那里。而……」

  林玄言顿了顿。

  「而当年打开了龙渊楼的,便是羡鱼剑。」

  裴语涵闻言,轻轻笑了笑:「池鱼羡渊么?那渊然呢?深渊又羡什么?」

  林玄言轻轻摇头,微笑道:「这就要问问渊然的剑灵了。」

  裴语涵道:「剑灵只能活在剑里,如何能够回答呢?」

  陆嘉静打断了他们的闲扯,道:「按照你的说法,羡鱼是龙渊楼的钥匙,那
么古代便应该是修罗宫的钥匙,修罗宫打开之后便没有关上,所以我们误打误撞
地进去了,然后……反而取出了钥匙?」

  「嗯。如今这把钥匙在邵神韵手里,或者她知道些什么。」林玄言道。

  陆嘉静道:「那如果渊然便是北府的钥匙,浮屿得到渊然,目的只有两种,
要么他们想要打开北府,从里面找些什么东西出来。要么他们不希望别人打开北
府,所以将钥匙拿在自己手里,断绝了其他的可能性。」

  林玄言点点头,笑道:「这些终究只是猜测,就算北府真的开了,我们看看
也就好了,躲在寒宫里好好修行天天向上才是正途。」

  陆嘉静忽然蹙眉道:「你的道心好像有些不宁?」

  林玄言轻轻摇头:「没有,你看错了。」

  裴语涵道:「最困难的日子我们也过去了,以后我在寒宫开辟一个小洞天供
师父修行就行了,陆姐姐可以去落灰阁修行,那里的布置像极了清暮宫的书馆,
里面许多冷门书籍即使是清暮宫也不一定有收藏,陆姐姐在那里修行应该可以事
半功倍。」

  林玄言挑眉问:「那你呢?」

  裴语涵理所当然道:「我就看师父和陆姐姐境界一天天高歌猛进,我在一边
磕磕瓜子就行了,反正通圣的长进也是水磨功夫,急不得的。」

  林玄言揽着裴语涵的腰,将她揽到了自己的膝盖上:「这么偷懒还这么理直
气壮?都怪师父管教无方呀。」

  裴语涵见林玄言一副又要执行门规的样子,连忙笑着求饶道:「师父我错了,
我也跟着你们好好修行更上一层楼好不好,下一次再见到白折我一定打跑他。」

  陆嘉静听她开着玩笑,双手环胸翻了个白眼,然后就要朝着门外走去。

  林玄言问:「静儿要去哪里?」

  陆嘉静道:「你不是要好好『惩罚』你徒弟吗?我在这里多碍眼呀?」

  林玄言笑着起身,走到她的身后,握着她的手腕又把她抓了回来:「以后我
们开始闭关了能见面的日子就更少了。我要好好陪你的,不许走了。」

  陆嘉静象征性挣扎了一下,冷笑道:「那我留下来做什么呀?看你们两个师
徒情深?」

  裴语涵小心翼翼地起身,对着陆嘉静盈盈地施了个礼,娇柔地笑道:「陆师
娘是吃语涵的醋了吗?语涵以后一定对师娘百依百顺,还请师娘网开一面,成全
我和师父吧。」

  陆嘉静看她这幅样子,愣了片刻,她嘴角微微牵动,又气又笑,转头问林玄
言,眯着眼睛道:「我也觉得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该好好调教调教了,你不
是要惩罚她吗?动手呀,或者我替你做完这门规?」

  裴语涵便装出了一副惊恐的样子。

  「师娘是要惩罚语涵吗?」

  「不许喊我师娘!」

  「师娘……」

  接着,碧落宫中传出了一阵女子的娇笑和求饶声,柔媚的声音风情万种,似
乎能将雪水消融。

  而俞小塘恰好抱着一个酒坛子路过,她停下了脚步。

  (匆匆忙忙写完了这章。国庆没有写存稿,时间基本在肝痒痒鼠和看赘婿了,
赘婿真是盛名之下,名副其实呀,太好看了,终于看完了所有的更新,感觉受益
良多,对于写文又多了许多想法,只是这些想法以我现在的笔力还撑不起来,慢
慢努力啦,对所有有追求的优秀网文作者致敬。)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喜欢jerax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