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藩篱花开别样媚】(17)作者:蒹葭苍苍
送交者: 笨蛋英子[★★笨蛋英子★★] 于 2018-10-11 5:17 已读 21609 次 11 赞   
    【藩篱花开别样媚】

    第17章

    马小要跪趴起来,双手抄起齐玫的膝弯,压着她的两腿重新开始抽送,「啪、
啪」肉响之中,撞击得她胸前两团雪乳不住晃动,笑着由衷说道:「妈,床上风
情万种,说得就是您这样的女人吧。」

    「妈有你说得这么好吗?」齐玫吃吃轻笑:「你是想说妈骚吧,想说就说,
妈不是矫情的女人,敢做就敢承认。」

    「妈你不只是骚,还有点……淫。」马小要飞快凑到岳母耳旁,低语了一句,
然后起来笑嘻嘻察看她的反应。

    「坏样儿。」一句话说得齐玫脸颊蓦然一红,咬着嘴唇看了女婿一会,淫媚
着眼波,恨恨地小声说道:「妈如果不骚……不淫,能答应你妈和你干爸,和你
做这种事?是不是觉得妈太淫荡,心里嫌弃我了?」

    「妈,你看不出来我在赞美你啊!」马小要连忙表白自己,接着嘿嘿笑说:
「我觉得……像您这样,才是真正的女人,我干爸他真有福气。」

    「就算妈有你说得这么好,有福气的……只是你干爸吗?」齐玫嗔看着他,
手指在他胳膊上轻轻一拧,补了一句:「现在不也让你享用了。」

    说完忽然想到,何止眼前这坏小子,他的父亲老马,那个同样高大健壮的中
年男人,品尝过自己的风情与肉体,又何止百回?自己的身体居然被他们父子二
人的东西,先后都插入过了,而且还一个比一个更粗更大,更持久有力……

    刚想到这里,便不由面红耳热起来,夹着马小要鸡巴的膣肉,也控制不住的
倏然一缩一紧。

    看到岳母莫名其妙的突然脸红,阴道紧跟着又咬了自己两下,联系到说话内
容,马小要立刻明白过来,忍不住「哧」的一笑,刚要说出什么,岳母的目光狠
狠瞪过来,立刻识趣的住口不说。

    但是那个念头一旦出现,便留在了两个人的脑海当中,一时之间怎么都挥之
不去,同时透过目光流露出来。既然马小要没有开口说破,齐玫也就不掩饰眼神
当中的那种表达,轻咬着嘴唇,丝丝淫淫的,和目光同样流露出那种涵义的马小
要对视着。

    马小要无声咧嘴一笑,竟然放慢了动作,把鸡巴整个抽出阴道,用手扶持着,
硕大的龟头在濡湿、红嫩的屄口研磨几下,重新慢慢顶了进去。齐玫鼻子里轻「
嗯」一声,知道这坏小子是故意让自己感受、比较父子俩龟帽的大小,眼神变得
更加淫媚。

    马小要把龟头在洞口推拉数次,然后开始抽送着一点点深入,最后直没至根,
这是在让岳母比较两根鸡巴的粗细、长短,再然后开始轻抽缓送,就是在让她感
受两根肉棒操弄时有何不同了。

    对于此时的齐玫来说,单纯从肉体的摩擦感受上,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不同,
马小要的鸡巴确实要比老马粗长一些,但也没有那么明显。真正的感受,来自齐
玫的内心,那种以淫戏的态度,仔细品味父子俩的两根鸡巴,插在屄里有何不同
带来的心理刺激。于是大小粗细上的区别,便被身体的感受放大了。

    在这种心理和身体感受相互刺激、相互放大的情况下,齐玫紧凑多水的膣肉
变得更加敏锐,随着马小要的一次次插入抽出,淫声呻吟着,呼吸越来越烫热急
促。情不自禁的挺动下体,微张檀口催促他加快速度:「儿子……操快一点,妈
屄里痒……插重一点。」

    马小要应了一声,加大力量的同时,开始逐渐加速:「妈你……真是个骚屄。」

    「嗯……妈是骚屄,妈的骚屄,啊啊……给儿子的……大鸡巴操……」齐玫
一边浪喘一边去枕边摸到自己的手机,递向马小要,喘着气说:「用手机拍……
拍视频,拍你……怎么操妈的。」

    马小要怎么也想不到,岳母会主动提出这种要求,兴奋的两眼放光,放下岳
母的双腿,不接她的手机,而是起伏着臀股,伸臂去摸自己的,说道:「用我的
吧,妈。」

    「行……行。」齐玫娇喘。

    马小要把手机拿在手上,飞快的点开摄像功能,对着两人的交合处,兴奋得
直喘粗气:「妈,这是我干爸……交给你的任务吗?」

    「嗯……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啊啊!你干爸他……想看你是……怎
么……啊啊……操我的。」

    齐玫今天早上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丈夫许明轩确实提出了这样的请求,让她
用远景偷拍。齐玫当时拒绝了,女婿人这么精明,怎么偷拍能不被他发现?

    偷偷摸摸的反倒更加丢人。现在既然知道了马小要的淫妻心理竟也这么重,
齐玫索性不再遮掩,坦坦荡荡的让他明着去拍。

    「还……还有呢?」

    马小要用力撞击着,微晃的镜头当中,硕长的粗壮鸡巴沾满淫水,插在肥美
的阴牝中快速出入,淫靡的花瓣不停翻卷,抽拽出滴滴沥沥的淫液。连同「啪啪」
的肉响,「噗叽」的水声,一起摄录进去。

    「让……让我对你……更骚一点,最好……看到我被你……操到高潮,啊啊
啊……再快一点……妈马上……就要来了。」

    强烈的肉体快感之中,齐玫愈发没有了顾忌,把什么都说了出来。反正她越
这样,越是丈夫老许乐于看到的。

    「哦……妈我爱你。」知道岳父会看这段视频,马小要言语上便不敢过于放
肆,只是边拍边喘着气卖力的耸动。

    肉体连续不停的猛烈撞击,齐玫「嗯嗯啊啊」的淫声浪语,响彻整个房间,
然后是伴随着身体的痉挛颤抖,屄口喷潮的淫汁四溅。最后把镜头上移,是她高
潮余韵当中,娇美檀口与鼻翼的喘息,失神的脸颊和迷蒙的眼神。

    结束拍摄放下手机,马小要仍旧处在兴奋莫名的状态中,双手抄在岳母膝弯
下面一把将她抱起,齐玫忙用玉臂勾抱住马小要的脖颈,不让自己掉下来。

    两个人挪到床边,然后从床上下来,马小要抱着齐玫赤裸的玉体站在窗口,
一边耸挺一边抛动她的美胯雪臀,「啪啪」的肉体碰击再次响起,性器交合处的
淫液黏连至腿,身后的床单上,还有面积更大的一滩。

    已经回过神来的齐玫轻声呻吟着,任由这身强体壮的坏女婿变着法子操玩自
己。这样的站立姿势下,硕长的肉棒插入更深,每一下都直抵子宫,高潮刚过的
阴道深处尚自处在微酸状态,但酥爽的快感已经开始渐渐恢复。

    美眸微眯的看向玻璃窗户下面的街道上,熙攘往来的车辆与行人,外面的阳
光正盛,即使有人注意到这扇窗口,玻璃反光下应该也看不清里面。齐玫往外看
了片刻,将视线移回马小要脸上,目光淫媚,如嗔似怪:「臭小子,干这么长时
间了,还这样抱着妈操,不累啊?放我下来。」

    马小要知道岳母体恤自己,嘿嘿一笑,两手托着她的腻滑臀肉,高高抛起后
再用力拉回,如此反复七八次,插得齐玫白眼乱翻,「啊」叫不已。

    然后才把她轻轻放到旁边的圈椅里,两腿分开搭在扶手上面,大气不喘的继
续抽送,笑嘻嘻再次说道:「妈你真好,我爱你!」

    刚才那几下实在是爽,齐玫眉花眼笑的看着女婿帅气的脸庞,柔声说道:「
嗯,妈也爱你。」

    低下头来,和马小要一起看了一会鸡巴在屄中的出入,和抽送间挤带出来的
白沫,忽然又吃吃轻笑起来:「臭小子,牲口似的,半个多小时了吧,还不射。」

    微做停顿,再加一句:「和你亲爸一样。」说完轻咬嘴唇,目光含嗔,淫意
如丝。

    见岳母主动提起,马小要当然不会客气,顺坡上驴的呵呵坏笑:「我和我爸
的,是不是都大?」

    齐玫不再回避这个话题,横他一眼,性器往上一挺:「坏样,要不说你们怎
么……姓马呢,和马的差不多。」

    说完吃吃低笑。

    马小要笑呵呵问道:「妈,你们四个在一起,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还是
自己人……更有感觉一点?」

    齐玫娇靥微微一红,却还是一边挺动下体迎合,一边继续淫媚的看着他:「
问这个干嘛?」

    「好奇呗,嘿嘿。」马小要目光蔫坏。

    「都有,怎么了。」齐玫瞥他一眼,大胆承认说:「我们四个认识那么久,
相处又那么好,在一起做,感觉更好一点,不正常啊。」

    「也更……刺激吧。」

    「样儿,感情那么亲密,和一家人一样,感觉当然……也更刺激,要不是这
样,以你干爸的心思,早不知给妈……找多少男人了。」

    「呵呵,你们四个真幸福。」

    「羡慕啊?」齐玫抿嘴轻笑:「如果你和诺诺也有……像我们这样的朋友,
说不定你干爸和你爸妈……也不会反对你们。」

    「妈。」马小要轻叫一声,凑到齐玫耳旁:「我和诺诺,虽然没有你们这样
的朋友,但我们……有你们啊。」

    蓦然听到马小要说出这句话,齐玫身子微微一震,抬手把他的脸推开一点,
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马小要不打算一下子透露太多,一边继续挺送,一边讪笑着支吾说道:「妈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不就有你了嘛,您不觉得,我和您在一起,不仅刺激,
感情也更亲密了?」

    齐玫当然能够听出马小要的话有点不尽不实,心中转念,并没有说出来。脑
海中浮现出自己父亲的面容,深深地看马小要一眼。

    「样儿。」

    顿了一下,然后咬着嘴唇问他:「你妈这些天,有没有问我们的事儿?」

    「问了。」

    「都问的什么?」

    「问我们都在哪吃饭,吃的什么。」

    「就这些?」

    「嘿嘿,当然就这些。」马小要嘿嘿笑着,鸡巴往深处重重一插:「她还能
问我们……怎么这个的啊。」

    齐玫「啊」的一声媚叫,接着嗤嗤低笑:「你妈倒是很想知道,几次问我来
着,我没说。」

    马小要笑呵呵的。

    「你妈如果问你呢,你说不说?」齐玫眼波流转,屄中膣肉同时情不自禁的
微微一缩。

    马小要就觉得岳母的这句问话和阴道的这一下轻咬,很有意思了,一边往深
处用力慢慢插送,一边笑吟吟反问:「如果我妈问了,你让不让我说。」

    「说啊,只要你妈好意思问,你也好意思说,我怕什么,咯咯……」

    这句话中的意思,就更明显了。

    马小要不由心跳加速,大着胆子和岳母淫媚的目光对视,无声的交流着某种
信息,却谁都没有明说出来。

    对视了片刻,齐玫体内的欲望再次火热,在马小要的一次深插下情不自禁的
腻哼出声,屄中淫痒,挺胯向上迎凑,娇喘着催他:「操快点吧,一会慢一会快
的,什么时候……才能射出来,时间差不多了,射了吧。」

    马小要答应一声,开始发力的同时,还是大着胆子,向岳母提出了一个想了
几天的请求:「妈,您刚才让我拍视频……你们做的时候,肯定也拍了不少视频
吧,能不能……」

    齐玫立刻听出了女婿话中的用意,接口说道:「能不能什么,哦哦……你想
看?」

    「嗯。」

    「嗯……你想……看谁的?」齐玫胸前双乳抛甩不已,盯着马小要的眼睛,
媚惑的目光饱含深意。

    马小要脸上微微涨红,继续「啪啪」撞击:「谁的……都行。」

    「样儿,我明天晚上……带给你。」齐玫喘息着再次催促:「快点操完,射
妈屄里……」

    马小要心愿达成,集中了全部注意力,房间里肉声大作,夹杂着母婿二人的
粗重喘息。不大一会,同时闷哼着达到了高潮。

    缓过气来,手机放在床上传送着视频文件,两个人在淋浴间匆匆冲洗完毕,
穿衣下楼。马小要退掉房间,和等在车里的齐玫驾车来到街上,往回赶。

    路上的时候,心满意足的母婿俩只是偶尔手牵手,对视而笑,都没怎么说话。
但心中对于最后的那段对话,又明显都意犹未尽。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马小要把车停在医院大门口,齐玫把车门推开到一
半,媚眼斜乜着马小要,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对你妈……好一点,别让她吃
醋。」

    马小要面露讪笑的同时,她已经开门出去了。

    看着岳母熟美高挑的背影,马小要的心脏怦怦跳动着,停留片刻后,驾车回
自己的单位。

    且不说岳母的表现一次比一次淫媚大胆,只说今天与她最后的那段对话与无
声对视,带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

    马小要的直觉告诉自己,只要妻子最终同意,自己心里的那个期待,会比想
象中达成得更为顺利,更加令他神往。

    回到单位,马小要给到宾馆替班的妻子发去信息,说了中午和齐玫见面的事
情,妻子回复知道了,别的什么都没说。到了下班的时候,马小要把电话打过去,
说要过去接她,妻子却说不用了,她下班后想去XX雅苑,可能会在那边吃饭,
晚一点她自己回去。

    知道妈妈苏悦容已经带着卓卓回去了,马小要也就作罢。原本兴奋不已的内
心,忍不住开始打鼓,不知道妻子突然自己去岳父岳母家里,到底在想什么。

    妻子她不会是通过这几天的考虑,心里实在无法接受将来与两边爸爸的事情,
特意去找岳父岳母,对岳母所做的事情,表达反对意见,让岳母不要再这样了吧?

    应该不会啊,这几天不管床上床下,自己一直极尽讨好,为了不过分刺激到
妻子,也没再和她说自己和岳母的事情。妻子的表现也很正常,晚上做爱的时候,
虽然话不多,水却很多。如果她拿定主意反对,应该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那就是她打定主意,愿意接受自己以后带着她出去,敞开心扉和玩夫妻交友
了?

    虽然也有这种可能,不过感觉还是有点不对,就算妻子同意接受偷偷去夫妻
交友,不顾爸妈们对自己的担心,也不顾他们将来能不能安心在一起,她也会先
和自己说,让他慢慢疏远岳母,而不是这样直接跑去岳父母家,对他们表达那种
意见。哪怕方式和用词再委婉,不明着说出来,她就不怕自己的爸妈难堪,无地
自容,伤了他们的一片苦心?

    想到这里,马小要的心蓦地一跳,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妻子已经想
通了,接受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才会跑去见岳父,主动向他流露那种心意?

    如果真是这样,那今天真是喜上加喜,喜事连连了。

    不过,好像还是不对,虽然妻子属于一旦决定了一件事,就不再犹犹豫豫,
坚定去做的性格,也不应该立刻这么主动,她哪有那么开放火辣啊!

    思前想后的,马小要心里时忧时喜,怎么都无法笃定。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
发动车子开始回家。

    马小要并没有想到,自己脑海中转动的这些念头,一个都没猜对。

    许语诺这次去自己爸妈家,就是单纯的想要看一下他们,或者说看看他们在
做了那件事情后,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和情绪。

    六点刚过,交完班的许语诺换好衣服,和兰姨打了个招呼,就挎上肩包下了
电梯,在街上打到一辆出租,直奔爸妈住处。

    来到XX雅苑,乘电梯站到爸妈门口,许语诺心怦怦乱跳的,从包里取出钥
匙。

    今天过来这边,她并没有事先给爸妈打电话,为的就是搞一个突然袭击,亲
眼看到他们真实的状态。如果事先打过招呼,谁知道爸妈会不会做出另外一副面
孔,来面对自己。

    想到这是妈妈和老公马小要做了那种事情后,自己和妈妈第一次碰面,今天
中午妈妈还和自己的流氓老公做了,许语诺的一颗心跳得越来越快,深吸了两口
气,努力平复掉脸上的燥热与红晕,钥匙轻轻插进锁孔,然后慢慢拧开,口里叫
着:「爸,妈。」

    推门而入。家里空荡荡的,爸妈不在厨房和客厅,再叫了两声,卧室里也没
人回应。

    许语诺在客厅里呆楞片刻,忽然想到那天晚上,老公说妈妈问他要了两张那
种照片,今天妈妈又和他在一起,会不会又拍了什么,拿回来给爸爸看,夫妻俩
躲在房间里做那种事情,突然听到自己的声音,不好意思出来。

    俏脸泛起一层红晕,轻手轻脚走到爸妈卧室门口,再次轻叫一声:「爸,妈。」

    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声音,握着把手轻轻一推,门应声而开,床上的被褥枕头
整整齐齐。

    许语诺就忍不住轻哼一声,微一跺脚,心中充满了对自己行为的羞恼与好笑。

    做贼似的跑过来搞突袭,爸妈却不在家,都是什么事儿。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想要给爸妈打个电话,问他们去哪儿了,看要不要等他
们回来。然后想到那样也就看不到自己想看的效果,反正又没有别的事情,索性
不打了,就这么回去算了。

    站起身重新开门关门,从家里出来到了楼下,回脸看了一眼,开始往小区外
面走。

    正走着,听到一串隐约的熟悉轻笑,许语诺停下脚,果然看到稍远处,自己
的爸妈正从地下停车口出来。

    一对年近五十,仍然儒雅靓丽、各具风采的中年夫妇手手相扣,身体轻贴着
对方,显得如此恩爱、亲密与和谐。两个人的目光与注意力都全部放在对方了身
上,爸爸面带笑容的侧脸,在妈妈耳边小声说着什么,妈妈听完好像在爸爸手背
上掐了一下,回过去一个嗔媚的眼波,嗤嗤轻笑。

    两个人就这么压低声音有说有笑的,离许语诺二三十米远,步履轻快的走了
过去,好像很急于回到家中。

    许语诺咬唇站在那里看着爸妈的背影,想要抬手叫住他们,却又慢慢放下了,
心里不知是羞是气。

    爸妈下班后不知去了哪里,到现在才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吃过饭了。如果
已经吃过,自己跟着他们一起回家,妈妈肯定还要张罗着给自己做饭。更主要的
是,看他们刚才的眼神与低语,十有八九是在说中午妈妈和老公马小要的事。他
们神态如此亲昵的快步走过,说不定是急于回家做那种事情,自己跟着回去,难
免会打断他们此刻美好的心情。

    许语诺站立片刻,嘴角噙着微微的笑意,转身离开。

    正所谓月下访客,「兴之所至,尽兴而归」,反正想要察看爸妈真实状态与
心情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没有看到自己女儿的许明轩和妻子齐玫,抑制着心中的兴奋,刚回到家里,
便抱在了一起。

    因为有事需要处理,许明轩下班晚了一会,按照他的请求,齐玫便开车到他
单位,在他办公室等他。

    许明轩忙完事情,两个人在外面简单吃了晚餐,然后往家里赶。在车里的时
候,齐玫已经边玉手轻捏丈夫的裤裆,边把中午的做爱过程大致说了一遍,拍视
频的事暂时没说。听到女婿的鸡巴插在妻子屄里,几乎没怎么停顿的干了四十多
分钟,把妻子操到四次高潮,许明轩早就兴奋的阳物勃起。

    夫妻俩换好拖鞋手牵手来到卧室,齐玫刚脱掉裤子内裤,丈夫许明轩的下身
也赤裸裸的了。齐玫握着丈夫的鸡巴撸弄了几下,然后在床边躺下来,分开双腿,
纤手牵着鸡巴引到自己下体,用龟头在屄缝上来回划蹭,媚眼如丝的等待他的插
入。

    暗红色的湿润肉唇一再被蹭开,露出娇嫩鲜艳的沟壑内部,许明轩发现妻子
屄口的色泽果然比平时要略深一点,不由喜上眉梢,自己扶鸡巴继续抵蹭,笑呵
呵说道:「这小子够狠的,屄到现在还有点红,爽坏了吧?」

    「你说呢。」齐玫嗔他一眼,目光带着浓浓的淫意,和自己的丈夫对视:

    「你不就喜欢这样?」

    许明轩最受不了妻子这种眼神的挑逗,骂了声「骚货」,站在床边把圆涨的
龟头挤入屄口,慢慢插了进去,只觉里面更加濡湿,一边开始抽送,一边问道:

    「老婆,拍到视频了吗,让我看看。」

    齐玫粉靥一红,难得忸怩起来,低声说道:「拍了,你看了……不许生气。」

    许明轩大手在她屁股外侧一拍,笑道:「我能生什么气,快拿出来。」

    齐玫于是侧着身子,从旁边衣服里取出手机,找到那段视频,不好意思的递
给丈夫。

    许明轩没等点开,就发现视频拍摄的角度有点不对,疑惑的看了妻子一眼,
点开后,果然是女婿马小要拿在手里拍的,而且一开始就是女婿喘着粗气的问话
:「妈,这是我干爸……交给你的任务吗?」

    许明轩就是一楞,紧接着听到视频里妻子骚浪的回答,停下动作,表情有些
紧张的看向妻子:「小玫,你怎么……」

    齐玫脸上再次一红,心中微微忐忑,嗔媚着眼波说道:「你让我偷拍,我怎
么偷拍啊,上次我问他要那两张照片,他能猜不到?」

    「那也不能……」

    「怎么不能了。」齐玫索性直白地说了出来:「小要和你的心思完全一样,
与其瞒着他偷拍,被他发现,还不如……他配合着拍,不是更刺激?」

    「我……」许明轩张口结舌,脸上一阵红过一阵,既尴尬又窘迫,煞是精彩。

    「还不好意思了呀。」齐玫感觉体内鸡巴的硬度并没有下降,于是自己挺动
下体凑弄,眼神淫媚,说出的话也愈发大胆。

    「你把自己的老婆,他的丈母娘……都送上门给他玩了,说只是为了诺诺,
你自己相信吗?做都已经做了,还非要那层遮羞布干嘛,遮遮掩掩的,和小要在
一起,我觉得别扭死了。」

    许明轩知道妻子的话说得在理,也知道她就是这样直爽的性格,视频又是自
己央求她拍的,一来不好继续责备她,二来看着视频特写当中,女婿的鸡巴插在
妻子屄里进进出出,翻卷的阴唇,抽带出来的淫汁,妻子高潮时还喷了出来,看
着确实刺激异常。脸上不自在的笑着,一边重新开始抽插,一边在心里权衡着什
么。

    齐玫看着自己的丈夫,目光闪动了一会。等那段视频播放完,忽然把丈夫的
上身拉低,嘴唇凑到他耳边说道:「明轩,你不是想让我……把悦容拖下水吗?

    我觉得小要他……」

    短短一句话,果然立刻把许明轩的注意力转移过来:「小要怎么了?」

    「看他今天的说话和眼神,我觉得他对悦容,好像有那种意思。」齐玫继续
说道。

    许明轩的兴致完全被勾起,兴奋的扳过妻子的脸:「真的?他说什么了?」

    齐玫于是把中午和女婿做爱的最后阶段,那些对话和眼神交流,对丈夫耳语
了一遍。

    许明轩听得眼神越来越亮,之前心里的不快尽去,压着妻子的肉体,大力动
作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许语诺已经回到了家中,婆婆苏悦容听她说并没有在那边吃饭,
坚持着到厨房给她重新炒了一个菜,许语诺坐在餐桌旁吃着,面对老公和婆婆投
来的疑惑眼神,解释说爸妈出去了没在家,自己反正没什么事情,就回来了。

    看到儿媳诺诺俏丽的脸蛋笑意盈盈,不仅不像有心事,比前几天还轻松不少
的样子,对于她一个人跑去XX雅苑,同样有点心里打鼓的苏悦容于是放下心来,
继续去忙家务。

    因为同样的原因,马小要一直半悬着的心更是安定不少,把儿子抱在腿上,
坐在许语诺旁边,笑呵呵的看着她,也不说话。

    许语诺嗔了他一眼,简单吃完,自己拿着碗筷进厨房刷洗,然后帮着婆婆给
卓卓洗澡。

    急于想知道妻子为什么会去岳父母那边,而且预感告诉自己,今天晚上妻子
会带回来一个好消息,马小要在妈妈房间稍呆了一会,就回到了楼上小夫妻俩的
卧室。

    裹着浴巾的许语诺淋浴完出来,正要去衣柜里找睡衣,被跳下床来的马小要
从身后抱住,接着抱到了床上,面对面搂在怀里,笑嘻嘻说道:「一会还得脱,
不嫌麻烦啊。」

    许语诺美目流波,与老公对视了一会,开口说道:「把手机给我。」

    马小要楞了一下,意识到什么,跟着脸上一喜,从旁边拿过手机递到妻子手
里,然后把手伸进浴巾,抚摸她滑腻的臀肉。

    许语诺熟练的翻了几下,果然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发现居然是一段视频,犹
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晃动的画面中,老公马小要和母亲齐玫交合中的湿淋淋性
器,立刻闯入了她的眼帘,同时进入耳中的,是激烈抽插的响动,老公的问话,
母亲的回答。

    虽然对母亲在性爱方面的大胆,和父亲的淫妻心有所准备,但母亲如此直白
的说出父亲的心理,并且让自己的女婿拍摄这种视频,还是让许语诺瞬间羞耻得
不行,下意识的想要关掉视频,却又强忍着看了下去。

    短短四五分钟的视频结束,许语诺看得靥红似血,直透耳根,「啪」的把手
机拍在马小要胸口,紧咬着嘴唇,羞媚的两眼,直直盯着他的眼睛。

    视频刚一打开的时候,马小要就察觉妻子弹翘的臀肉,在自己手掌下蓦地收
紧,之后也几乎一直紧绷着。此刻听着妻子微促的鼻息,马小要一边嘴角坏笑的
与她对视,一边慢慢把手移向她胯间。

    许语诺知道他想做什么,却没有拒绝。果然,马小要的手指刚来到私处,便
触摸到了一片津湿。

    察觉马小要的手指想要再往里摸,许语诺伸手抓住拉了出来,眸光来回闪动,
继续看着自己老公,半晌说出一句:「我答应你了。」

    「我爱你老婆。」马小要瞬间狂喜,搂过妻子的脸就要吻她。

    「等一会,听我说。」

    许语诺抬手推开他,在马小要静下来聆听的表情中,轻声说道:「你也看出
来了,这几天,对于你和我妈,我并不反感,有时候也觉得,是挺……刺激的,
但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马小要「嗯」了一下。

    许语诺接着说道:「虽然我心里明白,我妈接近你是出于爸妈们为我好,也
是为了我们好,你和我妈这样,也是我同意了的,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里
还是感觉不舒服,或者说,觉得有点……孤单。」

    「孤单?」马小要目光疑惑。

    「嗯,就是孤单。」许语诺说道:「我知道这几天,你一直小心翼翼的哄着

    我,怕我生气,但我还是觉得有点孤单。这种感觉,自从我们在一起后,过
去十年当中从来没有过。我想来想去,是因为过去我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两
个人

    一起。就算怀卓卓之前我们一起去夫妻交友,虽然我心里并不怎么喜欢,但
我愿意满足你的想法,愿意陪着你去体验和尝试,我们的心还是在一起的。」

    马小要又「嗯」了一声,用眼神鼓励妻子说下去。

    许语诺瞥了他一眼,接着说道:「这次你和我妈,虽然我是知道也同意了的,
可我心里明白,你们俩和以前的夫妻交友不一样。这么多年,我知道我妈有多心
疼多喜欢你,也知道你心里对我妈很亲,所以你们两个在一起,虽然对方是我妈,
我还是会吃醋。你们俩在一起,你回来后对我说你们的细节,我听着感觉自己是
一个局外人,你不说或者我不让你说,我更感觉自己是局外人。这种感觉才是让
我不舒服,和孤单的地方。」

    「所以,你终于决定参与进来,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做,这种不舒服和孤单的
感觉,就会没有了,对吗?」马小要试着总结她话中的意思。

    许语诺投给他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继续说道:「这几天,我想了很多。虽
然你期待的事情,在世俗眼中太过于大胆,但就像兰姨和建明哥一样,也不是没
有。可我还是在犹豫,这样做到底好不好。所以我今天去了爸妈那,想看看我爸
我妈,在我妈和你做了之后,他们是不是真的快乐。」

    「你不是没见到他们吗?」马小要问道。

    「见到了,他们没看到我。」

    许语诺把傍晚去爸妈那的经过说了一遍,马小要这才明白了,妻子回来后为
什么是一副放松的心情。

    许语诺讲述完毕,瞥了一眼马小要,小声说道:「老公,以前我们住对门的
时候,你应该也知道我爸……因为我妈的那种事情和我妈打过架,背地里争吵就
更多了。那几年,我真的非常害怕他们会离婚。所以他们这么多年,一路走过来
不容易,我是这段时间才想明白了,应该是因为我爸的淫妻心理,他们这些年夫
妻感情才会越来越好。」

    对于岳父母很早之前的一些事情,马小要当然也有所了解,但却是第一次听
妻子亲口提起。识趣的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听着,点头对妻子的推断表示赞同。

    许语诺接着说道:「今天傍晚,看到我爸我妈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我心里
才真正想通了,人一辈子不过几十年,能去做想做的事情的时间更短,没必要活
那么累,想得太多。重要的是和最亲的人在一起,幸幸福福开开心心的。」

    许语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既然我爸我妈,这么喜欢这种事,喜欢刺激,
那天晚上我们偷听你爸妈,你爸的意思也想让你妈和你……而且你又这么期待,
那我就正式答应你,和你一起去做这件事。只有这样,我才不是一个局外人,才
会感觉到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不管多么羞耻,多么违背世俗,我们都在一起,
共同面对。」

    听到这里,马小要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一把扯掉妻子身上的浴巾,抱
住她狠狠地亲吻起来:「你太好了老婆,我爱你,无论怎样,无论何时,我们的
心都永远在一起。」

    没吻几下,又被许语诺用力推开:「我还没说完呢。」

    马小要大手揉搓着她胸前丰挺的雪白双峰,涎着脸呵呵笑说:「还有什么呀,
我都听你的。」

    「样儿。」许语诺羞嗔着他,说道:「你和我妈也就算了,你和你妈怎么样,
我也不管,但是我……还是那两句话,一是让我慢慢来,不许勉强我做任何事,
二是如果我爸和你爸……不愿意接受我,我就停止,你不许怪我,知道吗?」

    「当然了,我全听你的。」

    马小要喜不自胜,笑得大嘴几乎要咧到耳朵根,再次做出承诺。飞快的脱去
身上衣服,赤条条的跪在妻子身旁,笑嘻嘻拉起她的纤纤玉手,放在早已坚硬如
铁的粗壮鸡巴上。

    许语诺咬着嘴唇,轻轻撸动着手中的鸡巴,想到中午的时候,这根东西不知
道在自己妈妈身体里祸害了多长时间,表情当中已经没有了周二晚上的幽怨,娇
俏的脸颊红云一片,再就是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浓浓春意。

    「老婆,你一个多星期没给我用口了。」马小要面带坏笑,往前轻挺了一下
鸡巴。

    「样儿。」许语诺嗔他一眼,明白坏老公的下流心思,既没说拒绝,也没说
同意。

    马小要嘿嘿一笑,不继续请求或劝说,而是转身趴到妻子身上,用69式先
给她用嘴。

    沐浴过后的许语诺,满身馨香,即便是从粉嫩屄口溢流出来的晶莹爱液,也
全无异味,散发着淡淡的咸香。马小要如尝甘露,灵动的舌尖在阴牝间飞舞,如
同穿花蛱蝶,又似勤劳的蜜蜂。

    另一端的许语诺娇靥微晕,纤纤柔荑轻捋着近在眼前的粗壮肉茎,慢慢张开
红润的樱唇,香舌在冠状沟上舔弄几下,将老公中午还在妈妈体内作恶的鸡巴,
一点点含入口中。

    马小要将头抬离胯间,穿过两人的身体间隙,看向为自己口交的妻子,满目
狡黠。许语诺一边轻吞慢吐,一边回望着他,两眼嗔媚。

    如此狎玩一会,马小要调转身体,将鸡巴顶入妻子体内,伏在她身上轻插缓
送。

    坏笑的凑到耳边小声说道:「老婆,你妈答应我,下次把他们四个人做爱的
视频带给我,我们俩一起看,让你预预热,嘿嘿。」

    低声呻吟着的许语诺听了,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俏丽的脸颊愈发羞晕,玉
指在老公腰间轻轻一扭,抬臀迎合,声音娇腻:「要我,老公……」

    马小要一边轻吻爱妻的嘴唇,一边加快了速度。

    「未完待续」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18_10_14 10:27:59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笨蛋英子 加上 50 银元!

喜欢笨蛋英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