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红粉佳人】第三十五章 魔殿初显
送交者: 喵喵大人[校尉★] 于 2018-10-09 23:41 已读 11120 次 5 赞   
【红粉佳人】第三十五章 魔殿初显

    
    字数:9881

  
    PS:群已更新至四十七章,Q****(请私信联系作者入群)

           
  秦雨宁蓦地睁开双眸,她一瞬不瞬地看着秦松。

  " 你确定那车夫,是武宗石保腾?" 秦雨宁陡然间凤目含煞,顿时令秦松有
些迟疑起来。

  " 那车夫当时戴着头笠,又隔得比较远……说实话,我也不敢那么肯定。"
秦松其实有七八分把握那车夫就是武宗石保腾,他跟这位九洲国的老牌武宗有过
数面之缘,后者独有的那份气定神闲的气度,绝非一般人所有,因此秦松对其印
象很是深刻。

  但他不敢在秦雨宁面前说的那么肯定。

  因为世人皆知,三大武宗之一的石保腾早在二十多年前便被沂王收入麾下,
他对沂王忠心耿耿,甚至在沂王不在的时候能代替沂王主事,由此可见他在沂王
身边的地位。

  而这样一个位高权重且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竟亲自充当车夫,大半夜前往
玉满楼,将蓬莱宫未来的少夫人载出城,还有其他高手为其殿后。他不是蠢人,
又怎弄不清楚这里头的猫腻。

  毫无疑问,蓬莱宫未来的少夫人,九洲国大才女司马瑾儿已红杏出墙,而她
的情夫,则很可能就是石保腾身后权倾天下的沂王李盛。

  秦松单是想想都觉得背后直冒冷汗。

  秦雨宁俏脸含霜,冷冷地道:" 他最好不是。" 听到这样的消息,秦雨宁这
时也失去跟秦松继续交欢的兴致。

  待到两人都穿好了衣物,秦雨宁淡淡道:" 你先回去吧,明晚戌时之前,我
会亲自潜进玉满楼。" 秦松神情一震,明白到她即便知道对方很可能是沂王,也
依旧不打算善罢甘休。

  见到他似有些迟疑,秦雨宁淡淡道:" 你有你的立场,你若不愿来,本宫绝
不会勉强你,更不会怪你。" 秦松确有些许犹豫,秦雨宁打算亲自潜入玉满楼的
反应已说明一切,她决意要一查到底,便是不论对方来头如何,也不会这么简单
地息事宁人。

  蓬莱宫建宫数百年,在大陆上名声极佳,而蓬莱剑姬更是名动大陆的顶尖高
手。一般情况下,绝没有人敢蠢到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主意打到蓬莱宫的未来少
夫人身上。

  可偏偏这样事情已经发生,对方更是权倾天下的一方王候,还手掌数十万大
军。

  继续追查下去已非必要,对方是沂王的可能性太大了,试问整个九洲国除了
沂王以外,还有什么人敢不将蓬莱宫放在眼里?

  没有!

  秦雨宁不会不明白这点,但她执意要亲自去查,意味着不久的将来,蓬莱宫
与沂王府的冲突不可避免。

  想到这里,秦松头都大了。

  若他只是独身一人,想都不用想他定是站在蓬莱宫这边。可他身后还有他所
创的圣剑门,沂王还派人给他送去请帖,邀他两日后上王府赴会,秦松是不得不
慎重地考虑。

  秦雨宁正是知道他的难处,才会说出不会勉强他,更不会怪他的话。

  但秦松也清楚,一旦他退缩了,剑姬与他数年来的情人关系,也将在今夜彻
底结束。

  想到这里,秦松终于下定决心,深吸了一口气。

  " 明白了,明晚戌时前,我会到这里与宁妹会合。" " 你可要想清楚了。"
秦雨宁平静地看着他," 一旦确认对方的身份,不管是谁,我蓬莱宫都绝不会善
罢甘休,这趟浑水你若执意踏进来,你的圣剑门也不可能置身于事外。到时候,
你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秦松像豁出去一般地答道:" 我既决定了,就不会后
悔。" 秦雨宁见他突然间这般坚决,芳心有些欣慰," 为了一个永远不会嫁与你
当妻子的情人,这代价绝不小,值得吗?" " 当然值。" 秦松咧嘴一笑," 虽做
不成夫妻,但像宁妹这样的人间仙子能给我秦某当情人,如此艳福,已是世间多
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何况宁妹也清楚,我向来最是喜好人妻了。" " 只要一想到
数年前,宁妹背着你那窝囊丈夫在岛上与我偷欢,一晚上让我操弄了三四回,我
便万分兴奋。" 秦雨宁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家伙,快给本宫
滚。" 秦松呵呵一笑,这才悄悄地离去。

  …………

  " 少爷,船只已经备好了,随时可登船返岛了。" 林子轩点点头," 辛苦了,
你们先去休息,吃些东西便起程。" " 是,少爷。" 马不停蹄地连续赶了一天一
夜的路,林子轩一行人终于在入夜时抵达云州东部临海的川岭镇。

  川岭与蓬莱岛隔海相望,蓬莱宫在小镇上设有办事点,作为平时货物交易的
一个起点站。

  因此当林子轩等人来到川岭时,第一时间便找来了驻守于此地的两位管事,
得知林天豪跟双修玄女等人已于两日前过了海。林天豪还给林子轩留了话,要他
到了川岭后尽快返岛。

  看着港口的海水,比往日更加奔腾汹涌,给他一种不同于寻常的感觉。

  林子轩第一时间联想到了魔龙。

  尚记得半年前魔龙首次出海时,狂风骤雨,大浪涛天的骇人景象,眼前仿佛
就像是要重演当日情景的一种前奏,让林子轩的心头泛起一丝不祥之感。

  当即让众人先用休息用饭,随后连夜登船返岛。

  至于闻人婉和莫鹏,林子轩没有告诉他们二人有关眼前的情景所联想到的东
西。他们一行人一路南下,沿途所见,无数的平民百姓拖家带口往北方逃离,其
中大部分都来自云州。

  南蛮人攻占了南州后,不知何时会再度进犯,目前云州各个城镇仍有许多百
姓滞留,处境十分危险。

  所以闻人婉决定与莫鹏先行前往淀安城,到那里之后,组织一众蓬莱宫人对
城内进行疏散,然后再轮到周边的村庄。

  这是一项刻不容缓的行动,闻人婉也如林子轩般决定连夜赶路,对于接下来
没法再继续照顾林子轩,闻人婉显得有点忧心。

  " 轩弟,你的伤还没好,姐姐又得离开,没办法再照顾你……" " 我又不是
小孩子了,懂得照顾自己的,婉儿姐,你就放心跟莫鹏哥去吧。" 林子轩顿时笑
道。

  闻人婉又是悠悠一叹。

  林子轩心知她自小便照顾自己到大,已经成为一种本能般的习惯,换作平时
倒还好,骤然间他与骷髅尊者交手负了内伤,闻人婉如姐姐般的怜爱顿时一发不
可收拾。

  这一整天里,她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旁,连过夜扎营,也是跟林子轩
钻同一个被窝。让林子轩既无奈,又颇感甜蜜。

  闻人婉还在瞒着莫鹏的情况下,在营帐里被林子轩操弄了一回,她那紧凑滑
腻的动人胴体,真让林子轩流连忘返。若非闻人婉太过于担心他的伤势,闻人婉
恐怕不会只让林子轩做一次那么简单。

  " 好了,婉儿姐,你别太难过,环馨她们不都在岛上了吗。你不放心我一个
人,总该放心环馨吧,她会照顾我的。" 想到有双修玄女在,闻人婉这才稍显放
心," 那么轩弟,姐姐便与鹏哥先走了,你要调养好身子,知道吗?" 林子轩点
了点头。

  他的伤其实比预想中恢复得更快,原本以为至少要十天八天方能痊愈,但只
过了一天一夜,他的内伤竟已好了七七八八,大大超乎他的意料。显然《修真神
诀》不仅让他的武功突飞猛进,就连治愈疗伤之效也非什么灵丹妙葯可比。

  相较而言,同样身负内伤的骷髅尊者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闻人婉这才跟莫鹏带上七八名随从,往淀安的方向离去。

  林子轩也径直登上了船。

  船舶在茫茫大海中行驶了一夜,到得第二日傍晚,众人终于登临蓬莱岛。

  直到下人来到他舱外禀报,林子轩才从最深层的静坐中醒来,而经过一夜半
日的运功,体内的伤势基本痊愈了。他走到甲板上,看到原本暗流汹涌的海潮已
平复下去,海平面平静如初,令林子轩非常意外。

  " 嗯?" 众人刚踏上蓬莱岛,眼前的情景便令林子轩有些疑惑。

  只见大量的岛上民众聚集在港口处,个个拖家带口,还能看见一些身穿蓬莱
宫服饰的大汉在维持秩序。

  " 少爷,您回来啦。" 林子轩一行人刚下船,立即便有一位精壮中年迎了上
来,看样子他是这里的主事之人,并且可能是专程留在此处迎接林子轩。

  林子轩朝他点了点头,问道:" 这是……准备疏散岛上的居民吗?" " 回少
爷,夫人数日前来信,让宫里发散全部人手疏散岛上的民众,让他们尽快撤离到
东州,以防南蛮人北犯。" " 岛上至少数万民众,东州还有地方让大家落脚吗?
" 林子轩皱眉道。

  " 夫人本来打算将众人撤到胜州的云梦岭去,但首先一来得走陆路,长途跋
涉非常辛苦不说,据说外边现在流寇四起,路途也比较危险。夫人便征询了佛宗
的静觉禅师,禅师表示会尽力为数万岛上民众安排落脚处,所以这几日我们把宫
里能动用的船都动用了,这是今天的第六批。" " 既有静觉禅师安排,那便省去
大把功夫。" 林子轩便是从云梦岭一带南下返岛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沿途所过
的城镇村庄有多乱。这数万名世代居住在岛上的百姓,若要从陆路北上,会非常
艰苦。

  见忙着安排民众登船的人手不足,林子轩吩咐众人留下帮忙,自己独自返回
宫里。

  远远的,林子轩便望见双修玄女洁白的身影出现在山脚处,在她身旁,还有
两道清丽的身影陪伴着,赫然是百合跟月见,看到他的出现,二女脸上都露出喜
意。

  " 公子。" " 咦,环馨……这有百合月见,你们……" " 轩郎。" 相比于百
合跟月见,双修玄女显得要更加矜持一些,只是她眼眸里的浓情蜜意却是怎都掩
饰不住。

  距两人分别不过才六七日,给人的感觉却像已过了很久似的。

  双修玄女今日一件雪白的镶边月季裙,令她本已诱人的雪峰更显挺俏。如云
的乌黑秀发轻挽了一个素雅的凌云髻,分外増添一分优雅。

  见到林子轩到来,她与百合月见立即迎了上来,莲步轻移间,她那莲花软缎
的白色绣鞋在裙摆下飘扬隐现,偶尔间露出那她包裹着洁白短袜的莹白玉足,不
禁让林子轩看得心头火热。

  眼前的双修玄女当真是仙姿玉色,芳菲妩媚。百合与月见已是万中无一的顶
级美女,可一旦跟双修玄女站在一起,立即便被比了下去。

  " 我才刚登岛不久,你们怎能未卜先知地在这等我?" 看着林子轩一脸的愕
然,月见顿时笑嘻嘻地道:" 因为小姐心有灵犀……" 望向双修玄女,只见她朱
唇轻掩,只是笑意盈盈地注视着林子轩,笑而不语。

  " 我知道了。" 林子轩忽然间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 定是爹告诉你们
的,对吧。" 父子俩共同修习了《修真神诀》,彼此间会有一种奇特的感应。这
感应在林子轩晋入金丹期后越发强烈,在全登岛的时候,林子轩就已经清晰地感
应到他父亲身处的位置,同样的,林天豪也比任何人都先知晓他回来。

  " 啊,公子一下子就猜到了,真不好玩。" 月见顿时嘟囔了起来,令三人哑
然失笑。

  一路上走走谈谈,林子轩把这些天所发生的事情简略地对三女说了,当听到
林子轩与骷髅尊者正面交手,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三女都听得花容失色。待到
林子轩安慰她们他的伤已基本痊愈时,三女脸上的忧色方尽数散去。

  不多时,林子轩几人回到宫里,看着眉目间仿佛有万千话语要述说的双修玄
女,林子轩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手,对她轻声说道:" 我还有事要跟爹商量,晚
点再来找环馨。" 见那边的月见正笑嘻嘻地凑在百合耳边不知在说些什么,双修
玄女羞涩地轻" 嗯" 一声,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情郎的手。

  " 轩郎去吧。" 林子轩点点头,匆匆离开前,仍不忘给正凑在百合耳边取笑
着自家小姐的月见头上轻轻拍了拍,惹来后者一阵不依。

  月见一蹦一跳地来到双修玄女跟前,笑嘻嘻地道:" 小姐,你看到了吗,方
才公子看着你的眼神,简直恨不得马上把你抱上床去。小姐这些天的相思之苦,
我看今晚在床上就解了。" 双修玄女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她轻咬红唇,作势欲
打。

  " 你这妮子,口无遮拦。" " 嘻嘻,月见说得不对吗,小姐这些天想公子想
到夜不能寐,我看公子也是一样,你俩郎情妾意的,今晚一定是干柴烈火……"
" 百合,给我抓住这口无遮拦的死妮子……" " 是,小姐……" " 啊,救命啊,
好痒,月见投降,月见再也不敢了……" 林子轩没有去注意玩闹的几女,他脚步
匆匆,很快就在宫里的荷花池处看到了林天豪。

  " 轩儿不久前受过伤?" 林子轩刚在石栏边坐下,林天豪便开口道。

  " 爹看得很准。" 林子轩点头," 孩儿前几日刚与骷髅尊者再度交手。" "
哦?是骷髅尊者呀……" 林天豪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以轩儿如今的本事,已无
需惧他半分,为父猜测他的伤定比轩儿要重。" 林子轩哑然," 真是什么都瞒不
过爹,《修真神诀》当真是无上宝典,这么短的时间里,便令孩儿跻身大陆最顶
尖之列。" 林天豪摇头:" 《修真神诀》固然神异,但更重要的是轩儿的天赋血
脉。在与你娘好之前,爹做梦都想不到我俩的孩子血脉会如此出众,若一早知道,
哪还有后来这么多事。" 林子轩张了张嘴,还未开口,林天豪已挥手打断他。

  " 我知轩儿想说关于爹与你娘复合之事,然而不论是爹跟你娘,都早已将这
些看淡,轩儿便别再操心了。" " 难道爹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娘到时候改嫁给那朱
老头?" 林子轩听得眉头直皱," 娘天姿国色,坦白地说,孩儿认为他根本配不
上娘。" " 朱老头?" 林天豪笑了笑," 朱贺虽年纪大了点,但他对你娘的确是
一往情深,何况轩儿也知爹已有了妍柔,又非没人要,此事轩儿无须再提。" 见
林子轩仍然难以说动,林天豪只好耐心道:" 眼下最关键的,是先解决魔龙之患,
其余都是次要。只要诛杀魔龙,躲藏在南蛮人身后的魔殿便不足为惧,否则一旦
被魔殿之主取得龙元,大陆亿万民众将屈服在魔主的淫威之下,永无翻身之日。
" " 什么是魔殿?" 林子轩尚是首次从林天豪口中听到这些秘闻,显得非常震惊:
" 还有那魔主又是何人,他要的龙元又是什么东西?" 林天豪沉默片晌,缓缓道:
" 也是时候该告诉你一切了。" " 轩辕贵兄弟俩之前与轩儿说过,我轩辕遗族在
数年前惨遭灭族,罪魁祸首便是魔殿,并且很大可能是魔主姜黎趁为父不在时,
亲下的毒手。" 林子轩瞪大了俊目,带着一丝杀意道:" 魔主姜黎,他与我轩辕
一族有何深仇大恨,为何连我族里的妇孺也不放过?" 林天豪冷哼一声。

  " 魔主乃上古部落时期蚩尤氏后裔,是世间除我轩辕皇族外仅存的修真者。
魔主所习之功法,乃其先祖亲创的《蚩尤大典》,练至大成,堪比我轩辕皇族
《修真神诀》的金丹巅峰。" " 蚩尤大帝当年野心勃勃,靠其所创的《蚩尤大典》
差点便征服整片大陆,只是碰上我族先祖的轩辕大帝,在大乘期修为的轩辕大帝
面前,蚩尤大帝惨败,遁逃进茫茫沙海,从此不知所踪。从那以后,蚩尤大帝便
创立了一个神秘的魔殿,每隔一段时间他的后人便卷土重来,妄图再度征服世界。
" " 而我们轩辕一族,自然是他们魔殿欲除之而后快的最大障碍。" 林子轩听得
捏紧了拳头,旋又放开," 那龙元又是怎么一回事?" 林天豪淡淡道。

  " 魔龙是天地间最强横的生物,它一出生,便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力大无
穷。轩儿该知道龙血丹这种东西吧,能够一次性增强人体十年的功力,且没有副
作用,就是因为它是以龙血为引所炼制出来。不管是龙血,龙鳞,龙角,又或是
龙骨,都是世间难寻且极具功效的异宝,但这些跟龙元比起来,都成了旁枝末节
的东西。" 在林天豪的解释下,林子轩终于明白,龙元其实就是魔龙的心脏,拳
头大小般小小的一颗,却蕴含着人类无法承受的狂暴力量。

  当年轩辕一族牺牲无数将士的生命,终将另一头魔龙诛杀,幸存的轩辕族高
手,将它的身躯抽筋剥皮,一些将士随后一哄而上,以喝龙血食龙肉的方式宣泄
对魔龙的仇恨。

  随后可怕的事情发生,这些将士无一不惨死在当场,证明魔龙的血肉非人类
可食用。有个将士只咬了一小口龙元,更是立刻爆体而亡。

  然而就是如此可怕的事物,在蚩尤大帝手中竟变成了提升修为的异宝。

  那头雌性魔龙死后,蚩尤大帝亲自出手将仅存的小半龙元与一部分龙体抢走,
之后三十年,他将这些东西分别炼制成了龙元丹、龙骨丹与龙血丹。

  服下了龙元丹后的蚩尤大帝,修为直追轩辕大帝,两人发生了一场旷古未有
的大战,所幸的是最终仍是轩辕大帝胜出,并且那次没有再让蚩尤大帝逃脱,拼
着重伤将其击杀。

  林子轩听完,脸色说不出的凝重:" 也即是说,那魔殿之主掌握着炼制龙元
丹的秘法?" " 十有八九。" 林天豪双目中的杀机一闪而逝," 魔殿隐藏得太深
了,为父年轻时周游大陆,仅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与魔主碰上,双方旗鼓相当,他
知道我的身份,受此顾忌这么多年来一直隐藏于暗处从不现身。半年前魔龙出海
时,他一定也感应到了,更很可能透过骷髅尊者,知道你也修习了《修真神诀》。
" " 我们除要对付魔龙外,还要提防魔殿……" 林子轩沉吟着," 父亲说南蛮人
的背后是魔殿在操控,如此说来,在魔龙再度出海之前,魔殿应该会按兵不动?
" 林天豪点头," 不错,魔主虽与我父子二人同为修真者,但其所习的《蚩尤大
典》性质邪恶,反而不为魔龙所忌,因此魔龙只会寻上我们。魔主深知这点,因
而他坐收渔翁之利的可能性很大。" 他冷哼一声," 魔主的盘算再好,他也料不
到轩儿的天赋旷世无敌,他若来了,我父子二人联手定要为世间铲除此大害。"
林子轩可说是每一日都在进步,速度之快,便是他这做父亲都深感震惊。如今武
尊级高手已没法再对林子轩产生威胁,再往上一层,就是他与魔主的层次了。

  林子轩境界已到,欠缺的只是一些火候,林天豪甚至没法预测他儿子接下来
的进步速度。

  这时林子轩忽然道:" 孩儿昨晚抵达港口时,看到海域暗流涌动,到了今晨,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爹注意到了吗,是否魔龙在搞鬼?" " 轩儿猜得不错,魔龙
具备呼风唤雨的异能,除了它,没有任何事物能突然间改变整片海域的气象,爹
昨日也感应到它了。" 林子轩脸色立时一变。

  林天豪轻轻一笑," 轩儿可以放心,海域既恢复原样,证明魔龙所受之伤比
爹预想中更重。它该已重新潜入深海,否则以轩儿如今的修为,应该不难感应到
它的存在。" 林子轩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说他早已今非昔比,可见识过魔龙翻天倒海的威能,真要再次面对它,任
谁都会紧张。如今他一天天在成长,魔龙每延后一日出海,他便更强盛一分,若
让他晋入大乘期,到时就算单独面对魔龙也丝毫不惧了。

  这时朱贺听闻林子轩回宫,便寻到了此处。

  只是林子轩心里对他有偏见,加上看见他那张老脸,便想到他那美貌母亲一
丝不挂地被朱贺这小老头压在身下肆意尽情操弄,最后让朱贺在他母亲体内射入
无数子子孙孙的情景。

  想到这些,林子轩更连敷衍他的兴趣都没有,全程冷着脸,朱贺见状,只得
怏怏地离开。

  林天豪看得直摇头,知道短时间内让林子轩接纳朱贺是绝不可能,便也不勉
强。

  望着朱贺离去的身影,林子轩冷哼了一声,随后才问道:" 是了爹,娘在这
种时候赶去帝都,是所谓何事?" " 爹也不太清楚,但既能让她亲自去,事情必
不简单。" 顿了顿,林天豪沉吟道:" 魔龙短时间内不会出海,这儿由为父一人
坐镇即可。反正轩儿的伤已痊愈,便到帝都走一趟吧,为父也有些担心你娘会碰
上一些棘手的人或事。" 一提起帝都,林子轩便想到了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司马
瑾儿,本来他应该奉母亲的意思,到帝都跟她商谈婚事提前的事宜了,间中碰上
了这些事,令他直到现在仍未能成行。

  " 也不知娘她是否已给瑾儿说了,瑾儿又是否同意了呢?" 胡思乱想间,林
子轩重重点头道:" 明白,孩儿明日一早便起程赴帝都。" 他接着长身而起,"
一会那陈万会押上宫里,他既能令骷髅尊者亲身来追,想必定知道不少东西。审
问的事情孩儿一窍不通,就辛苦爹您了。" 林天豪摆摆手,示意知道了。

  林子轩返回居住的院子,刚推开房门,就看见双修玄女正在屋内给他折叠着
衣物。

  见他突然进来,双修玄女脸色微红地解释道:" 环馨见轩郎风尘仆仆,便给
轩郎挑选几件合身的新衣服,啊,轩郎……" 林子轩哪还听得进她在说什么,只
知道少许时日不见,双修玄女越发清妍靓丽,走到她身前便是将她拦腰抱起,往
内里的床榻走去。

  望见情郎眼中的炽热,双修玄女不用猜也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一颗芳心
顿时嘣嘣直跳。

  林子轩将双修玄女横放在床上,先是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是她挺俏
的鼻尖,鲜艳的红唇。见双修玄女一脸羞涩的动人模样,林子轩微微一笑,这才
轻轻地为她褪去脚上的绣鞋。

  双修玄女那包裹着洁白短袜的秀美玉足,顿时映入眼帘,如兰如馨的淡淡芳
香,若隐若现地传入鼻中,直让林子轩心头一阵火热。

  他将双修玄女的玉足轻轻握入手中,她的小脚当真是小巧玲珑,手感圆润滑
腻。裙摆下露出的一截雪白小腿优美无比,仿若莹白的洁玉,差点能与她纤足上
的白袜隔为一色。

  在林子轩的印象中,除司马瑾儿之外,就属双修玄女这对小脚最为诱人可爱。

  如此美景,林子轩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去,隔着薄薄的雪白短袜,将她几根诱
人的玉趾含进嘴里。

  双修玄女的俏脸腾的一下,立即变得通红无比。

  " 轩郎……别……环馨的脚怎么能……用舔呢……不嫌脏的么……" 那种酥
软发麻的感觉,顿时从玉趾足心往上延伸,越过双修玄女圆润修长的小腿,丰嫩
而富有弹性的大腿,直传入她那敏感的花蕊。就这么一刹那的功夫,双修玄女感
觉下身的花蕊已经湿了。

  林子轩在她的足弓足背来回轻吻,双修玄女玉足散发的淡淡清香,令他更是
欲念高涨。

  " 才不会,这对小脚……就像环馨的人一样,又香又嫩,实在可爱极了。"
双修玄女的脸红得更甚,见情郎确是真是喜欢她双足,方讷讷道," 轩郎……说
的都是真的吗?" 林子轩不迭地点头:" 环馨的小脚我是真的喜爱,握起来又软
又嫩。" 双修玄女芳心听得美滋滋。

  她自幼便有用牛奶沐足的习惯,一双小脚方保持得这般美白精致。

  之前因阴阳宗的威胁,双修玄女不得不强迫自己跟轩辕贵相处,那时便已发
现他时常在暗地里偷偷地瞄她的双脚。在两人订婚的夜晚,轩辕贵吻舔她双足的
举动更是令双修玄女万分羞涩。

  她本以为只有轩辕贵才有这项癖好,没想到心爱的情郎也不例外。

  见自家情郎迷醉地亲吻着她的双足,双修玄女羞涩地道:" 轩郎……你既喜
欢的话,不如环馨试着用脚帮你吧……" 林子轩听得一愣,接着反应过来,顿时
欣然道:" 那便有劳环馨了。" 双修玄女温柔地为林子轩解去衣服,随后二人在
床上相对而坐,见情郎身下的肉棒已经硬挺挺地,双修玄女便红着脸,伸出纤手
将月季裙的裙摆往上轻提,她那双莹白如美玉般的美腿完全暴露在林子轩眼前。

  双修玄女这才轻移莲足,用她那对玲珑可爱的小脚,轻轻地夹住林子轩那根
硬挺的肉棒。

  " 轩郎……好烫……好硬……" 感受着肉棒传来的硬度和热量,双修玄女俏
脸羞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

  林子轩被她玉足这么一夹,不禁舒爽得" 啊" 了一声,见状,双修玄女便半
羞半喜地夹着他的大棒,一上一下地为他撸了起来。

  " 啊,环馨,就是这样,不要停。" 得情郎的称赞,双修玄女的玉足不由得
撸得更加卖力。

  她母亲在与南院二长老郑鹏双修时,双修玄女曾隔着帘子观摩过二人几次,
其中有一回两人在前戏过程中,双修玄女看见她母亲赤着双足递到二长老的面前,
后者吃得津津有味,随后她母亲便用双脚夹住二长老郑鹏的肉棒,给他上下撸动。

  当时二长老被她母亲撸得" 啊啊" 直叫的情景,一直深深印在双修玄女脑海
中,因而此刻她是刻意模仿母亲当时的动作,见情郎一脸受用的样子,双修玄女
不禁芳心欣喜。

  感受着脚下的肉棒越发坚硬滚烫,双修玄女脸色也是越来越红。

  隔着软绵绵的白袜,林子轩同样能感受双修玄女小脚的温热,他的手抚上她
滑嫩的小腿,看着双修玄女美眸仿若一汪春水,林子轩忍不住站起身来,将肉杵
凑到了她螓首前。

  " 环馨……啊……" 林子轩才刚一开口,双修玄女已张开红唇,将他的肉棒
一口纳入了嘴中,徐徐地吞吐了起来。

  " 嘶~"林子轩轻吸了几下,一脸满足地捧着双修玄女的侧脸,目不转睛地盯
着她吞吮大棒的画面。

  与林子轩发生过肉体关系的几女中,论吹萧口技,最娴熟的大概便是百合跟
月见,其次就是双修玄女了。至于闻人婉与司马瑾儿,口技只能算中规中矩,比
不了出身于双修阁的另外三女。

  双修玄女的丁香小舌,娴熟地在他的棒身来回舔弄,复又一把将棒头整个纳
入嘴里吞吮,吃得津津有味。

  似乎是感觉到情郎的目光,双修玄女在吞吮间往上一瞥,见到前者正看她看
得目不转睛,双修玄女大概也能猜到此刻自己的样子看上去该有多么淫荡。不由
俏脸发烫,伸出手来将一丝秀发束到耳后,以此掩饰芳心的羞涩。

  林子轩看着身下如花似玉的双修玄女,因吞吐间而凹陷的脸颊,一根大棒简
直爽快得无以言语。

  双修玄女吞吐了一会儿后,林子轩便感觉射意来袭,下身也不由自主地开始
挺动。

  曾在轩辕贵身上有过类似经验的双修玄女,立时便知道情郎快要到达高峰,
当下手口并用,香唇一边吮吸,纤手则抓住情郎大棒根部快速地撸动。

  林子轩呼吸越来越粗重,果然不多时,剧烈的快感便袭来,令他全身一阵颤
抖。

  粗硬的肉棒在嘴中剧烈地跳动,同时一股股热流在棒头处勃然喷发,直往双
修玄女的小嘴深处射进。

  双修玄女的红唇深深地含住了跳动的肉棒,任由心爱的情郎在自己嘴中射个
痛快。

  足足喷射了十多下,林子轩才缓了下来。

  双修玄女香舌轻扫,直接将林子轩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全数吞进肚子里,半滴
都不剩,吞完后,她还温柔地伸出香舌,轻轻舔扫着林子轩的棒根,直将他的肉
棒舔得津津发亮。

  林子轩感动地道:" 这么难吃的东西,当真是为难你了,环馨……" 双修玄
女冲他甜甜一笑:" 轩郎的东西与他人不同,一点儿也不难吃,不仅闻起来有点
好闻,吃起来也带着一丝丝甘甜。" 她的话顿时让林子轩想起她曾经同样被轩辕
贵在嘴里爆过精,顿时笑着问她:" 差点忘了,轩辕贵也曾经在环馨的嘴里射过,
环馨给我说说,他的味道又是怎样?" 双修玄女听得俏脸顿时爬满红霞,大嗔道:
" 轩郎……你怎又提这些羞人的事情……" 双修玄女当时为了打消轩辕贵的疑虑
与自卑,原本是打算将轩辕贵射入她嘴中的阳精都尽数吞下的。无奈轩辕贵的阳
精气味实在太过腥臊浓烈,呛得她差点喘不过气,单是闻着都是一种煎熬,更枉
论吞下它们。

  同样是从马眼里射出来的东西,她情郎的东西比之轩辕贵好上百倍,双修玄
女觉得便是回回吃都不是问题。

  见美人儿嗔怪的模样,林子轩哈哈一笑,大棒对着早已湿润不堪的花穴,用
力一捣。

  双修玄女顿时娇哼一声,仰起螓首,怨怪的话自是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夜色正浓。

  春色无边。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18_10_10 14:27:59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喵喵大人 加上 500 银元!

喜欢喵喵大人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