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恋如雨止】第九章-第十章(小姨的特别治疗,乱伦,剧情,单女主,无绿)
送交者: Yunalesca[♂☆★声望品衔7★☆♂] 于 2024-02-11 19:59 已读 25038 次 12 赞  

Yunalesca的私房频道

【恋如雨止】第九章-第十章(小姨的特别治疗,乱伦,剧情,单女主,无绿)

作者:Yunalesca(Grey)

2024年2月12日首发于 SIS001/禁忌书屋 

本次更新字数:15131 cool18.com

(以下为正文)

## 第九章 浸润在雨中的乐章

 

“我不知道。”

 

面对她的步步紧逼,杨寻终于投降,认命般地承认道。

 

过了一会儿,他才抬起头,对沉默着的沈安昕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最近才猜到的。”沈安昕轻叹一声,道,“这两天,我回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比如,你从小就不敢一个人过马路;又比如,教你玩魔方的时候总是玩不好。”

 

“这就是你说的,心理疾病的根源吗?”杨寻感觉自己像是赤裸着一般站在沈安昕的面前。这是他从未对别人提起的秘密,哪怕是对父母。

 

很小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是个色盲。画家杨雨霁的儿子,怎么能是个色盲?

 

所以他将这件事隐瞒下来。因为他的聪明,隐瞒一直进行得很顺利。

 

为此,他要做一些过激的事情来分散周围人的注意力,他还要和父亲学习画画......这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人知道这个秘密。

 

直到高中生物课上,他才明白,色盲是一种伴X染色体隐形传染病。他可能遗传了来自母亲的隐性基因,导致自己的色盲。

 

“不完全是。”面对杨寻失魂落魄的样子,沈安昕继续道,“我认为,你感受到的疼痛,是一种内在情绪的外在表现。这种情绪,是你对无法完成手中事情的担心,或者说焦虑更加准确。”

 

“焦虑?”

 

“是的。你在焦虑,在害怕,或许是因为色盲,或是别的原因,你在害怕,自己画不好,做不好。”沈安昕肯定道。

 

“那,之前,我为什么没有疼痛感呢?”

 

“我认为,你之前那些出众的破坏性,或是故作老成的样子,都是焦虑的一种体现。疼痛,只是一个新的宣泄口。”沈安昕道。

 

杨寻没有想到,沈安昕居然会如此了解自己。甚至比他自己,更加了解。

 

他在庆幸,还好发现这些的,是沈安昕。

 

那夜之后,他已经把她当作最亲近的人。所以,被她发现这个真相,他的心中没有太过抗拒,反而升起了一丝希望——说不定,她真的能帮助自己修复这个问题。

 

“那,有什么办法解决吗?”杨寻压抑着心中的悸动,问。

 

“焦虑,是绝大部分人的一生之敌。只能想办法缓解,或是排解,无法彻底驱除。”沈安昕摇摇头,分析道,“大脑里的血清素可以有效抑制这种情绪,但一些常规方法,例如食疗、光疗、体育锻炼等,产生的少量血清素恐怕无法解决你的问题。剩下的,就是一些精神类的药物——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我明白,我也不愿意去吃那些精神药物。”得到不太乐观的答案,杨寻顿时低落道。

 

“不过,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思路。”沈安昕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之所以想起让你重新开始绘画,其实是因为这个。”

 

说着,她从包包里取出一张叠好的试卷——那是一张杨寻之前做的物理试卷,上面画着一个可爱的卡通涂鸦。

 

“这是照着我画的吧?”沈安昕点了点头,满意道,“卡哇伊(可爱)内~”

 

杨寻白了她一眼,道:“哪有这么夸自己的。”

 

沈安昕一记手刀轻砍在杨寻脑门上:“和你说正经的呢。当时,你为什么可以画出这幅画?”

 

“可能,是因为比较简单,我随手画了出来,自己都没意识到?”杨寻猜测道。

 

“我觉得,不太准确。”沈安昕摇摇头,道,“这幅画,可以说是以我为蓝本加工出来的。你需要先观察,然后做对应的修改,显然不符合‘无意识’的情况。”

 

“我觉得,你能画出这幅画,和我有关。”沈安昕看着他,郑重道。

 

杨寻看着她自信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

 

“笑屁啊!”

 

“哎呦,轻点!”

 

“讨打!和你说正事呢,还敢笑话我。”沈安昕气鼓鼓道。

 

”好吧,我错了。“杨寻赶紧回想起那天的情况,道,“确实,那时候,我就…觉得你,特别漂亮,我的注意力一直都在你身上,然后,就画出来了。”

 

“只是漂亮?”沈安昕的眉毛扬起小丘的形状,疑惑道。

 

“还…还有性感。”杨寻喉结动了动,诚实道。

 

“对嘛,和我想的一样。”她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道,“Salvation lies within(救赎之道,就在其中)。”

 

杨寻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咽了口口水,道:“当时,我尝试着去完善一些细节…但是,失败了。”

 

“或许,是当时不够性感呢?”

 

她眨了眨眼,咬着下唇,轻柔的声音像鹅毛一般,拂过杨寻颤动的心房。

 

***

 

沈安昕的性感疗法,果然奏效。

 

他尝试着以躺倒在沙发上的沈安昕为模特,短短十几分钟,就速写出她的身体轮廓——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手竟然没有传来疼痛。

 

与此相对的,他的下身倒是硬邦邦的,被裤子束缚得有些难受。

 

短小的浴巾,一端露出饱满的半球,一端露出黑色的内裤,这样的刺激,谁能把持得住。

 

他把这副半成品取下,递到维持躺倒姿势的沈安昕面前。

 

“哇欧~”沈安昕吹了声口哨,道,“我说什么来着,这招果然有用,对吧!”

 

杨寻点了点头,不再掩饰心中的兴奋和喜悦。

 

“要不,你就把这幅画画完,交过去?”沈安昕怂恿道。

 

杨寻有些意动,却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他才不要,画出这样性感的沈安昕,交给其他人欣赏。

 

“对对,这才是你。”沈安昕点点头,满意道,“这幅,改天再去完善。现在,你去画你的‘杯具’吧。”

 

“这‘杯具’可是拜您所赐啊。”杨寻收起画纸,苦笑道,“刚才是画你…如果是画这个杯子,我不确定这个方法能继续奏效。”

 

“那就试试吧。”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浴巾,道,“你只管画,剩下的交给我。”

 

她拉着杨寻回到画凳旁,在他的耳边轻声道,“性感…可不会限定于视觉~”

 

沐浴后的沈安昕,身上传来熟悉的馨香味道,撩拨着杨寻的神经。

 

拂过耳后的气流,更是让他已经勃起的下体不争气的跳动了两下。

 

他在画凳上坐下。沈安昕搬过厨房的椅子,坐到了他的身后。

 

正当杨寻将精神集中于玻璃杯时,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陷入了柔软的怀抱。

 

她从背后抱住了他,胸部的弹性隔着浴巾和他的睡衣依然清晰传来,温热的鼻息流连在他的耳后、他的发梢,他的脖颈。

 

杨寻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注意力立刻从杯子上转移到身后。

 

“不要停下,小杨寻。”她有些沙哑的声音在耳边传来,“继续你的画。”

 

杨寻强忍住心中的悸动,继续观察灯光下的杯子。

 

让他惊讶的是,在这个注意力无法完全集中的时刻,杯子的轮廓,竟然清晰的映入了他的脑海。

 

他拿起画笔,立刻开始创作。

 

沈安昕继续着自己的动作。她的身体几乎是贴在杨寻身上徐徐起舞,却又控制着力度,不会直接影响杨寻的画笔。时不时还用气息和舌尖挑逗着杨寻身后裸露的皮肤。

 

杨寻的心跳早已奔腾,跨下的肉棒也坚硬如铁。但他画画的右手,却越来越稳定。虽然皮下的组织仍有些隐隐作痛,但他依然能精准的控制画笔,绘制出所需的线条。

 

“嗯,小杨寻,就是这样。你真棒~”耳边传来她鼓励的声音。

 

他深吸口气,那标志性的香味中,多了一丝粘腻的情欲味道。

 

杨寻完成了背景和被子的轮廓。接下来,是最艰难的部分,花纹、细节、光影。

 

他有些累了,不光是因为画画,也因为沈安昕持续的挑逗。

 

精神状态开始下降,身后的诱惑也渐渐降低了等级,手上的痛楚开始加剧。

 

“啊,不行!”他忍不住痛呼出声,铅笔再次掉落在地。

 

正当他打算起身调整时,被她轻按在肩膀上阻止。

 

“继续,小杨寻,相信我。”

 

她蹲在他的身前,为他拾起了铅笔,递回他的手里。

 

然而,她没有站起身回到原位,而是伸出两只手,抓住杨寻的裤腰向下掀开,将他囚禁已久的肉棒释放出来。

 

没等杨寻作出反应,她张开檀口,轻轻含住了肉棒粗大的尖端。

 

杨寻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她却向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继续工作。

 

看着明艳动人的她在身下淫霏的模样,杨寻的肉棒瞬间恢复巅峰的硬度和尺寸。手上传来的疼痛也立刻被驱散了大半,进入可以忍受的范围。

 

沈安昕被他突然的坚挺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只能先将肉棒稍微吐出一点。但龟头的尺寸太大,她的牙齿不小心磕到了龟头的边缘。

 

疼痛让杨寻吸了口凉气,手上险些画错了一笔。

 

“对不起,对不起,我第一次这样……”沈安昕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继续,我保证注意!”

 

杨寻不敢看她,心中想到她这样做的动机,手上的疼痛又淡化了几分。他赶紧抓住机会,继续刻画酒杯的细节。

 

他是下午洗的澡,几个小时以来,下面已经积累了略显浓厚的体味。

 

她嗅到了,却只是皱了皱眉,双手握住肉棒,努力将小嘴张开,再次吞下龟头。

 

这次,她没有再轻举妄动。一边用双手抚摸套弄着肉棒,一边用舌头挑逗着龟头和冠状沟。

 

这样的姿势使她分泌出大量的唾液,为了不流到地上,她只能一边吸吮、一边吞咽,将混杂着他体臭的唾液吞进肚里。

 

殊不知这样的动作,让杨寻舒服得眼前一白,龇牙咧嘴。再次险些毁掉了这副完成了一半的画作。

 

“沈安昕,等等……”

 

杨寻轻轻碰了碰她的脑袋,示意她先暂停。因为,他好像快要忍不住了。

 

但这幅画,需要更多的时间。

 

沈安昕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吐出沾满口水的肉棒,小手依然轻轻抚弄着它,使它维持在坚挺的状态。

 

目光专注在杨寻的右手上,一旦发现他出现原来的症状,她会立刻继续刚才的“疗法”。

 

十来分钟后,当杨寻向她求助,她再次将肉棒一口吞下。这次,她吞得更深。口腔内部的温暖烫慰着他的身心,让蠢蠢欲动的疼痛再次远去。

 

她开始慢慢吞吐着肉棒,手也从棒身逐渐转移到下方的阴囊和睾丸。

 

在加倍的快感作用下,杨寻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他的大半注意力都集中在身下佳人的侍奉中,但眼睛和手依然可以精准的完成工作。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又或许,是她全心奉献换来的机会。

 

杨寻抓紧时间完成画作的光影细节。可能会略有误差,但他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极限,甚至达到了他过去的巅峰水准。

 

他的心里却没有丝毫放松。随着她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熟练,快感的浪潮也积蓄得越来越高。杨寻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终于,当她尝试着将肉棒含到喉咙深处,那火热而柔软的束缚感,让他再也忍耐不住。

 

好在,与此同时,他也画完了这幅素描的最后一笔。

 

积攒的浓浆在她嘴里爆发式的激射出来,瞬间冲到了沈安昕的喉咙里。

 

她狼狈的向后退去。担心影响他的发挥,沈安昕只能果断放开肉棒,向后坐倒。

 

残存的精液继续向前喷射,沾染在她的俏脸和发丝上。

 

她捂住小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才将喉中粘稠腥臭的精液咳出。没有多余的力气,只能任由一部分从嘴角流出,另一部分则顺着喉咙滑入肚子里。

 

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她勉强站起身,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污渍,嗔怪地看了杨寻一眼。却发现他的状态有些奇怪。

 

“完成了吗?”

 

之前,嗓音的沙哑是她为了勾引他刻意压低的,现在的沙哑却是承受他的喷射后被精液呛的。

 

好心帮他却这样对自己,沈安昕这次非得教训教训这熊孩子不可。不过,在此之前,她需要确定杨寻是否完成了作画。

 

杨寻看了一眼画,沉默着点了点头。

 

他似乎并不关心那个。他的眼里,只剩下衣冠不整、狼狈不堪的沈安昕。

 

他站起身,任由睡裤和内裤滑落到脚底。喷射后的肉棒不见丝毫疲软,反而恢复了坚硬,倾斜着指向面前的异性身体。

 

沈安昕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下意识退后了两步。

 

杨寻双脚互踩,摆脱裤子的束缚,再次前进了两步。

 

沈安昕再次后退,本想出言制止,后腰却不小心撞到了餐桌上。

 

“叮”地一声轻响,随着餐桌的晃动,原本放置在中间的杯子被撞倒,向餐桌的对面边缘滚落而去。

 

沈安昕发觉不对,赶紧转过身,伸出手去够玻璃杯。

 

其实,刚开始摆好造型的时候,她就已经拍摄了照片作为对比。但此刻的沈安昕却关心则乱,下意识想要抢救这个关键的道具。

 

她扑倒在餐桌上,终于将玻璃杯挽救于跌落的边缘!

 

还没等她松了口气,便听到身后传来的急促脚步声。

 

紧接着,一具身体压倒在她的身上,打断了她起身的动作。

 

欲火焚身的杨寻敏锐的抓住了这次机会,他扑倒在沈安昕身上,伸出手掀开浴巾的下摆,扯下她的黑色内裤,坚挺的肉棒就这样径直向前怼了进去。

 

或许是因为肉棒上残留的精液和口水,或许是因为刚才的男性味道让沈安昕的内里早已湿润。杨寻,竟然就这样,再次进入了沈安昕的身体。

 

“啊~!好疼!你干嘛啊?”

 

剧痛和委屈让沈安昕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拍打着杨寻的杨寻的大腿,带着哭腔控诉道:“你...你个混蛋,居然这样对我!”

 

杨寻也痛,虽然被强烈的快感对冲,但这样的疼痛也让他清醒了三分。他控制着肉棒缓缓退出,发现上面带着淡淡的血丝。

 

他这才想起,跨下的人儿两天前刚被他破处。更何况,刚才的动作,是那样鲁莽而粗暴。

 

“我……”杨寻羞愧道,“沈安昕…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我这就出来……”

 

“你…还出来个屁啊!”沈安昕没忍住爆了粗口,“你还能怎么了?猪瘾犯了,想拱人了呗。”

 

她的身体一软,声音中透出一丝慵懒的无奈:“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轻点,慢点,再把我弄疼了,可饶不了你~”

 

杨寻如获大赦,开始慢慢开始前后耸动着身体。

 

上次他就发现,沈安昕的蛤口生得靠后。这样后入的姿势,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契合。当他将肉棒插入她的深处,他的腹部贴住她的臀部,杨寻俯下身体,让胸膛抚摸着沈安昕的后背。这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就这样一直趴在她身上的冲动。

 

沈安昕的身体扭动了一下,不满道:“起来啦,你重死了。”

 

杨寻尴尬地起身,听到沈安昕嘟囔道:“我可没劲了,你快点完事,好让我去休息。”

 

“好的,好的,我尽快,尽快。”

 

杨寻双手搭在沈安昕的腰间,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他依然像上次那样,一边抽插,一边尝试着开拓新的领地,进入她的更深处——或者说,让她紧窄的膣内,一次次重新变成他的形状。

 

“呜呜~太…太深了……”

 

当他的肉棒再次冲到尽头,龟头顶到一团龙眼般柔中带韧的嫩肉上时,沈安昕再次发出小猫般的呜咽。

 

可是,杨寻的肉棒,依然还有一小截没有进入。

 

他尝试着再次用力推进,却换来她不满的痛呼和挣扎。他只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次次插入拔出,一次次挤出她体内的爱液,一次次轻轻撞击那团花心。

 

“嗯~嗯~你…在哪学的……怎么,这么,舒服,啊~啊~~”

 

杨寻受到鼓舞,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伸出手,扯开碍事的浴巾,欣赏着沈安昕因为用力而显露出来的蝴蝶骨。

 

这是只有长期运动才能拥有的性感。杨寻忍不住抚摸着那里,她却娇笑着扭动身体躲避。

 

“别…那里痒,真的…杨寻!”

 

他只能改变目标。虽然被压在身下,那双巨乳依然在身侧暴露出饱满的边缘。杨寻将她的身体稍稍拉起,双手把住乳房,一边揉捏着,一边用它作为支点,加快冲击的速度。

 

沈安昕已经来了两次高潮。杨寻没有给她休息的时间,她只能任由他摆弄着身体,右手紧紧抓住害她被制服的玻璃杯——手上残留的精液沾在了杯壁上,让她需要用力才能稳住它。她双眼紧闭,痛并快乐的忍受着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欲望潮水。

 

“啊,啊,又…又来了……”

 

再次到达巅峰,她没有试图锁紧杨寻的身体。她累了,趴倒在桌子上,跟随着身体的感受,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杨寻继续勇猛的进攻着。他惊讶地发现,那团承受多次冲击的花芯,竟然开始有些松动的迹象。

 

他受到鼓舞,调整着肉棒的角度,不厌其烦地向着花心试探着、冲击着。

 

她的蜜汁被肉棒挤得无处藏身,只能随着抽插被带出体外,从两人交合的地方,顺着她的双腿缓缓向下滴落,在地板上汇成一小摊水痕。

 

“嗯…呜呜……杨寻,杨寻,你个混蛋,你个坏蛋……”

 

杨寻一边继续动作,一边接口道:“对,我是坏蛋,我是混蛋。沈安昕,你喜欢被我这个坏蛋压在下面吗?”

 

见沈安昕没有接话,他加大力度向前拱了一下,继续道:“喜欢吗?”

 

“嗯~臭小子。”谁知,沈安昕竟然嗤笑一声,慵懒道,“算了,就满足以下你的虚荣心吧~被你压着,很舒服,我很喜欢~”

 

杨寻有些开心,又有些恼怒。他双手卡住沈安昕的腰部,用最大的速度和力量向她的最深处捣了过去。

 

“呜呜~~~啊!”

 

他终于叩开了那道门扉,龟头顶开了花心,贯入其中。直到冠状沟被一道柔韧的肉环紧紧卡住,他的肉棒终于全部插入沈安昕的身体,再也无法寸进。

 

他到达了极限,扑倒在她身上,抽搐着喷射出体内的精华。

 

她的身体也在轻轻抽搐着。但她却昂起身体,反手搂住了他的背,轻轻抚摸着,让他一次次有力的喷射,全都注入她的最深处。

 

***

 

休息了几分钟后,她用脚踝精准的踢在他的胫骨上,痛得他一个激灵起身。

 

身体分开的瞬间,发出“啵”得声响。混合的体液随之从她体内涌出,落在刚才那摊湿痕上。

 

沈安昕站起身,皱着眉捡过餐桌上的浴巾,擦拭着下体的污渍。

 

“你…没事吧?”两次释放后的杨寻感觉到脚下一阵虚浮。他看着眼前行动自如地沈安昕,惊讶道。

 

“你说呢?疼啊。”沈安昕龇牙道,“这次,算是给你的奖励。下次再敢这样对小姨我,撩阴腿伺候。”

 

“你是,故意,没……”杨寻恍然大悟。

 

“是啊,不然怎么可能让你这么轻易得逞。”沈安昕瞥了他一眼,道,“恭喜你,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姑且允许你用我的身体放一次烟花庆祝吧,下不为例。”

 

杨寻点点头,默默拾起了裤子穿上。他看着自己画好的那幅画,心中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

 

或者说,这幅画为他带来的成就感,比不过沈安昕刚才的那几次绝顶。

 

转念一想,这两种成就,似乎并不冲突。今天,他再次超越了自己,达成了许久以来的夙愿。

 

沈安昕,用她的关爱与奉献,将悬崖边缘的他彻底拉了回来。

 

他小心的收起画,郑重的对沈安昕举了个躬,道:“谢谢你,沈安昕。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画画了。”

 

“嗯,收到。”沈安昕走到他身前,轻轻挠了挠他的头,道,“小杨寻,加油吧,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潜力。”

 

“我会的。”杨寻抬起头,看着眼前被他蹂躏过的赤裸身体,郑重道。

 

“这里,就交给你收拾了。我这澡算是白洗了,现在得去里面泡一会。晚安啦,小杨寻。”

 

杨寻默默咀嚼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他整理好客厅之后,本想清洗一番,却有些奇异的不舍。舍不得,沈安昕的味道。

 

他径直回到卧室,他眼前浮现出她的脸,心中默道:“晚安,沈安昕。”

 

## 第十章 青山

 

午饭时间,杨寻破天荒的收到沈安昕的短信,让他中午回家一趟。

 

“过了!”沈安昕脸上洋溢着胜利的笑容,递过手机道,“我早上把你的素描扫描发了过去,然后,就通过了!”

 

杨寻划拉了一下沈安昕与对方的聊天记录,果然如她所说。

 

对方应该就是画室的创始人,褚青山老师。他对杨寻素描的功底非常认可,让他尽快到画室报到。同时,可以把资料先发送过去,由那边为他进行联考的报名。

 

沈安昕与褚老师约定了周末,说需要几天时间办理学校这边的手续。

 

“沈安昕,你是故意选择那个玻璃杯的,对吗?”杨寻压抑着心中的狂喜,问。

 

“是啊。你的强项在素描和速写,短板是色彩。我肯定要选个能一杆进洞的考核方法。”沈安昕点头道,“他告诉我,现在已经是集训中后期。如果你的水平没有比一般人强许多,那也没有加入他们画室的必要。”

 

“还是你考虑周全。”杨寻由衷感叹道。

 

“那必须的。我也是跟着…你爸学过一些绘画知识的。那时候你都还没出生呢。不说这些了,你快去准备吧,这周末就送你过去集训。”

 

“好,好。”

 

“还敢偷看?”沈安昕柳眉倒竖,一把夺回手机,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会窥探他人隐私了是吧。哎呦……”

 

刚才,杨寻心情大好,于是抓住机会看了一眼沈安昕的聊天记录——既然她把手机递了过来,想必也不会介意他稍微看看吧?

 

沈安昕捂着肚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才慢慢起身回卧室休息。杨寻发现,她走路的样子有些不自然。

 

“沈安昕,你怎么了?”他赶紧追上前,想要搀扶她。

 

“滚滚滚,我没事。”沈安昕余怒未消,皱着眉躲开了他的手。

 

“你骗人,都疼成这样了。”杨寻忽然若有所思道,“不会是我昨晚……”

 

“想什么呢?”沈安昕没好气道,“今儿早上大姨妈来了,再加上昨晚踢了被子有些着凉。才不是因为被你…那个坏东西弄的。”

 

看到杨寻一脸尴尬的样子,她扑哧一笑,转身道:“以前还觉得你挺正直一孩子,怎么脑子里那么多龌龊心思?果然是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

 

杨寻被训得一愣一愣的,等沈安昕回到房间,才对她的背影大声喊道:“还不是你教得好!”

 

他没有立刻回去午自习。想起沈安昕刚才痛苦的样子,他赶紧跑到小区外买了姜和红糖,煮了一杯红糖姜茶,用保温杯装着放在沈安昕的卧室门口。

 

刚下晚自习,杨寻心中挂念着沈安昕,三步作两步回到家。谁知道,她还是像之前那样,换上一身时尚而性感的装束,准备出门。

 

“不是姨妈疼吗?还出去喝酒啊。”杨寻看着她微微露出的小肚子,皱着眉道,“要不,这几天就别去了……”

 

沈安昕对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微微一笑,转身出了门。

 

她的态度很明显,不让杨寻干涉她的个人活动。

 

闻着残留在空气中甜腻的香水味道,杨寻有些懊恼,来到沙发上坐下。

 

杨寻想起中午偷看到的聊天记录。当时,他看到一个男人对沈安昕说,怎么好几天没看到了她,约她今晚去酒吧。当时沈安昕没有回复,杨寻本以为她不打算搭理对方,也就没太在意。

 

没想到,她还是去了。他完全无法干涉她的行动,甚至连建议权都没有。

 

杨寻有些难受。

 

他突然发现中午留给沈安昕的保温杯正杵在茶几上。打开一看,她甚至都没有喝过一口。

 

心意被她的高跟鞋踩在脚下。杨寻一怒之下,抓起保温杯对地上一扔。

 

飞起的杯子恰好砸翻了画架。花架上的一叠素描纸又恰好落在了地上的红糖水里。

 

陷入崩溃的杨寻躺倒在地上。他忽然想起沈安昕之前的“忠告”——不要让某个人成为你心中的锚点。

 

他本以为,发生那些事情之后,他和沈安昕的关系已经和之前不同了。

 

没想到,还是和之前一样。两夜的旖旎,或许真的如她所说,只是各取所需的体验。

 

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上脚下,杨寻再次感受到那股传遍全身的凉意。只是,这次来得更加快,也更加彻底。

 

回想起下午,他根本没有心思听课,一直在幻想着未来的时光。他重新拾起了年少时的雄心壮志,他规划着与沈安昕未来的宏伟蓝图和幸福生活。

 

但这一切似乎都只是虚妄。

 

罢了,他不再去想那些让自己难过的事情,就这样躺在地上,任宝贵的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走。

 

***

 

手机铃声打断了杨寻的“神游”。他拿起一看,是妈妈,立刻按下了接听。

 

隔着手机,他都能感受到妈妈脸上喜悦。他不禁有些自责,这么重要的消息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向妈妈报告。

 

“嗯,是的,正准备给你打过去呢。我已经被画室收下了,这周末去集训。”杨寻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妈妈开心之余,又问起他需不需要她过来照顾生活起居。

 

“不用了,妈,我在这边挺好的。而且…沈安昕也会照顾我的。”

 

“要叫‘小姨’。”心情大好的她,话语中没有责备的意思,“这次多亏了她帮忙吧?”

 

“是啊,多亏了她呢。”杨寻顿了顿,说了个善意的谎言,“是她自己让我别叫小姨的,说都把她叫老了。”

 

原来拒绝“小姨”的称呼,是因为他和沈安昕之间的亲情早已淡薄。但现在,他只是单纯不想强调自己和沈安昕的关系——哪怕这样只是掩耳盗铃。

 

“算了,你们从小就这样。安安也是,在你面前没点长辈的样子。”

 

“谁说不是呢?”杨寻赶紧抓住机会拉低沈安昕的辈分,“妈,我记得你说过,外公外婆走得早,沈安昕是不是相当于被你带大的?”

 

“算是吧。但她从小就懂事,又聪明。很多事情,都是她在替我拿主意。杨寻,如果她让你做什么事情,或是给你什么建议,最好是听她的。她…一直是个有办法的人。”

 

“好的,妈,我会听她话的。”杨寻有些言不由衷道。

 

“嗯嗯,她在吗?让她听听电话吧。”

 

“她…出去了,好像是学校有什么事吧。”杨寻连忙撒了个不太高明的谎。

 

“好的。她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你也要尽量多照顾她一些。”电话那头的妈妈停顿了一下,继续道,“特别是,让她少喝点酒。喝多了伤身体。”

 

与妈妈的通话让杨寻重新开始思考自己与沈安昕之间的关系。

 

荷尔蒙上头的他,压根没有考虑许多事情。例如,社会关系。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沈安昕与他之间,存在一条深不见底的鸿沟。仔细想来,他与沈安昕之间的阻碍,只怕比他与已经变心的前女友小夜之间的阻碍更大。

 

沈安昕一直都是这种理智的状态。因为,她根本没考虑过,会和自己在一起。

 

让杨寻难过的,也恰恰是这点。他会被沈安昕当作学生、当作侄子、当作病人,甚至当作一夜情的对象,却唯独不会当作可能共度一生的爱人。

 

而且,关于她,仍有太多的未知。虽然已经两次与她“坦诚相见”,但杨寻对他的了解,却没有增加多少。

 

以他现在的处境,也没有条件来更多的了解她。难道,要等到考上大学,或是正式走入社会,在开始吗?

 

不,不行。他等不了那么久。

 

他拿起手机,回拨了母亲的电话。

 

“妈,我想要一些钱。画室那边的费用,我不想让沈安昕帮我垫。而且,在画室的这段时间我可能要租房子,所以……”

 

“好的,我这就给你转。十万够吗?”

 

“用不了那么多,妈。”

 

“没关系,你先收着,不够再问我要。”

 

“那好吧。妈,家里…还有钱吗?”

 

“你放心,这些年虽然我没有出去工作,但你爸给我们留下的钱,足够衣食无忧了。甚至,连你以后娶妻生子买房的钱都是有的。之前,你文姨告诉我男孩子要穷养,所以一直没和你说过家里的情况。现在你已经成年了,也是时候让你知道了。这方面,你完全不用担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了。”

 

“妈,爸…当时就给我留了那么多钱吗?”杨寻好奇道。

 

“也不是。当时,他名下的存款只够我们基本的生活开支。不过,他的葬礼之后,有一位洪先生联系了我。他自称是你爸的合伙人,他们是私下签订的协议。他的手里,还有你爸的十多幅画,按照他们的约定,这些画他们各占50%所有权。”

 

“那,您和这位洪叔叔,见过面吗?”杨寻追问道。

 

“没有。他说他人在北京那边,平时也很忙,不方便见面。不过让我放心,他会在合适的时机将手里的画卖掉,并把我们应得的那份打过来。

 

“当时,我手里没有任何凭据,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不过,他说的应该是真的,这么多年,他陆陆续续打过来很多钱,连同每一幅画出售的全套手续。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当面感谢他。”

 

“妈,等高考完,我和你一起去找他吧。”杨寻道。

 

“也好。给你转过去了,收到了吗?”

 

“收到了,谢谢。妈,我去学习了,您早点休息。”

 

挂断电话,杨寻开始收拾客厅里的狼藉——这些,可不能让沈安昕看到。倘若让她看到自己幼稚冲动的一面,和她在一起的难度就更大了。

 

他一张张翻开红糖水浸润的画纸,看看还有没有能用的。这是他在妈妈的严格要求下养成的习惯。他从小到达的零花钱和生活费都紧巴巴的——他今天才知道,原来是拜他妈妈的闺蜜,那位文姨所赐。

 

翻着翻着,他忽然觉得有些精彩的点子从脑子里蹦了出来。再次看向被染上颜色的画纸,那被浸润的图案,就像是在老家见过的起伏山丘。

 

他翻看着一张张画纸,上面的图案也随之产生细微的变化。终于,他翻看到其中的一张,上面的图案,已经接近了他心中的那座青山。

 

看着那张原本要被扔进废纸篓的画纸,杨寻的眼前出现了那座风景妖娆的小丘。他在其中自在的遨游着,感受它每处靓丽的风景。

 

那动人的曲线,似乎还有沈安昕的影子。

 

***

 

“昨天没喝你的姜茶,今天改做饭了啊。”沈安昕大刺刺的一屁股坐上沙发,双腿落在茶几上,“生气了,想投毒啊?”

 

“没有。受你关照这么久了,想表达一下我的心意。”

 

终于完事了。杨寻解下围裙,端出做好的两菜一汤。这是他今天翘掉最后一节宝贵体育课的劳动成果。

 

“闻着味儿还行啊,在哪学的?”沈安昕到厨房拿过饭勺,却发现电饭锅的开关没打开,道,“得,夸早了。果然还是生气了。”

 

“没有没有,真的就是忘了。”杨寻擦了擦脑门上的汗,递过碗筷,道,“先尝尝菜吧。”

 

四季豆炒肉,西红柿炒鸡蛋,莼菜豆腐汤,这是今天下午照着手机上搜到的菜谱做的。

 

沈安昕也没客气,夹起一筷子四季豆炒肉送到嘴里。

 

见她沉默不语的样子,杨寻忐忑:“怎么样?我第一次做饭,要是没做好…请多担待。”

 

沈安昕点了点头,将嘴里的东西咽下,道:“这盐不错,有淡淡的四季豆味。”

 

杨寻连忙夹起一筷子,尝了尝,立刻吐在了餐桌上。

 

“靠,怎么这么咸,我照着菜谱做的啊!”杨寻百思不得其解。

 

“盐,三勺,你这菜谱哪找的?卖盐的人写的吧。”沈安昕笑道,“没事,剩下两个菜都还行,凑活吃吧。”

 

菜只剩下两个,饭还在煮,杨寻的大作战再次失败。

 

“沈安昕,你是不是在心里偷偷笑我?”

 

“没有的事。你是了解我的,我要想笑你,那可忍不了一点。”沈安昕一脸正义的否定道,“我是在想哈,昨天,果然还是生气了。”

 

“我没……”

 

“那你把保温杯扔哪去了?不生气会扔了吗?”沈安昕笑道。

 

“…行吧,我承认,当时是有点生气。”杨寻有些不满道,“知道我生气,你怎么还是出去了呢?”

 

“我觉得,你是个聪明人,用不着我再说相同的话。”沈安昕点头称赞杨寻做的汤,道,“你看,现在不是想通了吗?”

 

“行吧。那你晚上喝了酒,早上再开车过来,没问题吗?”杨寻只好换个角度继续这个话题。

 

“放心吧,我肝功能好得很,代谢酒精能力也很强。早上开车,不会有问题。”她继续吃着面前没放盐的西红柿炒蛋。因为,杨寻找到的做法是,放一袋番茄酱来调味。这样做的成果意外的好吃。

 

“那,你喝醉过吗?如果,我是说如果哈,你不知道自己喝多少会醉,也挺危险的……”

 

“我喝醉过,也知道自己喝多少会醉。”沈安昕不满的看了杨寻一眼,道,“让不让吃饭了,怎么总聊喝酒的事儿?怕我在外面酒后乱性啊?”

 

“没有,是你姐,我妈昨晚嘱咐的,让我劝你少喝点酒,伤身体。”杨寻连忙解释道。

 

“那我也劝你,少管闲事。她要有事让她自己找我。”

 

杨寻呆滞的看着沈安昕,他还第一次见她发这么大火。前天晚上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她都没有生气,怎么今天说两句话,就把她气成这样?

 

“好吧,那以后不聊这个了。”杨寻果断认怂道,“那,今晚可以不出去吗?”

 

“又怎么了?”

 

“我想画画了。”杨寻小声道。

 

“行吧,看在你…这顿饭的份上。”沈安昕语气看到他小心翼翼的样子,语气终于软化下来,“不过,先说好,以后别再做饭了,我怕你把我厨房点了。”

 

杨寻听到前半句,本想立刻表态“再接再厉”,听到她急忙加上的后半句,才明白这顿饭算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了。他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晚自习后,他回到家,沈安昕已经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了。

 

“今晚想要模特,还是助手?”沈安昕擦着湿漉漉的头发,道。

 

“模特。”他的目光流连在峰峦峡谷之间,勉强道,“我…我帮你吹头发吧。”

 

站在沈安昕身后,一条浴巾根本阻挡不住他发现美的眼睛。况且,还有湿漉漉的头发与吹风机的噪音当作掩护。

 

从上方看,两个鼓鼓囊囊的半球更显丰满。他动了邪念,故意让风路吹过那条深沟之间,收获了一瞬间的美景和她的两个白眼。

 

“到底是年轻人,这么快就硬成这样?”沈安昕调笑道。

 

“还不是你害的?”杨寻不服气道,“你怎么知道,老年人看到你不会这样?”

 

“你确定要在这一点上和我斗嘴吗?”沈安昕斜睨着他,道,“我怕你这小醋坛子招架不住,又生气。”

 

“好,好,我乖乖做事,少说话,行了吧?”

 

“也不是这意思。”沈安昕注意到他的目光有些不对劲,羞道,“你往哪儿看呢?”

 

杨寻看到一个白色的线头悄悄溜出沈安昕的内裤,出现在她的大腿内侧。他原本以为是浴巾脱了线,刚才看清,发现它是直接从内裤里伸出来的。

 

“这个是?”杨寻按捺不住好奇,问。

 

“卫生棉条啊,少爷。”沈安昕像平常那样揉了揉他的头发,道,“说起来还得谢谢你。和你做了之后,就不用担心被棉条捅破了。这可比之前用的那些卫生巾好用多了。”

 

“噢,这样啊。”杨寻继续吹着她的头发,道,“那,这玩意是要,塞进去?”

 

“对啊,这是导管式的,先一起塞进去,再把导管取出来。”沈安昕笑道,“每四小时换一次,期间可以和正常人一样运动。说起来你都不信,棉条插我的次数,可比你的次数还多。”

 

听到这样赤裸裸的挑衅,杨寻的下身不自觉地跳动了一下。

 

吹完头发,沈安昕继续以前天的姿势给杨寻当模特。

 

在完成这副素描的时候,杨寻满心都是昨天被弄脏的画纸送来的灵感——青山。他仔细观察并复刻着沈安昕的身体细节,不禁感叹,这个女人,真是性感到了骨子里。

 

“画完了?”沈安昕见杨寻没有再动弹,便起身撑了个懒腰。

 

“差不多了。”杨寻递过画纸,道,“我没有可以下笔的地方了,但又觉得它总是差了些什么。”

 

“嗯,我觉得挺不错的。真羡慕你啊,能有个身材这么好的模特。”沈安昕臭屁道。

 

“脸也很好看。”杨寻补充道。

 

“嗯嗯,孺子可教。”沈安昕肯定了他的真诚,道,“还画吗?”

 

“今天不了吧,辛苦你了,沈安昕。”杨寻有些不好意思道,“快穿上睡衣吧,着凉了的话,肚子还得疼呢。”

 

“知道啦。”沈安昕摆摆手,道,“你小姨我身体不知道多好。昨天是意外,一般情况下都不带痛经的。”

 

杨寻好说歹说,终于让她答应这几天不喝冰啤酒。

 

“亏你想得出来!”沈安昕闻了闻杨寻用热水问好的啤酒,皱眉道。“这啤酒加热之后喝起来怪怪的。真是糟蹋东西啊。”

 

“特殊时期,忍一下。”杨寻陪着笑,道,“等过了这几天,我保证不来烦你。”

 

深夜,杨寻走出卧室,果然发现沈安昕又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他蹲在她面前,仔细端详着她的睡颜。

 

她呼吸平稳,眼角也没有泪痕,只是眉心仍蹙着,像是凝着一团化不开的愁云。

 

他为她掖好被子,在她眉间轻轻一吻。她睡得很沉,只是眉头稍稍舒展了些,没有其他回应。

 

杨寻不舍得着就这样离开,索性来到画架前,夹上一张新的画纸。

 

他看着沈安昕,开始描绘心中那座青山的轮廓。


贴主:Yunalesca于2024_02_11 20:02:33编辑

广而告之:AI在线脱衣「点击」立刻脱掉女神的衣服!
喜欢Yunalesca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Yunalesca 的私房频道]·[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帖]·[-->>回复本帖]·[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Yunalesca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帖: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Login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帖主社区动态...






[ 社区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

Copyright (C) cool1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