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从绿开始的轮回仙道】第6-7章 桃花坞里桃花仙
送交者: 少典[☆★声望品衔7★☆] 于 2024-04-02 17:41 已读 9582 次 1 赞  

少典的私房频道

            第六章 桃花坞里桃花仙 cool18.com

  听到荒宝说不等大师姐回来,便要去桃花坞,月真吃了一惊:「大师姐交代 过,让我们在镇上等她回来的,怎么能擅自离去。」 cool18.com

  荒宝道:「大师姐走之前连去多久都没说,难道她去一个月,我们便在此干 等一个月么?」 cool18.com

  月真迟疑道:「可如今大师姐不在,遇到危险我虽不惧,却难护你周全。」 cool18.com

  见月真语气已有些松动,荒宝趁热打铁道:「你也说过那桃花妖十分弱小, 不难对付,而且上次在荒庙遇到的那三个人都不是你的对手,只不过是大意才输 了一招,这次咱们小心点,肯定没事的。」 cool18.com

  月真思索片刻,还是摇摇头道:「不行,咱们都走了,大师姐回来找不到人 怎么办?」 cool18.com

  「咱们两个去桃花坞,留风残在这等大师姐不就好了?」 cool18.com

  荒宝早料到月真会有此问,趁机把准备好的答案说了出来,只要能甩掉那个 丑八怪,他可不关心能不能捉到桃花妖。 cool18.com

  谁知听了荒宝的话,月真立刻道:「不行,若真要去,便要带上风师弟。」 cool18.com

  这下大大出乎荒宝意料,急道:「带他干嘛,你不是说得有人留下等大师姐 么,总不能让我留在这吧。」 cool18.com

  面对荒宝的追问,月真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即道:「桃花坞里桃树多不胜数, 只有我们两个怎么找的过来,风残修为虽比不过我,总是比你强的,到时你们两 个结伴寻索,我才能放心些。」 cool18.com

  听到月真说风残比他强,虽然知道谈论的只是修为,荒宝还是觉得很是别扭, 不死心道:「那谁来等大师姐?」 cool18.com

  「我写封信留在客栈掌柜那里吧。」 cool18.com

  拗不过月真,荒宝同意了她的计划,毕竟多个人多分力,早点完成任务便能 早日回山成亲。 cool18.com

  回到客栈找到风残,月真同他说了现下的处境和准备动身去桃花坞的事,荒 宝注意到他的眼神一直往月真手腕上的玉镯飘,心中顿觉爽快许多,总算扳回一 城。 cool18.com

  …… cool18.com

  第二天一早,荒宝早早便等在客栈大堂,见月真出现在楼梯口,正要上前招 呼,却看到风残就像和月真约好了似的,一前一后走了下来。 cool18.com

  见了风残那挑衅一般的眼神,荒宝心中一阵烦闷,若不是昨晚睡前悄悄确认 过,月真是一个人睡一间房,现在几乎便要上去和风残拼命。 cool18.com

  「荒宝你去后院找个没人的地方,将这飞撵放出来,等会儿我便过去。」 cool18.com

  月真拿出一只银铃交给荒宝,他认出这就是大师姐的那只,原来大师姐临走 时将飞撵留给了月真,难道她早就料到几人会等不及先去桃花坞么,等走到了后 院,荒宝也没把这个疑问想通。 cool18.com

  这时天色尚早,院中清静无人,荒宝找了个宽敞的平地,学着大师姐的手法 轻轻晃了下银铃。 cool18.com

  叮! cool18.com

  伴随着这声余音缭绕的铃声,荒宝忽觉眼前景色扭曲起来,原本笔直的屋前 柱子也像面条一样扭动盘绕,看得他一阵恶心难受,忍不住揉了揉酸胀的眼睛, 再看过去时,那熟悉的飞撵已出现在空地上。 cool18.com

  三头拉撵的飞麟兽安静地立在前面,见到荒宝靠近,也不乱动只是低下头来, 似乎认出这是放它们出来的人,眼神中流露出亲近之意。 cool18.com

  荒宝伸手摸了摸那垂下来的巨大兽头,心中不由生出感叹,若是大师姐还在, 定会替他出头教训那个风残。 cool18.com

  「你知道大师姐去哪了么?」 cool18.com

  见飞麟兽只是温顺地蹭了下他的手,荒宝暗笑自己真是傻了,怎么和这不通 人性的飞兽说起话来。 cool18.com

  就在荒宝愣神之时,当中那头最为雄壮的飞麟兽突然昂起头,对着院子角落 的一棵老槐树发出一阵警戒的低沉吼声,紧接着另两头便也对着那棵树吼叫起来。 cool18.com

  「什么人!」 cool18.com

  察觉到不对劲,荒宝立时高声叫道,树上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再没有别 的声音,可这三头飞麟兽依旧在朝着树上嘶吼。 cool18.com

  「再不现身,我就叫人了!」 cool18.com

  又等了一会儿,就在荒宝以为是这飞麟兽发癫了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树梢飘 然落下。 cool18.com

  「这畜生倒是警觉,贫道只是不小心出了口气,却让它听了去。」 cool18.com

  看到熟悉的紫黑道衣,和那微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一张脸,荒宝立时认出是 灯会上遇到的玄仙。 cool18.com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跟踪我?」 cool18.com

  此时月真不在身边,感到不安的荒宝不由得退到了三头飞麟兽中间。 cool18.com

  看到荒宝的举动,玄仙嗤笑道:「没用的,这三个畜生是修出了些道行,却 还是挡不住我。」 cool18.com

  果然话音刚落,玄仙身上黑雾缭绕,放出道道黑光直冲云霄,在那可怖的气 势压迫下,三头飞麟兽哀鸣了几下,纷纷低下了头。 cool18.com

  荒宝被那气机锁定,只觉得两条腿止不住的颤抖,强自镇定道:「你快走吧, 我师姐就要来了。」 cool18.com

  「自己打不过就拿师姐唬人,还得是月烨那老贼教出的弟子,就是能屈能伸。」 cool18.com

  听到他出言侮辱掌门师尊,荒宝怒道:「师父他修为盖世,是我自己不中用, 连皮毛也没学到,不过量你也不敢上玄月宗挑战。」 cool18.com

  「不用激我,你师父十八年前就败给了我,如今分心它处,修为早已停滞不 前,就更不是我的对手了。」 cool18.com

  荒宝闻言心下骇然,他一直以为师尊月烨便是世上最厉害的人,没想到竟被 玄仙如此藐视。 cool18.com

  敏锐地看出荒宝的动摇,玄仙趁机道:「你如若肯拜我为师,我便传你秘法 让你能修出真力,修为快速超过风残,到时要夺回你那娇美的小师姐,便是易如 反掌。」 cool18.com

  荒宝哪会被他一句话便说动,急道:「你懂什么,月真师姐本就和我定了亲, 哪有什么夺回不夺回的。」 cool18.com

  「有人来了,你哪天后悔了,可以来镇上百花楼找我。」 cool18.com

  荒宝空有一肚子疑问,再看过去时,玄仙身影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了无踪 迹。 cool18.com

  院门外传来脚步声,原来是月真带着风残一前一后远远往这边走来,她进到 院里一看到荒宝,便道:「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cool18.com

  那玄仙行为太诡异,言语也很离奇,荒宝不知道怎么和月真说起,见风残也 把目光投过来,忙答道:「没事,我一个人无聊,和飞麟兽说话玩呢。」 cool18.com

  月真虽有些疑惑,只是确实没见到有其他人,便招呼两人乘上飞撵,向峨眉 山而去。 cool18.com

  那桃花坞就在峨眉山脚下,却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只因峨眉山周边俱是 青衣门的宗派范围,仙山四方都布有迷阵,月真出发前还信誓旦旦地拍胸脯说她 曾经来过,记得去桃花坞的路,可架着飞撵绕着仙山飞了三圈,眼看太阳快要落 山,才终于找到。 cool18.com

  飞撵一落地,荒宝便抢先跳了下来,立时便被眼前的景色镇住,他们落在一 片无边无际的矮树林边,随着夕阳最后的余晖消散,林子里起了浓雾,黑暗中的 矮树姿态诡异,仿佛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妖魔,让人心生寒意。 cool18.com

  见月真也惊讶地望着这片可怖的林子,荒宝揶揄道:「师姐,这就是你说的 风景美丽的桃花坞?」 cool18.com

  月真本想嘴硬反驳几句,可眼前的景色让她哑口无言,气不过之下抡起粉拳 便锤了荒宝一下。 cool18.com

  一路上都没说话的风残,这时突然开口道:「不会错的,这便是桃花坞。」 cool18.com

  荒宝奇道:「你怎么知道,总不能你也来过吧?」 cool18.com

  「此时才初春,桃树过了一冬还未长出新叶,加上天暗雾起,才会有此怪异 之感,月师姐上次来时想必已是晚春时节,桃花盛开新叶绿嫩,自然便会是另一 番景象了。」 cool18.com

  风残不紧不慢地说完,便望向月真。 cool18.com

  这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月真感激地回了他一眼,得意地朝荒宝道:「我就 说不会错嘛,你还不信。」 cool18.com

  荒宝本来只是和月真开个玩笑,没想到被风残横叉一杠,倒成了自己在搬弄 是非,闷闷道:「哪有不信了。」 cool18.com

  「那便按之前说好的,你和风师弟一路,咱们分开找吧。」 cool18.com

  「等下!」 cool18.com

  眼看月真转身要走,荒宝不知为何心头闪过玄仙的身影,忙叫住了她。 cool18.com

  月真眨眨眼,疑惑道:「怎么,你可是亲口答应和风师弟一路的,事到临头 要反悔么?」 cool18.com

  然而荒宝真正担心的是她,那个行动诡异的玄仙似乎明里暗里地想要拆散他 和月真,可临走时他又许诺帮自己夺回月真,着实猜不透他究竟要做什么。 cool18.com

  「你小心点。」 cool18.com

  似乎没想到荒宝会说出这样关心的话来,月真愣了一下,随即甜甜笑道: 「你也是。」 cool18.com

  …… cool18.com

  告别月真,荒宝和风残两人从另一方向进到桃树林里,走了没多久便发觉这 林子没有外面看去那般恐怖,不单雾气薄了许多,就连那妖魔鬼怪一样的桃树枝 丫,近近看去上面已长出翠绿嫩叶,不时还能发现一两朵粉红花苞沐浴在月光中, 直让人觉得灵气逼人。 cool18.com

  月真说过桃花妖常常藏匿在长有花苞的枝头,喜欢在有月亮的晚上现出身形, 吸收月光精华修炼,荒宝此时已不知看过多少树枝,始终没见到那传说中的桃花 妖,不禁有些懈怠。 cool18.com

  「喂,你找到桃花妖没?」 cool18.com

  「没有。」 cool18.com

  风残兀自拿眼往桃树枝头上瞄,淡淡回了一句。 cool18.com

  荒宝已没了初进林子时的兴奋劲,听到风残说也没找到桃花妖,忽然来了劲: 「风大侠之前说得头头是道,我还以为区区桃花妖能手到擒来呢。」 cool18.com

  风残没有回话,可荒宝却看出他眼中闪过的怒意,心中顿时大乐,让你小子 处处和我作对,这下吃瘪了吧。 cool18.com

  「找不到就别找了,聊聊天吧。」 cool18.com

  风残停下脚步,不死心地再次扫了眼树梢枝头,才道:「荒师兄有何指教。」 cool18.com

  荒宝找了一棵桃树,靠着树根坐下:「我们找到你是在那个破庙里,你住那 里么?」 cool18.com

  「是。」 cool18.com

  「住在那多久了?」 cool18.com

  「挺久的。」 cool18.com

  「你会做符水么?」 cool18.com

  不知道荒宝为何要问这个,风残不屑道:「我等修真之人当以修炼为主,怎 么会学那些旁门左道。」 cool18.com

  闻言荒宝心里一沉,他清楚记得大师姐说过,破庙里住的人,在镇上人眼里 是个会施符水的神仙,这就和风残的话对不上了。 cool18.com

  想到这里荒宝又看了一眼风残,他脸上那些可怖的疤痕淡了许多,依稀可以 看出曾经的模样,单看额头眼角的皱纹似乎已近中年,可荒宝却隐约觉得他的年 纪不会很大,这人既然不是那施符水的道人,又会是谁。 cool18.com

  「听说你和月师姐已经定亲,回山后就要完婚。」 cool18.com

  荒宝疑惑地看着风残,不知道他为何在这时提起这个,但还是点了点头。 cool18.com

  「你觉得月师姐嫁给你以后,会幸福吗?」 cool18.com

  「当然会,我们是真心相爱,怎么可能不幸福。」荒宝不假思索地道。 cool18.com

  「可你嘴上说着爱她,为她设身处地想过吗,名动天下的玄月二姝之一的月 仙子,嫁给你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宗门师弟师妹们会怎么看她,世人又会 怎么看她?」 cool18.com

  荒宝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发现风残说的都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自从得知和 月真定亲以来,他便将两人的亲事当成理所当然,从没有想过月真是不是真的乐 意,更没有替她的处境想过。 cool18.com

  这些话若是旁人来说,他还不会觉得有什么,偏偏出自风残之口,荒宝只觉 得受到莫大羞辱,愤然道:「你这阴险狡诈之人,倒有脸来教训我?」 cool18.com

  「荒师兄何出此言?」 cool18.com

  听了荒宝辱骂的话,风残并不恼怒,只是仰头望着桃树枝头,仿佛还在找那 桃花妖。 cool18.com

  看到风残云淡风轻的样子,荒宝怒意更盛,忿忿道:「前次在飞撵上时,你 做了什么,我都看到了!」 cool18.com

  「你说月师姐么,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能说是阴险狡诈呢?」 cool18.com

  听了这话,荒宝哪还坐得住,腾的一下站起来道:「你胡说,若不是被你强 逼,她……她怎么会是那个样子。」 cool18.com

  风残冷笑道:「是不是被我逼的,你可以去问月师姐,何必来问我。」 cool18.com

  荒宝的气势顿时弱了几分,其实他心里清楚月真不可能被风残胁迫做那样的 事,可他始终不敢去想另外的可能。 cool18.com

  见荒宝不说话,风残眼中快意一闪而过,又道:「月师姐看上去冰清玉洁, 内里却是个骚媚的尤物,奶子明明大的吓人,非要紧紧裹起来,一摸上去就要浪 叫呢,不单是奶子,就连下……」 cool18.com

  「够了!」 cool18.com

  荒宝一声怒吼,打断了风残露骨的描述。 cool18.com

  望着荒宝铁青的脸,风残嘴角微扬道:「看来荒师兄今日心情不大好,我先 去那边继续找桃花妖,以后有机会再来和师兄一起探讨吧。」 cool18.com

  荒宝狠狠地瞪着风残远去的背影,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风残早不知死了多少 次了。 cool18.com

  自己的修为在他面前不值一提,月真就不用说了,来捉个桃花妖都非要带着 他,白芍大师姐只怕也不会帮自己,毕竟最早提出要风残入门的便是大师姐,荒 宝思来想去,竟是拿风残没一点办法,瘫坐在地上仰望着漆黑的夜空,浓浓的无 力感涌上心头。 cool18.com

  「……若肯拜我为师……要夺回你那娇美的小师姐,便是易如反掌……」 cool18.com

  在客栈时玄仙的话在耳边回响,难道真要去求那人么,以那个人的修为,要 收拾风残只在弹指之间,可他不知为何非要自己拜他为师,自己若是叛出师门, 哪还有脸再和月真在一起。 cool18.com

  荒宝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将这些胡思乱想赶出脑海,他不相信风残说的月 真内里骚媚的话,月真肯定是不小心才会被那丑八怪占了便宜,一定是这样。 cool18.com

  收拾好心情,荒宝便打算先一步出林子去等月真,拍拍屁股上的灰土站起身, 余光不经意间扫过头顶的树冠,竟远远看到一个带着花苞的枝丫微微闪着荧光, 与周围的枝条大有不同。 cool18.com

  桃花妖! cool18.com

  这三个字在脑海浮现,荒宝立刻兴奋起来,抱着树干就往上爬去。 cool18.com

  爬到一半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法力,即便最弱的桃花妖也不是他能对付的,可 他又不想去找风残帮忙,一咬牙索性手脚并用继续往上爬。 cool18.com

  爬到离那枝丫一尺多远时,荒宝停了下来,抱着微微摇晃的树干,他看到了 绝美的一幕。 cool18.com

  枝头花骨朵上荧光闪烁处,盘坐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小花仙子,身子虽小,却 也和正常女子身体一般凹凸有致。 cool18.com

  她闭着眼睛手中掐诀,娇嫩肌肤上散出的荧光,与天上撒下的月光交相辉映, 仿佛已和这天地融为一体。 cool18.com

  荒宝看得入了迷,盘住树干的腿一松,险些滑落下去,他连忙再次抱紧,可 树干的晃动传到枝头,便将那小花仙子惊醒。 cool18.com

  她睁眼看到近在咫尺的荒宝,吓得惊叫道:「你……你能看到我?」 cool18.com

  荒宝奇道:「我又不是瞎子,当然看得到。」 cool18.com

  花仙子小脸上现出懊恼的神情:「我特意等那个有法力的人走了才现身的, 怎么会这样……」 cool18.com

  荒宝恍然大悟,她说的有法力的人应是风残,难怪方才两人怎么也找不到, 原来她躲起来了,等风残离开后,错把自己当成没有法力的凡人,才现出身形。 cool18.com

  「你是桃花妖么?」 cool18.com

  听了荒宝的问话,花仙子神色警惕起来,下半身子没入花苞里,好像已做好 了随时躲进去的准备。 cool18.com

  躲好后怯生生地看着荒宝道:「你是坏人么?」 cool18.com

  好一个单纯的小妖,荒宝笑道:「我是好人。」 cool18.com

  「太好了,你是好人。」 cool18.com

  听到荒宝说他是好人,花仙子喜笑颜开,从花苞里跳了出来,坐在上面晃着 两根细腿,开心地道:「我听姐妹们说,经常有坏人来捉我们,要拿去炼丹,前 些天就有几个姐妹被捉了去,再也没回来,你是好人,我就不怕了。」 cool18.com

  对上花仙子纯真无邪的眼神,荒宝心里一阵惭愧,他们一行人来捉桃花妖就 是要拿去炼丹,显然便是她口中的坏人了。 cool18.com

  「别怕,刚才离开的那个人才是坏人,我不会害你的。」 cool18.com

  「嗯。」 cool18.com

  花仙子轻嗯了一声,歪着头打量着荒宝,似乎对眼前这个不会害她的好人很 是好奇。 cool18.com

  荒宝也忍不住盯着她赤裸的胴体看,纤柔婀娜的身体上一丝不挂,胸前少女 般娇挺圆润的酥胸,毫无戒心地展示在他的面前,透过晃动时忽隐忽现的腿缝, 甚至得以一瞥私处的粉嫩,这小小的身体,俨然便是一个精致无比的瓷娃娃。 cool18.com

  荒宝咽了下口水道:「你们身体都这么小么?」 cool18.com

  花仙子思索了一下,黯然道:「我修为太浅,只能变化成这般大小,听说有 修为深的姐妹,能变成正常人大小呢。」 cool18.com

  「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cool18.com

  这精致的胴体变成正常大小的样子,那该是多诱人,荒宝只是想象了一下, 就觉得浑身发热,欲火升腾。 cool18.com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cool18.com

  「名字是什么?」 cool18.com

  「名字是……是……」荒宝挠了挠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只好道, 「就是比如我叫荒宝,你喊荒宝,我就知道在叫我了。」 cool18.com

  花仙子好奇地打量着荒宝,喃喃道:「黄豹,好怪哦,豹子不都是黄色的么, 你这样瘦瘦的,可没豹子强壮。」 cool18.com

  荒宝顿时哭笑不得,忙道:「别管这些了,你一定还没有名字吧,要不要我 来帮你取个名字?」 cool18.com

  花仙子惊喜地绕着花骨朵飞了一圈,拍手欢呼道:「太好了,我也能有名字 么?」 cool18.com

  荒宝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从她裸露的身体上挪开,作出一副沉思的样子:「嗯…… 你就叫夭夭吧。」 cool18.com

  「夭夭……夭夭,是个好名字么?」 cool18.com

  「那当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是夸你像燃烧着的火焰一样美呢。」 cool18.com

  听了荒宝的话,花仙子俏脸如痴如醉,忽然飞到他的面前,抱着他的脸在唇 上亲了一口,喜滋滋地道:「像火焰一样美,真是个好名字,谢谢你,黄豹。」 cool18.com

  「是荒宝,不是黄豹,唉,算了。」 cool18.com

  夭夭毫无顾忌地将身子贴在他的脸上,美妙的触感弄得荒宝一阵心猿意马, 连忙把她拉开,道:「你要记得自己是个女孩,可不能再这么随便让人看到你的 身体,特别是不能让男人看到。」 cool18.com

  夭夭眨眨眼道:「黄豹是男人,也不能让黄豹看么?」 cool18.com

  荒宝被呛得猛咳了几下,错开眼神小声道:「我是个好男人,好男人可以看。」 cool18.com

  夭夭歪头想了一会儿,拍手道:「我懂了,以后只给黄豹看。」 cool18.com

  魅魔一样的躯体,勾人心魄的话语,再配上她那纯真无邪的眼神,直看得荒 宝心都漏跳了半拍,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cool18.com

  「我该走了,你以后小心点吧。」 cool18.com

  荒宝想起来他已经在这耽搁了很久,月真说不定都等急了,虽然很舍不得夭 夭,还是开口道了别。 cool18.com

  见荒宝要走,夭夭难过道:「别走好不好,夭夭喜欢和黄豹在一起。」 cool18.com

  荒宝也跟着伤感起来:「你要专心修炼,我会常回来看你的。」 cool18.com

  「不要嘛,夭夭不要黄豹走。」 cool18.com

  夭夭哭着抱住荒宝的手,一滴滴细小的泪珠从脸颊淌落,俨然便是一朵噙着 露水的花苞。 cool18.com

  哭了一会儿,夭夭似是忽然想起什么,欢呼道:「夭夭想到了,黄豹把夭夭 带走,就能在一起了。」 cool18.com

  「不行不行,跟着我太危险了。」 cool18.com

  他和两位师姐下山来,就是为了捉桃花妖,若是被她们发现自己藏了夭夭, 立时便会害了她。 cool18.com

  夭夭可怜兮兮地看着荒宝:「黄豹不喜欢夭夭么,夭夭会乖乖藏好的,黄豹 不让出来,夭夭就不出来。」 cool18.com

  小妖精边说边抱着荒宝的手指蹭,享受着指上的柔软,荒宝的心也跟着软了 下来:「好吧……」 cool18.com

  「黄豹真好!」 cool18.com

  荒宝话还没说完,夭夭便一声欢呼,飞起来绕着荒宝转了好几圈,欢喜之情 简直要溢出来了。 cool18.com

  「可是该怎么带你走?」 cool18.com

  夭夭停下飞舞的身形,指着那根依旧散着淡淡荧光的枝条:「黄豹把这一枝 折下来带走就好。」 cool18.com

  荒宝奇道:「枝条折断了,不会枯萎么?」 cool18.com

  「用清水养着,有月光的夜晚拿出来,夭夭就能继续修炼了。」 cool18.com

  还能这样子,荒宝暗暗称奇。 cool18.com

  「你回花苞里去吧,我要开始折了。」 cool18.com

  「嗯。」 cool18.com

  夭夭轻嗯了一声,依依不舍地回到花苞上,化作一片荧光融了进去。 cool18.com

  荒宝将枝条折下,下了树来到一旁的小溪边,从储物囊中取出一个细口瓷瓶, 灌了半瓶水后才将那花枝插了进去。 cool18.com

  小心翼翼地将瓶子收回囊中,荒宝这才沿着来路往回奔去,风残这么久都没 回来,他心中有了不好的感觉,那丑八怪该不会是先一步回去找月真了吧。 cool18.com

  急匆匆地冲出桃林,恍惚间荒宝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路,他记得飞撵落下的 地方就在桃林边上,可现在目光所及之处哪也找不到,月真和风残也不见踪影。 cool18.com

  能操控飞撵的银铃就在月真身上,想起这个,荒宝心里登时生出不详的预感。 cool18.com

            第七章 藤根肉根抉择难 cool18.com

  峨眉山下,桃花坞。 cool18.com

  桃树林边的飞辇上,这么晚还不见那两人回来,月真有些不耐烦了。 cool18.com

  相比上次跟着大师姐来这,空手而归的狼狈,这次她挺走运的,进林子没多 远便发现了两只桃花妖,而且都是修炼成形了的。 cool18.com

  有这两只就已经足够回去交差,她早早便回到飞辇这等,却没想到等到夜深 了还没等到,早知道该告诉他们找不到就赶紧回来的,月真不禁懊恼起来。 cool18.com

  烦闷不已的月真刚下了辇车,立时便被呼啸的寒风吹得打了个寒颤,她搓了 搓手,焦急地望了望不远处的桃树林。 cool18.com

  初春的寒风吹散了浓雾,清冽的月光下,郁郁葱葱的桃树一直延伸到远处的 峨眉山,仿若是一群拱卫仙山的兵士,那两人不会是迷路了吧,月真靠在暖烘烘 的飞麟兽身上,痴痴地发着呆。 cool18.com

  玄仙纸条上写的消灾之法,月真仍是半信半疑,可白虎克夫的说法由来已久, 为了荒宝的安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cool18.com

  那两人若只是不小心闯上仙山,那还没什么,同为仙道正派,青衣门不会为 难他们,月真真正担心的是荒宝,他要是一时冲动和风残起了冲突,没有修为的 他免不了要吃亏的。 cool18.com

  想到这里,月真脑中闪过风残的身影,她真想扇自己一巴掌,那天在飞辇上, 她怎么就鬼迷心窍地让风残占了那许多便宜。 cool18.com

  「我是个淫娃荡妇吗?」 cool18.com

  望着半空中皎洁的月亮,月真痴痴问道,等了片刻,回应她的只有飞麟兽的 轻嘶声。 cool18.com

  月真伸手捋了捋飞麟兽颈上的鬃毛,暗骂自己真傻,这样的问题除了她自己, 又有谁能回答。 cool18.com

  「是。」 cool18.com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自背后想起,月真惊惧之下连忙回头,却没有看到任何 人的身影。 cool18.com

  「谁在装神弄鬼!」 cool18.com

  月真呵斥一声,等了一会儿仍是没有反应,难道真是来寻仇的厉鬼么,脑海 中闪出那个被大师姐杀了的刀疤脸,她顿时害怕起来。 cool18.com

  又等了片刻,四周安静的连虫叫也没有,月真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出了 幻觉,毕竟最为警觉的飞麟兽,都没发出任何预警。 cool18.com

  就在她松懈的一瞬间,忽然身子一软,体内真力就像忽然凝滞在经脉里,整 个人向后仰倒,摔在一个人的怀里。 cool18.com

  月真大吃一惊,这人竟能无声无息地来到她的背后,虽是偷袭,可她连这人 用了什么手段制住自己都没察觉到,这无力的感觉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cool18.com

  「你是谁,怎么敢来辱我?」 cool18.com

  月真厉声叱问,倒在这人怀里时,若不是通过背上柔软的触感,察觉到身后 之人是个女儿身,她立时便要羞愤死了。 cool18.com

  那女子没有理会,只是按着她放倒在草地上,这时月真才看清,这人身材高 挑穿着夜行衣,头面都围着黑巾。 cool18.com

  整个人就像和夜色融为一体,而最显眼反是胸前一对仿佛要将上衣撑爆的乳 峰,即便是对自己双乳颇为自信的月真,见了那对巨乳也不禁觉得自惭形秽。 cool18.com

  黑衣女子一言不发,只是将手探进月真怀中摸索几下,抽出来时手上已多了 个银铃。 cool18.com

  月真失了掌控飞辇的银铃,急道:「那是我白芍大师姐的东西,快还我!」 cool18.com

  黑衣女子兀自不理,拿到银铃后便提起月真丢进车厢,随后也上了车,轻轻 摇动银铃,伴随着飞麟兽的嘶鸣,飞辇立时腾空而起。 cool18.com

  月真见状心中惊惧更甚,操控飞辇不单需要那银铃,最关键的便是控制飞麟 兽的密咒,而这密咒大师姐只和自己说过,这女人又是从何得知。 cool18.com

  看到窗外越来越密的桃树林,月真知道她们正在往桃花坞深处去,荒宝和风 残找不到她,不知要急成什么样。 cool18.com

  想到这月真也急了起来,可身上的禁制十分奇怪,让她浑身软绵绵的,怎么 也提不起一丝真力。 cool18.com

  望着越来越近的峨眉仙山,月真心念一动,试探道:「你若是轮回教中人, 便趁早把我放了,这里是青衣门地界,青衣门的掌门梦清仙子法力通玄,而且最 是嫉恶如仇,定不会饶了你的。」 cool18.com

  黑衣女子就像没听到一样,坐在角落里默默无言,想不到这女人连梦清仙子 也不放在眼里,月真顿时泄了气,安静地等待命运的安排,她这时反倒庆幸捉住 她的是一个女人,否则落在劫色的淫贼手里,为保名节她便只能咬舌自尽了。 cool18.com

  没多久飞辇落在林中的一片空地上,月真好奇地瞥了一眼那黑衣女子,不知 道她为何要带自己来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cool18.com

  黑衣女子像丢行李一样,将月真扔在地上,随即拿出银铃又是一晃,飞辇四 周一阵扭曲,随后消失在原地。 cool18.com

  注意到那女人摇铃收起飞辇时,手腕的抖动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月真忽然 灵光一闪,想起之前倒在她怀里时嗅到的熟悉香气,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cool18.com

  「大师姐!是你吗,大师姐?」 cool18.com

  然而黑衣女子依旧像没听到一样,随手将银铃丢在月真身上,转身便要离去。 cool18.com

  月真急道:「若师妹做错了什么,大师姐尽管打骂便是,只是不要不理我啊。」 cool18.com

  黑衣女子远去的身形顿了一下,不等月真重燃希望,便又头也不回地离去。 cool18.com

  月真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她用余光瞟了一眼银铃,又望向黑衣女子离去的方 向,不禁对自己的猜测怀疑起来,冷静想想大师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也许是 自己认错了吧。 cool18.com

  很快她便没时间考虑这些了,四周的草地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有 什么东西在蠕动。 cool18.com

  月真最怕蛇虫,听到声音立时便吓得浑身发抖,尖叫起来:「不要过来!救 命!谁来救救我!」 cool18.com

  等到声音到了近前,月真才看到哪是什么蛇虫,竟是一根根粗壮的桃树根。 cool18.com

  这些个桃树根扭动的姿态仿若活物,两条树根一左一右卷住月真的手腕,拉 着她直立而起,两脚微微悬空,随后又有两条树根分别缠住两边脚踝,巨力的拉 扯下身体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即便月真恢复真力,也是无法反抗。 cool18.com

  「想不到啊想不到,奴家正愁去哪里找,就有人送上门了。」 cool18.com

  一个阴冷中夹着一丝娇媚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月真没法回头看,慌道:「不 小心闯了仙子福地,晚辈真不是故意的,请仙子明察。」 cool18.com

  「仙子……你觉得奴家这样的能算仙子么?」 cool18.com

  那女人咯咯笑着踱到月真身前,好一个风娇水媚的美人儿,月真这才看清, 她身上仅着一缕薄纱附在乳尖,饱满的乳峰随着脚步不停抖动,白晃晃的分外惹 眼。 cool18.com

  「说话呀,算么?」 cool18.com

  美人一双玉手不经意间撩开腰间薄纱,稀稀的萋草中间,一道娇嫩沟缝若隐 若现,随着脚步移动,一滴滴露水从缝中源源流出,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下。 cool18.com

  月真已看出这女人是个修为颇深的桃花妖,却仍是看得她面红耳赤,她哪里 见过这样放荡的女人,移开视线喃喃道:「只要潜心修道,都可称为仙子。」 cool18.com

  听罢桃花妖啐了一口,轻蔑道:「奴家才不屑与你们这些仙子为伍,一个个 表面看起来端庄脱俗,私下里却干着偷鸡摸狗的勾当。」 cool18.com

  月真气道:「你这女妖不要血口喷人,妖是妖人是人,怎么能相提并论。」 cool18.com

  「呵,好一个血口喷人,你抓走了奴家的三个孩儿,还想抵赖么?」 cool18.com

  此言一出,月真这才明白这女妖的来意,可自己明明只抓了两只小妖,怎么 到她嘴里就变成了三只。 cool18.com

  顾不上这些了,作为一个仙家弟子,月真怎么可能向一个女妖屈服,叱道: 「是又如何,我辈修仙之人,降妖除魔便是天经地义。」 cool18.com

  桃花妖眼眸中怒意一闪而过,随即拍拍手,娇笑道:「好一番慷慨陈词,只 是落在我的手中,可由不得你这样说话。」 cool18.com

  说罢桃花妖纤手轻挥,月真下身罗裙便即脱落掉在地上,只留下短短的亵裤 遮住私处。 cool18.com

  不等月真惊叫出声,那两根缠住脚踝的树根一左一右反向拉扯,两条紧紧闭 合的玉腿霎时间便被扯得大幅张开,大腿根的私处门户大开。 cool18.com

  然而这还没完,又有一条比那几根更加粗壮的藤根钻出地面,这藤根端首竟 和男人阳具上的龟头一般形状,如蟒蛇般昂起头来,径直抵在月真下体前,仿佛 只要桃花妖一声令下,便会钻入其中。 cool18.com

  月真余光看到那藤根的模样,登时便吓了一跳,她知道亵裤薄薄的一层布料 根本不济事,那小儿臂一般的粗物若是硬挤进来,岂不是要把肚子撑破。 cool18.com

  可她虽是吓得娇躯颤抖,仍然硬声道:「你动手吧,就是死了,我也不向妖 精投降。」 cool18.com

  桃花妖咯咯笑道:「真是笑话,奴家索要的只是你捉走的孩儿,何时要你的 命了。」 cool18.com

  见月真仍是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桃花妖幽幽一叹,高声叫道:「树后那位 公子看够了没有,不妨出来替奴家和这位仙子评评理如何?」 cool18.com

  片刻寂静后,树后果然闪出一个身影,月真定睛一看原来是风残,欢喜道: 「风师弟你怎么找到这的,荒宝呢?」 cool18.com

  因月真做了人质,风残没敢靠太近,远远道:「我和荒师兄走散了,路过这 边听到有人声,就潜了过来。」 cool18.com

  听到荒宝不在附近,月真暗暗松了口气,想起自己这狼狈模样都被风残看了 去,心中大羞,急道:「你快转过身去。」 cool18.com

  话一出口,月真忽又担心风残背过身后会被桃花妖偷袭,忙又道:「别转了。」 cool18.com

  这时桃花妖插嘴道:「再说下去,你的男人就要变成陀螺了,看个光腿算什 么,奴家这全身都任他看哩。」 cool18.com

  说完得意地挺了挺傲人的酥胸,果然召来了风残的目光。 cool18.com

  听到桃花妖说风残是她男人,月真俏脸升霞,慌道:「他不是,我……我男 人是……」 cool18.com

  月真本想说是荒宝,可当着这两人的面,这么羞人的话,吞吞吐吐的怎么也 说不出口。 cool18.com

  桃花妖咯咯娇笑道:「遇到危险第一个便来救你,即便现在不是你男人,过 了今日也就是了。」 cool18.com

  月真哪受得了这轻薄放荡的话语,气得她冲着风残喊道:「不用管我,你快 帮我杀了这个妖孽!」 cool18.com

  「别动,敢乱动一下,这藤根就会捅进你师姐的肚子里去,把里面的心肝肠 肺都掏出来,我倒要看看这么个貌美如花的仙子,里面是不是长了一颗黑心。」 cool18.com

  风残听了月真的话,刚想冲来救她,看到抵在月真下体处的藤根也跟着动了 一下,他急忙停住身形,不敢再动。 cool18.com

  谨慎地望着桃花妖,风残沉声道:「你想要怎样?」 cool18.com

  感受到风残的目光,桃花妖忽的扯下自己身上仅存的薄纱,大胆地摆弄赤裸 的胴体任他观看,娇媚的声音仿佛要拉出丝来:「奴家不是说了嘛,请公子来评 评理呢。」 cool18.com

  看着桃花妖搔首弄姿的模样,月真红着脸啐道:「真不要脸。」 cool18.com

  桃花妖却像没听到似的,胸前双乳波涛晃动,缓缓来到风残面前,可怜兮兮 地望着他,道:「奴家有三个孩儿都被她捉了去,现下只是想让她还回来,才绑 住了她,公子说说看,奴家做错了么?」 cool18.com

  「风残你别听她的,快一剑杀了她!」 cool18.com

  桃花妖像忽然受了惊吓,抱住风残的手臂,娇声道:「公子要杀奴家么?」 cool18.com

  风残满是疤痕的面上抽了一下,仿佛在强忍着手臂上柔软的触感,他对月真 道:「她只是想要回三个小妖,你就还给她,咱们另想办法就是了。」 cool18.com

  月真怎么也没想到,风残这么容易便倒向了桃花妖,还要替她说话。 cool18.com

  她一向对自己的容颜十分自信,这次却输给一个只会搔首弄姿勾引男人的妖 妇,不甘心之余还莫名有些酸意。 cool18.com

  那次在飞辇上荒唐过后,她并没有太过责怪风残,毕竟没有几个男人能在面 对自己时,还毫不动心,觉察出风残对自己的喜欢之时,她甚至是很得意的。 cool18.com

  可如今幻想破灭,不禁越想越气,月真冷哼道:「我死也不会还的。」 cool18.com

  桃花妖挽着风残的手,来到半吊着的月真身前,怨声道:「你这师姐实在是 冥顽不灵,看出奴家不愿杀人,便次次以死相逼,奴家也只好使出最后手段了。」 cool18.com

  到了月真面前,风残不着痕迹地甩开桃花妖的手:「只要不伤害月师姐,有 什么办法便说吧。」 cool18.com

  桃花妖指着那个尖端像男人龟头一样的藤根道:「那宝贝是奴家的爱物,看 在公子的面上,奴家也不要她的命,只让那宝贝开个荤吧。」 cool18.com

  月真听得脸色煞白,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也曾幻想过成亲洞房时的旖 旎,却哪里会想的到第一次要交给这么个可怖的东西。 cool18.com

  「不要,你敢让那东西碰我一下,我就咬舌自尽!」 cool18.com

  风残也慌忙道:「不可,这未免太过残忍了。」 cool18.com

  似是料到他会反对,桃花妖笑道:「那就只好劳烦公子,替奴家出了这口恶 气,奴家心情好了,自然便会放她离开。」 cool18.com

  风残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桃花妖会让他得了这便宜,不禁深深看了她一眼, 发觉她不是说笑后,便站到月真身前,三两下便解开自己腰带脱下裤子,那仿若 要则人而噬的粗壮蟒根,立刻跳了出来。 cool18.com

  当初在废庙里时,风残裸露的下体,月真只是远远地瞥了一眼,便已觉得惊 心动魄,此时近近看去,近一尺长的肉茎上青筋盘布,粗壮更甚于藤根,俨然便 是一条形状可怖的恶龙。 cool18.com

  仿佛为那恶龙气势所迫,月真颤栗道:「风残,你……你疯了么……」 cool18.com

  「师姐,我也是没法呢,你早把那三只小妖还了,大家便都无事,如今为了 救你,只好让你委屈一下。」 cool18.com

  月真气道:「妖女的话能信么,我就不还,看她敢不敢杀我。」 cool18.com

  可到了这时,已在兴头上的风残哪里听得进去,他挺着蟒根越靠越近,随即 紧紧抱住月真半吊着的娇躯。 cool18.com

  「不要!」 cool18.com

  月真此时已经恢复了不少气力,可四肢都被树根牢牢捆住,怎么也挣不脱, 扭动的躯体与风残强壮身体摩擦着,反倒像在刻意迎合他。 cool18.com

  在肉根靠近月真下体后,风残注意到那条藤根果然远远退开,心下稍定,伏 在月真耳边悄声道:「师姐别怕,我真是来救你的。」 cool18.com

  月真被风残抱住轻薄,已是急得直掉泪,忽然听到他说这话,红着眼圈半信 半疑道:「你别骗我,怎么个救法?」 cool18.com

  风残继续耳语道:「待会儿我挡住你的下身,只做个样子在外面磨蹭,不会 破你身子,你配合叫上几声,瞒过那桃花妖便好。」 cool18.com

  这边桃花妖见风残抱住月真半天没有动弹,疑惑道:「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 cool18.com

  月真还要说话,担心桃花妖生疑的风残,蓦得吻住她的樱唇,将她的话堵了 回去。 cool18.com

  她何曾与荒宝之外的男人如此亲近过,蓦然被吻,本能地扭头躲避,可那风 残却紧追不放,情急之下,月真便张嘴用力咬下。 cool18.com

  「嗯!」 cool18.com

  风残一声闷哼,如她所愿分开双唇,嘴角被咬破了一道口,渗出的鲜血一滴 滴淌落。 cool18.com

  望着风残嘴角的伤口,想起风残是为了救她才会这样,她却恩将仇报,月真 愧疚涌上心头,小声喃喃道:「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cool18.com

  风残抹了下嘴角的血迹:「师姐想清楚了么?」 cool18.com

  见风残为她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月真再推脱就显得太过自私,只得红着脸 道:「你……你来吧,轻点……」 cool18.com

  风残努力控制不让自己露出欢喜之色,轻轻挪步挡住桃花妖的视线,又装模 作样地拉着月真的亵裤往下拽,只脱了一小半便停下。 cool18.com

  虽然看不到阴户全貌,可脱到这里都还没见到一根毛发,足见是个白虎,风 残又惊又喜,真想一把将亵裤全部扯下,一窥那被遮盖住的美景。 cool18.com

  然而理智让他没有这么做,他现在固然可以不管不顾地占了月真的身子,可 之后呢,必会被月真排斥疏远,再想一亲芳泽便难于登天了。 cool18.com

  他真正觊觎的,是月真的心。 cool18.com

  月真被吊着双脚微微离地,私处的高度刚好和风残的蟒根平齐,他一手握住 肉根,隔着亵裤,照着月真私处小心地试探着顶了一下。 cool18.com

  「啊!」 cool18.com

  没想到只是轻轻一触,便惹得月真一声轻叫,而且风残也觉得龟头触感有些 奇怪,他仔细一看,才发现月真身上的亵裤与上次大有不同,不但摸着更加光滑, 而且布料薄了许多,像是素纱丝布。 cool18.com

  素纱丝布薄如蝉翼,风残几乎能清楚感受到月真私处的形状,顶上去时,就 像真的肌肤相接一样,感觉舒爽无比,怪不得月真会叫出声了,他自己都舒服的 直想叹气。 cool18.com

  风残抱紧月真软香的娇躯,下体蟒根紧紧贴住她的私处用力磨蹭,红着眼喘 着粗气道:「亵裤……啥时候换的……」 cool18.com

  月真双眼紧闭秀眉微蹙,绝美的脸上看不出是快乐还是难受,唯独呻吟声越 来越响亮:「三……啊……三天前……嗯……」 cool18.com

  风残听罢越发兴奋地挺弄下体,吼道:「为什么要换!」 cool18.com

  「啊……轻……轻点……疼……」 cool18.com

  原来那蟒根虽是在穴口磨蹭,偶尔也会不小心直往洞里捣,幸而有亵裤兜住 才不会捣进去,只是撑开穴缝钻进去半寸深,这就已经疼得月真眉头直皱。 cool18.com

  「快说!」 cool18.com

  月真美目微睁,眼神仿佛要拉出丝来:「还……还不是被你弄的……啊…… 脏了……」 cool18.com

  风残早就猜到是在飞辇上时,弄得月真丢了身子,才会弄脏亵裤,可他就是 要逼着月真自己说出来,他就喜欢看月真这又羞又恼的模样。 cool18.com

  他想要更多! cool18.com

  风残目光扫过月真鼓囊囊的胸脯,立刻便发现快要被撑裂开的衣服上,一左 一右两个凸点,在浑圆的球面上异常显眼,这女人竟然没穿抹胸。 cool18.com

  这一发现让他口干舌燥,风残盯着那两个凸点,看着它们随着乳球波涛起伏 而微微颤抖,忍不住一口将一个凸点含进嘴里,疯狂吮弄。 cool18.com

  「呀啊!」 cool18.com

  胸前突然袭来的刺激,令月真尖叫一声,上身努力向后仰,似乎这样便能躲 开风残对她乳尖的吸吮,殊不知如此一来反而让那对硕乳更加高高挺起,就像在 努力奉迎一般。 cool18.com

  「你……啊……你怎么……嗯……怎么能弄那里……」 cool18.com

  风残衔着一侧乳尖吮弄了一回,随后松开道:「换了素纱亵裤,又不穿抹胸, 是不是早就盼着我再来一次了?」 cool18.com

  说着话,风残下体蟒根的挺弄并不稍停,虽仍是在穴口来回磨蹭,却也弄得 月真连连呻吟。 cool18.com

  「说话!」 cool18.com

  「没……啊……没有……」 cool18.com

  「还敢说谎!」 cool18.com

  风残旋即噙住另一侧凸点,这次不再轻柔吮弄,而是用牙齿隔着衣服夹住乳 尖,轻轻嘬咬。 cool18.com

  「……好疼……」 cool18.com

  那一点嫩肉怎么经得住牙咬,即便隔着衣服,月真还是疼得直冒冷汗,可那 痛感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儿乳尖上竟痒了起来,风残每咬一下,她的身子便 跟着一颤,疼痛与欢畅交织在一起,简直要将她逼疯了去。 cool18.com

  「不要……让……让我死……嗯……嗯!」 cool18.com

  受着风残的上下夹击,不一会儿月真便面色潮红,摇着头胡言乱语几句,蓦 得闷哼一声,娇躯猛地一颤,已是丢了身子。 cool18.com

  「真不中用,堂堂仙子,连怎么伺候男人都不会,要是换奴家上,可不会只 顾自己爽,将公子晾在一边。」 cool18.com

  风残没有理会身后桃花妖娇媚的声音,他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月真,只见她娇 躯酥软双目失神,几乎是全靠手腕上缠绕的树根吊着,才没倒下去。 cool18.com

  她身上香汗淋漓,上衣几乎尽被打湿,衣服下面高耸的酥乳轮廓清晰浮现, 原本的两个凸点处,已经能看到那娇挺的深红色乳尖,微风拂过香气四溢。 cool18.com

  风残的双眼布满血丝,眼神里仿佛要喷出火来,对眼前美妙肉体的渴望到了 顶峰。 cool18.com

  他喘着粗气贴紧月真的胴体,双手牢牢抓住两只乳峰,下体蟒根隔着亵裤便 往月真穴洞里狠狠一捣。 cool18.com

  「啊……怎么还……没完……」 cool18.com

  月真被顶得一声痛叫,低声呻吟着抱怨。 cool18.com

  只捣进去不到一寸,便被亵裤兜住不能前进,风残却像发了癫似的,挺动腰 臀一次次地向着月真下体穴洞里冲击,那气势仿佛誓要插进去不可。 cool18.com

  风残一边疯狂挺弄,一边喃喃自语:「真儿……你是属于我的……从来都是!」 cool18.com

  月真被他这疯劲吓了一跳,忍着下体的阵阵痛意,叱道:「真儿是你能叫的 么,快……啊……快停下……」 cool18.com

  「真儿真儿……我的真儿!」 cool18.com

  风残非但没有停下,下体蟒根撞在月真下身的力道反而越来越大。 cool18.com

  即便有亵裤拦着,月真还是被顶得直翻白眼,有气无力地呻吟道:「不许…… 不许叫真儿……」 cool18.com

  月真下身亵裤在私处被顶得凹了进去一个小窝,风残挺着蟒根一下下地照着 小窝处戳撞,眼中的狂意越来越盛。 cool18.com

  「真儿……永远……我的……」 cool18.com

  风残又顶了几十下,忽然猛地一顶,龟头顶进月真私处的小窝里,一股股浓 稠的精液突突射出,那层薄薄的素纱亵裤拦住了大部分,却仍有一小部分渗到穴 洞里去。 cool18.com

  射出来后风残松开月真,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狂意尽去,取而代 之的是满足的笑容。 cool18.com

  可月真便没有那么惬意了,下体亵裤到处都沾着精液,那湿漉漉的感觉让她 秀眉直皱,而最要命的却是桃花妖那可怕的目光。 cool18.com

  「好啊好啊,好一对狗男女,合起伙来骗奴家。」 cool18.com

  说着桃花妖又将那尖端怪异的藤根召来,那藤根像有灵性一般,呲溜一下钻 进月真下身亵裤里。 cool18.com

  「既然他怜香惜玉,不舍得破了你的身子,那就只好便宜这宝贝藤根了。」 cool18.com

  下体娇嫩的肌肤与冰凉的龟头藤根一触,月真猛地一个激灵,慌道:「我把 捉的小妖还你,求姐姐放过我们吧。」 cool18.com

  「现在想起来还,太晚了!」 cool18.com

  桃花妖脸色狰狞,指挥龟头藤根在月真私处蹭了几下,找准穴洞正要钻进去 时,不远处忽然传来呼喊声。 cool18.com

  「月真!是你在那边吗?」 cool18.com

  来人正是荒宝,他出林子发现飞辇不见后,便又回到桃花坞里寻找,可绵延 数十里的桃树林就像一个迷宫,没多久他便迷了方向,连出去的路也找不到了。 cool18.com

  正绝望时,忽遇见到一个黑影,他跟着走了许久,那黑影就像专来给他引路 一般,随着他走路的快慢,也跟着变换速度,始终和他保持着一丈的距离。 cool18.com

  一直跟到了林子深处空地,那黑影才消失不见,而荒宝也刚好看到空地对面 的月真。 cool18.com

  月真也看到了荒宝的身影,一时间又喜又愁,害怕他见了自己和风残衣衫不 整的模样,连忙叫道:「这里太危险,荒宝你快走!」 cool18.com

  桃花妖咯咯笑道:「来都来了,还想走么?」 cool18.com

  话音一落,桃花妖口中发出一阵低沉的神秘咒音,离得近的月真和风残当即 昏了过去,荒宝转身要跑,一听到那咒音,便即瘫软在地,意识渐渐遁入黑暗。

广而告之:AI在线脱衣「点击」立刻脱掉女神的衣服!
喜欢少典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少典 的私房频道]·[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帖]·[-->>回复本帖]·[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少典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帖: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Login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帖主社区动态...






    [ 社区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

    Copyright (C) cool18.com All rights Reserved.